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快穿年代之天生媚骨 > 15.渣过我的总裁都凉了①⑤

15.渣过我的总裁都凉了①⑤

夏斯同背着家里,以辉煌娱乐继承人的身份朝地下钱庄借了九千万,而温曜则不动声色的跟何迪解了约,在作品大爆的时刻,解约费还是相当高的,可温曜连眼睛都没眨,把这段时间赚的钱全都赔给了何迪。

何迪实在是不懂她的意思,这是刚有起色又要把自己作没了?

于是不得不请顾景薄劝劝她。

顾景薄对季青青仍然心存迷恋,只是上次谈崩了之后,两人再也没私下交心过,他想着这或许是个契机,他能挽回季青青的契机。

香都丽舍豪华苑的小凉亭里,顾景薄连抽了两根烟。

温曜扇了扇空气,皱眉道:“呛。”

顾景薄把烟掐了,深吸一口气:“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当初可是你要我把你介绍给何迪的,这才一年没到,你解什么约?”

温曜似笑非笑的翘起腿,肥大的衣服遮盖住她纤细的身材,露出颈间依旧精巧可爱的锁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不得不解约。”

顾景薄脸色不好,语气有些严厉道:“你的目的就是回到夏斯同的怀抱,投奔一个毫无经验的新公司?”

温曜倒是堂而皇之的点点头:“不错。”

顾景薄皱眉道:“那你为什么不来我家的公司,我可以给你最好的,还是说你仍然爱着顾景薄那个人渣?”

温曜意味深长的看了顾景薄一眼,幽幽道:“你应该庆幸,我没去你家的公司。”

顾景薄顿了顿:“你什么意思?”

温曜翘起唇,捞起小皮包,腿一放站了起来,她走到顾景薄面前,吐气如兰:“你知道什么叫做克星么?”

顾景薄莫名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他抬眼一看温曜,明眸皓齿,甜如蜜糖,精致的表象下是致命的□□。

“不早了,走了。”温曜转过身,高跟鞋声逐渐远去。

顾景薄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但方才的心悸就好像是他的幻象一样。

可事实证明,那并不是他的幻象,季青青的警告也不是空穴来风。

夏斯同成立影视公司后,把夏老爷子气个半死,又见他只签了季青青一个女明星,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要说季青青以前家境不好,他尚且可以忍受,但现在季青青没有了生育能力,在夏老爷子眼里实在是一点价值都没有了,他三令五申让夏斯同不要再胡闹,赶紧把季青青赶走。

但夏斯同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自然不想再受家里的制约,更何况温香软玉在怀,他头昏脑涨,满心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对夏老爷子的话只是当做耳旁风。

夏斯同和夏老爷子成了对立面,于是圈里的大佬们开始微妙起来,和夏斯同合作,不是跟辉煌娱乐对着干么,夏老爷子的身体还算硬朗,挺个十年是没问题的,所以稍一思虑,根本没有人想和这个新公司合作。

但季青青毕竟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尤其是《长安欢喜》播出之后,她的演技得到了认可,更是接连获得了三个知名电视剧大奖,想和季青青合作的剧组大有人在,其中也有一些制作精良的电影递上了剧本。

夏斯同都不满意,他投了大价钱,让季青青带资进组去了顶级制作班底当女主角,手里借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但只要季青青这个电影爆了,利润就是成倍的翻。

这个电影,是一定会爆的。

无数知名老艺术家和国内外影帝作配,这简直是国内最让人眼红的班底了。

夏斯同搂着季青青的腰,轻嗅她头发的香气,柔声道:“满不满意?我能让你做影后。”

早已经当过影后的温曜轻轻一笑,脸上并没有多惊讶,反而问道:“借了那么多的钱,你找谁当的担保人?”

夏斯同一愣,没想到季青青的思维跳跃那么大,于是回道:“当然是我妈了,哄哄她就签字了,这事儿我爸都不知道。”

温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正好,要是夏斯同找什么不相干的人当担保人,她还嫌连累人家。

“你爸知道了你这公司,没跟你闹?”

夏斯同想起了夏老爷子呵斥自己的模样,瞬间没了颠鸾倒凤的兴致,他往床上一趟,揉了揉太阳穴:“他当然是不同意,其实青青,我如果找个代孕的话可能压力会小一点。”

温曜抬起头瞧了他一眼,突然魅惑一笑:“你就没想着找别人生一个?”

夏斯同看向季青青如花似玉的脸,心里一阵酥软,他被季青青的话给打动了,原来青青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解人意到了这个地步,他想伸手拉住季青青,把她抱在怀里,却觉得一阵倦意袭来,脑子不由得越来越沉,不肖片刻,眼前的景象已经模糊了,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斯同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他梦见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病房很阴冷,窗户有些漏风,吹得窗帘飘飘摇摇,窗外在下雨,豆大的雨珠打在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声响。

这病房莫名有些熟悉,他谨慎的站起身,仔细打量着,突然发现躺在床上还挂着吊瓶的季青青。

夏斯同一阵惊喜,他赶紧几步凑上前去,抓住季青青的手:“青青你怎么不舒服了?”

季青青的脸色很白,嘴唇更是毫无血色,她的目光呆滞,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夏斯同隐隐觉得不对劲,这个场景,怎么那么像季青青流产的时候?

正想着,天空中飘来一个声音,那是他的声音,冷酷无情,语气中充斥着厌烦和不耐。

——我爱的是季纯,不是你。

——如果不是错把你当成她,我当初不会跟你上床,更不会娶你。

——现在孩子没了,也该终止错误了。

——我可以给你钱,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和季纯的面前。

夏斯同心中一颤,连忙大声喊道:“不是!不是!我不要做这样的梦!”他一低头,就看见季青青的眼角缓缓流下泪来,泪水顺着她光洁的皮肤滑到带着消毒水气味儿的枕巾里。

她的嘴角动了动,无声的悲鸣,眼中似是有了些神采,只是萦绕着愤怒与悲伤。

“青青,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好好在一起呢,你不要再让我梦到这些了。”夏斯同拍着季青青的脸,却发现,她瘦的颧骨都突出了,这本不该是一个怀孕数月的妈妈的状态。

他猛地回想那天在餐厅,光彩照人的季青青根本就不是这副瘦削的样子。

季青青哑着嗓子,用微不可见的声音问道:“为什么......当初不告诉我?”

又有一个声音回答她:“因为这样,我才可以常常见到季纯。”

夏斯同惊出一身冷汗,季青青的眼神晦暗,仿佛已经萌生死志,而当初的他并没有注意,反而是扔下银行卡就走了。

“没有季纯了,青青。”夏斯同跌坐在床边,嘴里无意识的叨咕着。

季青青好像突然恢复了力气,她忍着小腹剧烈的疼痛,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的身形瘦弱的可怜,几乎撑不起宽大的病服,她抬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轻轻念叨着:“既然这样,就把你一起带入地狱吧。”

他看到季青青手指颤抖的抽过桌子上摆放的水果刀,由于是VIP高级病房,医院会提供水果拼盘,只是很少有病人吃罢了。

夏斯同眼看着季青青用水果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腕,鲜血喷涌而出。

他的汗毛直立,腿都快软了,连忙摇晃着季青青的身子:“你疯了么!你要自杀么!”

可季青青置若罔闻,她借着手腕上流出来的血,挣扎着,在病床上画了一个狐狸脸,血红的狐狸长了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凝视着季青青。

夏斯同仿佛被重锤砸中,蓦然懵了,现在发生的是他走了之后的事情么?

不,这都是幻想,都是梦......

可令他疑惑的是,再见季青青后,他只注意到她脚踝上勾人的小狐狸,却没发现她手腕上有狰狞的伤口。

季青青身子一晃,虚弱的仿佛眼睛都挣不开了。

“医生呢?医生呢!这里有人失血过多!”夏斯同手忙脚乱,想要帮季青青捂住手腕上的伤口,可他却发现,血依旧源源不断的流着,但是半点也没染到他手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