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毕业旅行时和校草睡一个房间 > 15.015

15.015

015

某一瞬间,慕寻是想要直接走进便利店里打断两人的,然而最终他及时收住了想法。

夏锌和易湘把啤酒喝完了,又坐着聊了好一会儿,才回了酒店。

夏锌以前不太喝酒,再加上白天在外面走了一整天也有点累了,回房间的路上就晕晕乎乎的。

进房间后,就见慕寻躺在床上,正玩着手机,听到声音往他这里看了一眼,没说话。

夏锌笑了笑道:“我去洗澡啦。”

慕寻:“……嗯。”

夏锌洗完澡,换好衣服,爬上了床,躺在了慕寻的身边,然后侧着身蜷起身体就想睡了。

慕寻的心思其实完全没在手机上,见夏锌回来后话也没怎么说,洗完澡就倒头睡觉,忍不住问:“夏锌,你很累吗?”

背对着他的男生过了两三秒才回答:“是有一点,想睡了……”

慕寻皱着眉头,动了动嘴唇,但什么都没说。

夏锌安安静静的,不出声也不动了。

慕寻甚至能够听到他均匀平缓的呼吸。

慕寻犹豫了下,往夏锌那边小心翼翼探了探,发现夏锌紧闭着眼,看起来像是真的睡着了。

慕寻为了刚才下楼时看见的场景吃醋吃的翻江倒海的,本还想等夏锌回来后试探个究竟,却没想到试探的对象这么快就睡着了。

他心里有些郁郁,瞪了手中的手机半天,什么都看不进去,最后还是闷声不吭地把灯关了,默默帮夏锌把被子盖好,躺了下去。

可这个晚上他注定是睡不好了。

因为是纠结着夏锌的事情入睡的,最终连梦里也到处都是夏锌。

好多画面闪现而过,都是夏锌微笑脸红的样子,十分可爱。

而最为深刻的一个场景,却是一个阴雨天。

慕寻还记得林佳源当时口中的说法,他说这是老天可怜他们,在哭呢。

旁边的同学在笑,在吐槽,而慕寻对自己死党的话语,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那一天,是高考前他们在学校里能呆的最后一天。

学校在高考前三天给他们放假,三天后再次进入这所学校,就是他们为自己的高中生涯递出最后一份考卷的时刻。

同学们没有想象中的紧张,状态都还算轻松。

有几个女生把校服外套脱了下来,在全班传递着,让大家签名,留作纪念。偶尔传着传着,还会传到经过窗外的老师手上。

老师们笑呵呵地签着名,其他什么都没说。

慕寻记得他们这边以林佳源为中心说着什么笑话的时候,他往教室另一边瞥去,看见了围在一起的易湘、傅欣欣、程子茵、黄河和夏锌。

他们五个人总是在一块儿。

慕寻的目光下意识地自纤瘦的男生身上飘过,便移开了。

下午四点半,最后一节课结束,学生们整理着书包,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天很阴沉。

慕寻临走前被某个同学叫住了。那个同学抓紧最后一刻似的问着慕寻考卷上问题,林佳源也跟着坐了下来,听慕寻解说。

“慕寻,这两天要是有问题我能不能打电话给你啊,”这个同学的状态是慕寻目前见过最紧张的,“会不会不方便?”

慕寻安抚道:“没关系,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林佳源说道:“干脆后面几天我们再在图书馆集合复习算了,在家里也没状态。”

那个同学闻言眼睛顿时亮了,看林佳源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位救世主。

慕寻笑了,收拾着书本道:“我没问题,你们定时间。”

“好嘞。”

真正走出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

班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不对——慕寻注意到,夏锌的书包还留在桌子上。

“夏锌还没走吗?”他随口问了句。

林佳源说道:“他好像刚才去找杨老师了。”杨老师是他们班的化学老师,而夏锌是化学课代表。

见慕寻停了下来,林佳源疑惑:“不走吗?”

慕寻说道:“班里没人了,他书包放在那儿不太好吧?”

虽然学校里一般来说不会进小偷,但万事也没绝对。

刚才请教他问题的那个同学立刻说道:“你们走吧,我帮夏锌看一下,反正我还要再看几道题目。”

“噢……那就麻烦你啦!我们明天见!”林佳源笑着朝对方挥了挥手。

有人帮夏锌看书包,慕寻也没什么好说的,便跟着林佳源一起走出了教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