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快穿年代之天生媚骨 > 20.偷换人生⑤

20.偷换人生⑤

温曜把玩着一百万的支票, 眼中有些许寒意,上一世黄珊珊首先调查出了方棹荷的身份, 对她各种坑害,方棹荷防不胜防一败涂地, 而这一世她要打黄珊珊一个措手不及, 主动把自己的身世信息送到黄景康面前。

门外的黄珊珊还没有走, 按温曜的盘算, 她已经快要反应过来了, 但是等她反应过来, 晋弘基也就到了。

果不其然,黄珊珊还在门口运气,她总觉得这事儿不对, 怎么一会儿功夫她就给出去一百万呢?

她想嘲笑方棹荷是个见钱眼开的low货, 却发现自己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反倒有些憋屈。

正想着, 晋弘基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楼, 他一把扯过黄珊珊, 险些将黄珊珊拽了个跟头。

“谁让你来的!别给我丢人现眼!”晋弘基愤怒道。

黄珊珊一见晋弘基,自然没心情再想钱的事儿了,她一把甩开晋弘基的手, 大喊道:“晋弘基你别欺人太甚了!”

晋弘基硬是扯着她往楼下拽:“是你看不清自己的位置!我告诉你,就算没有方棹荷我也不会娶你的, 还娃娃亲, 老子上学的时候都谈过无数恋爱了, 我呸你的娃娃亲!”

黄珊珊到底没有他力气大,硬是被从楼上扯了下去,她气的浑身颤抖,牙齿打颤的指着晋弘基:“这可是你说的,行,我现在就告诉我爸爸!”

黄珊珊掏出手机,也不管地上的泥点是不是溅到了她漂亮的高跟鞋,她重重的踩着地,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爸爸!晋弘基要包养女人,还说让我摆清自己的位置,你去问问晋叔叔,我们家怎么就配不上他的位置了!”

黄景康最近正遇到点儿棘手的事儿,昨个剧组庆功晚宴上,他喝的有点儿多了,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把同组的女演员拉上了自己的大腿,两人就着暧昧的姿势喝交杯酒,谁知道这个场面居然被多事的服务生给偷偷拍了下来,现在照片流传出去,多少会对他的名声有所影响。

他正在联系自己的人脉,将媒体的嘴巴缝好。

谁知这时候,却接到了女儿控诉的电话。

虽然对于他自己,他一向觉得,男人嘛,生活压力太大,花心一点儿也无可厚非,但等对象换成了他的女儿,他立刻不能原谅晋弘基了。

黄景康当即安慰道:“珊珊你先回家,爸爸马上给你处理这件事。”

等看到黄珊珊得意的笑,晋弘基的冲动这才一瞬间被打散了,他到底怎么回事,居然和黄珊珊闹翻了,别说现在父亲的权力还没全交到自己手上,即便都给他了,他也不应该跟黄景康交恶啊。

按他的秉性,明明应该一边哄骗着方棹荷,一边哄骗着黄珊珊,让两边都见不到面,都对自己死心塌地。

可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已经无法挽回了,他也不能收回对黄珊珊说的那些真心话。

为了避免父亲对自己大发雷霆,晋弘基选择火速回到家里,先发制人,将父亲哄好了再说。

他走了,却没心思管那个便宜弟弟晋锋行。

温曜递交了参加《演员从这里开始》的申请后,冲一旁默默喝红酒的晋锋行微微一笑。

晋锋行早就知道她的迷人,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喜爱,只是他一向理智,永远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如果你技不如人,我不会主动出面为你暗箱操作。”

温曜一撩长发,在晋锋行身边一坐,椅靠着柔软的沙发,微微翘起长腿:“你觉得我会技不如人?”

晋锋行能嗅到她头发上的香味儿,清淡好闻,他放下红酒杯闷笑道:“我查了你的身世。”

温曜丝毫没有惊讶,狩猎者有多大的势力又有多么谨慎,她早就有耳闻,于是巧笑嫣嫣道:“我是黄景康的女儿,让你很意外么?”

晋锋行却凑上前来,紧紧盯着她的脸,喃喃道:“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可能见过,但不知为什么,总感到你很熟悉。”

温曜没想到他在意的居然是这个,那种熟悉感,她自然也有,而晋锋行的主动,让她心里多少有些异样,她用左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然后缓慢的一路摸到他脖颈上的那个火焰似的痕迹,触及温热,却仿佛有电流一般,颤动她的心。

温曜的眼神微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她忽略了。

晋锋行却没有后退,反倒用脖颈的皮肤感受着她指肚的柔软:“怎么,我还没做什么,女皇就有临幸我的冲动了?”

温曜勾唇一笑,长长的睫毛轻颤,黑色的瞳仁里映出晋锋行一张揶揄的脸,她抬起他的下巴,摩擦着淡青色的胡茬,然后附身下去,贴着他单薄的唇,轻轻落下一吻:“把烟戒了,我考虑一下临幸你。”

晋锋行低声笑道:“年纪轻轻的,你可慎重。”

他要比方棹荷大五岁,在他眼里,方棹荷本应该是个刚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面前的人大概没有情窦初开这个意识了。

温曜眨了眨眼,再次掐住晋锋行的下巴,将他的话狠狠的堵在唇齿间,她占领着绝对的主动权,一边用手摸着他颈间的痕迹,一边细细研磨他的唇,虽然不喜欢烟丝的味道,但总体来说,晋锋行很可口。

晋锋行也不阻拦她,他乖乖坐在沙发上任她亲,手掌也情不自禁的虚虚环住她的腰。

一吻终了,晋锋行的唇变得很红,温曜的手指在他唇上滑过,轻声道:“谁比谁大还不一定呢。”

晋锋行眯着眼睛,回味着那个热烈的吻,感叹道:“你是妖精吧。”

温曜噙着狡黠的笑:“是啊。”

-

温曜拿着黄珊珊犯傻扔下的一百万,带方如梦搬了家,方如梦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连医生都不敢相信,那么棘手的一个病竟然睡一觉就好了,他们本想留下方如梦好好研究研究,但方如梦却要搬离A市了。

温曜在帝都租了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既要做到干净整洁,又要在方如梦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方如梦的体力都回来了,再也过不了待在家的日子,她拉着女儿的手道:“小荷,妈想着既然身体好了,就去卖早点,给你攒学费钱,你成绩那么好,总不能让你上不起学。”

温曜轻轻摇了摇头,她看了看方如梦的穿着,上半身是一件洗的发白的长袖衬衫,本就是市场的便宜货,不掉色根本不能指望,下半身的黑色运动裤还带着颜色不一的缝衣线。

“妈,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要在一年的时间里,学会过的更好。”温曜淡淡道,然后拿出一张卡,递到方如梦的手里。

方如梦愣愣的看着手里的金黄色银行卡,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什么叫学会过的更好?

“小荷,妈不懂。”

温曜伸出手指点了点银行卡:“这里面是五十万现金,千万别丢了。”

方如梦吓了一跳,险些把手里的卡给掉出去:“怎么这么多钱?小荷,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