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快穿年代之天生媚骨 > 19.偷换人生④

19.偷换人生④

方如梦一早醒来, 突然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喉咙的痛感没有了, 四肢也不再僵硬的抬不起来,她一骨碌身下床, 发现体力也恢复如初, 吃惊的她活动了活动手脚, 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门外温曜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方如梦慢慢走过去, 迟疑的对女儿道:“小荷, 妈突然觉得身体好了很多。”

温曜淡淡一笑,讳莫如深道:“一切都会变好的。”

方如梦看了看桌上黄澄澄油亮亮的肉饼,有些心疼道:“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么贵的早餐啊?”

温曜擦了擦手, 拉着方如梦坐下, 许是受方棹荷身体的影响太深,她竟然也觉得有些心酸, 方如梦是陪黄景康白手起家的人, 现在黄景康一次晚宴动辄就要上千, 而方如梦却连两块钱的肉饼都不舍得吃。

“妈,我签了影视公司,公司提前给了一个月工资。”温曜信口胡说着, 反正方如梦也不了解影视圈的行情,其实作为一个新人, 不带资进组就不错了, 哪有工资可以预支。

方如梦果然不知道, 她甚至不记得女儿是什么时候涉足影视圈的,只是影视圈里有那个男人,多少让她有些忌讳:“可是你要演电影的话,不是会碰到......”

“一年的时间。”温曜打断她。

方如梦一愣:“什么?”

温曜冷笑:“一年的时间,我能让他身败名裂。”她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刻意遮掩自己的野心,毕竟之后在方棹荷这个身体里要做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瞒得住方如梦。

方如梦莫名心里咯噔一下,她总觉得女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才一天的功夫,她从一个柔弱无措的小姑娘,变成了运筹帷幄的女强人。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听起来不算客气。

这种廉价小区的防盗门都不算太好,门上生了锈,门边不知沾了什么,变得乌漆嘛黑,显然敲门的人也很嫌弃这一点,所以干脆是用脚踹的。

方如梦就要起身,被温曜按住了:“您先吃饭,这是我的朋友。”

方如梦愣了愣,她不知道女儿有什么如此蛮横的朋友。

温曜将里屋的门带上,见已经隔断了方如梦的视线,这才打开防盗门。

不出所料,晋弘基一张不耐烦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温曜没请晋弘基进来,反而自己出去带上了门,佯装惊讶道:“晋先生?”

晋弘基一看到她,心中的烦躁顿时没了七分。

早起的方棹荷还没有梳妆打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漆黑有神,眼角有一颗淡淡的黑痣,不但没有影响美观,反而平添了几丝风情,刚刚喝过水的嘴唇水润可人,让晋弘基更加口干舌燥起来。

他邪邪一笑:“怎么,没想到是我?”

温曜赶紧低下头,紧张的攥着衣角,脸上却依旧冷淡:“晋先生是大财主,不知道来寒舍做什么?”

她这副样子,让晋弘基会错了意,只当她是因为选错了穷酸鬼晋锋行而失落,不由得心中畅快,果然是没见识的女人,看着小白脸就以为是棵大树,殊不知自己错过了一座金山。

晋弘基过来拉她的手,把一张名片塞在了她的手里,继而脸上浮现出轻佻的笑意:“既然知道我是大财主,还不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么?”

温曜没有抽回手,她任晋弘基拉着,也让他轻轻抚摸着自己的手背,等晋弘基的笑意越来越深,也觉得自己快要的手的时候,温曜却突然将手从晋弘基手里抽了出来,冷静道:“不行。”

晋弘基正尽兴呢,却被突然拒绝,心里自然不快,于是皱着眉道:“怎么了?”

温曜咬了咬牙,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一边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郑重道:“实话跟您说,那天在豹城,你的确是最出挑的,可我没有选择您,是因为您已经有黄小姐了。”温曜说罢,桃花眼微挑,看了晋弘基一眼,却又赶紧收敛起眼神。

那种模样,就仿佛是情感上已经愿意,却又被理智束缚着。

而在那一瞬间,温曜又对晋弘基用了媚术。

到底是天生的媚骨,勾魂摄魄,晋弘基只觉得心跳突然加速,荷尔蒙膨胀,血液直冲上脑子,他仿佛已经不愿意计较利弊得失,为了得到这个女人,他可以不择手段。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在今时今刻,他才明白,自古帝王为何都过不了美人关,像方棹荷这样的女人,能养在家里,让他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于是晋弘基赶紧撇清关系:“什么黄小姐,那不过是儿时的一个玩笑,本人一向不受约束,生性自由,又怎么会在乎一个玩笑呢!”

温曜咬了下唇,似是在经历内心的挣扎,最终还是颓然道:“可惜黄小姐并不这样想,我在电视上看她采访说......算了,是我们没缘分。”

她说罢,竟然毫不留情的闪身进屋,嘭的一声,将晋弘基关在了外面。

只是手腕上套着的铃铛手链,许是松弛了,不小心掉在了外面。

晋弘基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拒之门外,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心中怨气骤生,但这怨气却不是对着这个方棹荷,他从方棹荷方才的表情里看出来了,她是愿意跟着自己的,可惜有个黄珊珊从中作梗,什么破采访,他倒要看看,黄珊珊在采访中说了什么!

正想着,他一眼瞥到了地上的小手链,鬼使神差的,他蹲身捡了起来,放到鼻间轻轻嗅了嗅,手链上带着淡淡的乳液的香气,和方才方棹荷脸上的一样,香气魅人。

他把手链揣进兜里,这才怒气冲冲的驱车回酒店,打开电脑,搜索黄珊珊和黄景康的采访。

果然,在最近一个月的家庭采访里,让他给找到了。

黄珊珊面色娇羞的对着镜头,脸上化着精致的妆,主持人暧昧的问:“黄小姐现在也毕业上大学了,有没有心仪的对象?”

黄珊珊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父亲,黄景康哈哈一笑:“你自己说,我不给你答。”

黄珊珊娇嗔的瞪了黄景康一眼,对着镜头脸红道:“其实小时候,爸爸给我订过亲了。”她紧张的抿了抿唇,充分做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娇羞。

主持人自然知道,当年赌王和黄天王口头的定亲可算是轰动了娱乐圈,只是那时候,黄珊珊年纪还小,而晋弘基已经上学了,从当年的老照片里看,晋弘基对那个还不会走的奶娃娃丝毫没有兴趣。

黄珊珊看似对青梅竹马的情谊异常珍重,但晋弘基可没有半点的柔肠,他都要烦透黄珊珊了,他是不相信黄珊珊对自己有什么感情的,无外乎炒作罢了,现在再加上方棹荷的拒绝,晋弘基把这笔账也算到了黄珊珊头上。

黄珊珊也真是雷厉风行,昨天说过要来A市找晋弘基,就当即买了飞机票,也算她赶得巧,晋弘基还生着闷气呢,黄珊珊就怒气冲冲的来兴师问罪了。

相比于简朴的方棹荷,黄珊珊可谓是一身华服,珠光宝气,连带着酒店的前台都吃惊的多看了几眼,可对于晋弘基这样的家世,宝石钻戒和高定潮服什么的,反倒是太平常了,倒是方棹荷那一张清纯又妩媚的俏脸,连简陋的装扮都遮盖不住。

两人颜值上的差距可见一斑。

黄珊珊一进晋弘基的门,就把香包狠狠一摔,翘着腿坐在床上,生气的环抱着胸:“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