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快穿年代之天生媚骨 > 18.偷换人生③

18.偷换人生③

晋弘基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到宾馆, 他将皮带狠狠的摔到地上,砸的地板发出闷响, 身后跟着的服务生吓得连忙退了出去。

破天荒的,他今天一个女人都没有带回来, 因为见过那个尤物方棹荷, 他对别人已经丝毫没有丝毫兴趣了, 冥冥中他有种意识, 就好像方棹荷本就应该是他的, 不该是晋锋行那个私生子的。

他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床上, 点了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无法克制的想起了方棹荷在舞池上曼妙的身姿,还有她既清纯又勾人的脸, 她的一颦一笑都是毒-药, 致命的毒-药。

晋弘基的心里隐隐泛起些燥热,他长呼了一口气, 目光变得冷冽起来。

那女人越是看不上他, 越是不拿他当回事, 他就越要得到她,让她知道他晋弘基才是最好的,最值得依附的!

他把烟一掐, 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私人助理拨了个电话, 让助理去查一查这个方棹荷的家境怎么样, 毕竟穷酸人家和富庶人家, 可不能是一个追法。

想到用金钱和势力的打压,让那个高傲的女人不得不投入到他的怀里,晋弘基就十分畅快。

正想着怎么把那个美人弄到手,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晋弘基一拿起手机就是一皱眉,这是他最不想周旋的一个人,天王黄景康的女儿黄珊珊。

他和黄珊珊订的娃娃亲,自己的父亲看上了黄景康的影响力,黄景康又觉得晋家是豪门,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口头承诺了婚事。

但是晋弘基实在是不喜欢那个骄横的大小姐,和她在一起,他得哄着她,让着她,有什么怒火和不耐烦都要压在心里,不然黄珊珊肯定不开心,向黄景康告状。

他一个从小被别人捧着的人物,何曾哄过女人?

但是黄珊珊的电话他又不敢不接。

电话对面传来黄珊珊娇滴滴的声音:“弘基么?你什么时候出差回来,爸爸说让你来我家吃个饭。”

黄珊珊表面上温柔可人,心里则咬牙切齿。

吃饭是假,诘问是真。

晋弘基放浪形骸这些年,黄珊珊根本也控制不住他,暗地里的控制不住也就算了,但是明面上的她是实在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黄珊珊在晋弘基身边安排了人,随时汇报晋弘基的动向,她这刚刚接到报告,听说晋弘基在豹城看上了一个舞女了,一个劲儿的往人家身上蹭。

黄珊珊恶心坏了,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是那些下贱的舞女用过的。

但是她又不能直接跟晋弘基说,毕竟两人的关系挺尴尬的,虽说口头有个婚约,但是晋弘基可一点儿也没有跟她谈恋爱的意思。

黄珊珊长得有点儿普通,这也是她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小时候她曾经哭着闹着问自己的妈妈:“为什么爸爸那么英俊她却长得不好看。”

那时候,她才真正知道自己的身世的秘密,她根本就不是黄景康的女儿,当年母亲之所以跟黄景康结婚,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盖过未婚先孕这件丑事。

黄珊珊心里充满憎恨,恨她的母亲跟野男人瞎搞,也恨自己那个不知名的亲爹没给她一点儿好的遗传。

她知道晋弘基喜欢美女,所以才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她也早就放弃让晋弘基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两家的地位摆在这儿,晋弘基装也得装到位吧,谁知一出差就勾搭上一个舞女。

晋弘基不耐烦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我还要在A城呆一段时间。”他想赶紧挂了电话摆脱黄珊珊。

谁知黄珊珊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你在A城是么,那我去找你好了。”

晋弘基大惊,刚要阻拦,谁知黄珊珊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怒而把手机一摔,看着窗外的夜景,面色阴晴不定。

没过多久,他听说晋锋行回来了,这才收敛起情绪,想要到晋锋行那里刺探些情况。

晋锋行长着一张不次于任何明星的脸,这也是赌王瞧不上他的地方,男人长得太好看,就像没有用的小白脸,晋弘基私底下也总是称呼晋锋行为小白脸。

但是今天这小白脸奏效了,倒是把他看上的人勾引走了。

晋弘基进晋锋行的房间从来不敲门,而是蛮横无理的踹门,刚踢了两脚,晋锋行已经把门打开了,皱着眉头,面色不善的问道:“干嘛?”

晋弘基冷笑:“你跟那个方棹荷干什么了?这才半个多小时吧,你连那方面也是个废物?”

晋锋行只消一眼,就知道晋弘基吃醋了,晋弘基看上那个方棹荷了,只不过晋弘基这个头脑简单的傻子,根本不了解方棹荷是何等危险的人物。

想罢晋锋行一笑:“大哥想多了,她只是找我借钱给母亲治病,说日后还我。”

晋弘基夸张的大笑:“你不会连上都没上就把钱借给她了吧!”

晋锋行凤眼微眯,幽幽道:“我借了。”

晋弘基怜悯的看着他,嘲笑道:“愚蠢。”

晋锋行倒是漫不经心的冷笑:“还有大哥,这个人我要了,你让你的手下规矩些。”

晋弘基没想到晋锋行也敢这么跟他说话了,看来那个美人的迷惑性不小,让晋锋行都忘记他们之间的差距了,于是他阴涔涔道:“你要了?还是各凭本事吧!”

月光明亮,天气燥热,草丛中的蝈蝈懒洋洋的叫着,充满着泥泞的小道上,一前一后有两个拖拉的长影子。

温曜自然知道有人跟着她,但她没有在意,凭着系统提供的路线,她一路回到了方棹荷的家里。

夜已经很深了,方如梦还没有睡,她坐在轮椅上,痴痴的望着窗外,廉价小区的路灯不好,一闪一闪的,有好些已经彻底不亮了,她却仍然借着些微的光亮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温曜开门之后,靠在轮椅上的方如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目光慈爱的看向她。

“回来的太晚了,妈好担心。”

温曜心中有些隐痛,她明知道方如梦的结局是什么,即便方棹荷已经那么糟蹋自己了,还是没能将方如梦从病痛的魔爪中拯救出来。

方如梦也不是痛死的,有一天,方棹荷被晋弘基强行带走与他玩乐,而在医院的方如梦吞咽的器官却突然失灵了,她是硬生生被吸到气管里的食物憋死的,要是方棹荷没走,及时喊来医生,或许方如梦也不会死的那么早,这也是后来方棹荷崩溃的原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