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快穿年代之天生媚骨 > 34.偷换人生①⑨(二更)

34.偷换人生①⑨(二更)

哈哈哈嘻嘻嘻 夏斯同有些彷徨了。

季纯乖巧的睡在他身边, 脸上还带着季青青扇的巴掌印,这天晚上, 季纯没少说季青青的坏话,更没少向他诉苦,但是突然之间他就有些厌烦了。

他心中隐隐有个奇怪的感觉,自己为什么一向觉得季纯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女孩呢?

是因为她对季青青一向很记挂, 万事也都以自己的姐姐为主,可在今天晚上,顾景薄为季青青出头的时候, 他突然意识到, 季青青所有的坏话, 不也是季纯说的么?

他张开手心, 里面躺着一颗已经被握的温热的小夹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留着季青青的那个黑色夹子, 甚至没有告诉季纯这件事,他总不可能是对季青青还有什么念想。

他烦躁的皱了皱眉, 不由得想起季青青的那张脸, 妩媚,妖娆,自信又冷漠。

她的确变得不一样了, 她变得更危险,却更有诱惑力。

夏斯同明知道, 季青青是在顾景薄面前装可怜, 因为她看向自己的目光, 带着怨恨和得意, 那是种报复的快感。

可他却觉得相较之前,她更吸引人了。

季青青流产之后,即便他再怎么称心如意,到底受到了来自家族的压力,毕竟季青青是明媒正娶,而季纯则有趁虚而入之嫌。

这让他多少清醒了些。

他们家实际的掌权者夏老先生明确告诉他,即便跟季青青离婚了,也不许娶季纯这个女人。

好像除了他之外,全家人对季青青都挺满意的。

他是怎么开始厌烦季青青的呢?

还是高中毕业的时候,季青青涨红着脸,手指哆嗦的递过一个信封,信封是粉色的,他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情书这种烂大街的东西,他从小学收到了现在,都是看都不看就扔进垃圾箱的。

“夏斯同......我喜欢你。”季青青眼中带着期待,黑漆漆的瞳孔单纯又紧张的看着他。

夏斯同冷笑,季青青说喜欢他,可他亲耳听说,季青青为了考上电影学院,前段时间刚跟一个主考官导演睡了。

可笑的是,那个导演,还是他家公司旗下的,见面多少也要称呼他一声少爷。

可惜季青青不知道,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就是辉煌影视的太子爷,在娱乐圈呼风唤雨的人物,她想进娱乐圈,他就可以带着她扶摇直上,立腕成名。

他看不起这个目光短浅的女人,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却能跟别人上床,骨子里就是个伪善的贱货,于是他冷漠的讥讽道:“你跟我睡,我就考虑你这句话。”

季青青蓦然愣在当场,仿佛不相信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他则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待,转身开车,去隔壁的重点高中接季纯吃晚饭,那是一个长相不比季青青差,却更优秀更单纯的女人。

后来季青青是真的犯贱,在得知他的身份后,居然上赶着跟他睡了,那天他喝得多,脑子断片了,把季青青当做了季纯,一夜醒来,季青青面色绯红,双眼含情的望着他,磕磕绊绊道:“斯同,我......我还是喜欢你。”

喜欢个屁,还不是知道了他家在娱乐圈的地位。

夏斯同一边冷笑着,一边用最惨烈最狠毒的手段报复了她。

而且,他不后悔。

但是现在......

他看了一眼季纯,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下床,关上房门,面色冷峻的拿起手机,眼中带着些许的寒意,他和对面的助理说:“去给我调查一下,陆城双潜没潜过我的前妻。”

-

温曜摇着手里的咖啡,微微抬眸,眼神意味深长。

她伸出手指了指手机上的微博,冲对面的女人笑道:“何姐,我要这个,你给我,我跟你签约。”

微博上赫然写着——

#陆城双导演的古装大IP《长安欢喜》选角竞演秀启动#

#《长安欢喜》女主角#

#《长安欢喜》投资上亿,素人有望担当女主#

何迪定睛看了一眼,没有答话,反而笑道:“野心不小。”

《长安欢喜》是最近无数投资商都盯着看的大IP,导演是拍出过无数爆红剧的陆城双,几乎是影视剧圈的国宝,而这部剧的男主,更是请到了如今炙手可热的年轻影帝顾景薄,从阵容到资金,这部剧都没有不火的理由,一旦搭着这部戏出道,那就是一炮而红的节奏。

温曜当然知道,她更知道陆城双和季青青的渊源。

陆城双这个人,有才是有才,就是太好色,当年季青青以最美艺考生的名头大火了一把,被陆城双给盯上了,在二试后,陆城双就要了季青青的电话,用成绩威胁她,想让季青青跟他上床。

但季青青不愧对夏斯同一往情深,即便这次艺考是她唯一的出路,她还是给拒绝了,拒绝的很不愉快,她最美艺考生的热度也很快就被压了下去,甚至都没有一个小公司投来橄榄枝。

但好在,那年突然临时增加了四试,陆城双赶着去拍戏了,错过了阻拦季青青的机会,让她顺利进入了电影学院。

娱乐圈很大,也很小,兜兜转转,到头来还是那么些人,不是冤家不聚头。

温曜抿着唇笑道:“我知道,什么竞演秀只是宣传的噱头,真正的主角早就内定了。”

何迪看着她,反倒愈加欣赏她了:“你比我想象的聪明。”

温曜凑上前去,俏皮的眨了眨眼:“我在您面前,还需要伪装么?”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呢。

何迪微笑着看着她:“实不相瞒,这个角色是我给苏璃沫留的,她最近是有点让我不开心,但到底是选秀冠军出身,热度大,国民度高,吸金能力也强,你让我把它给你,凭什么?”

温曜拉住何迪的手,神情妩媚的在她的手指上点了点,泪痣闪烁,桃花眼泛红,魅声道:“凭什么——呢?”

何迪只觉得从手指尖到耳根一阵酥麻,让她都忍不住怦怦心跳起来,对面这个女人,好像个妖精,不,她就是妖精!

一个妖精,最适合驰骋娱乐圈了。

何迪缩回手,满意的笑道:“我只能说给你一个机会,到时候是苏璃沫还是你,就看你的造化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擦了擦,这样的场面他时有见到,却无可奈何,从刚进医院时的一腔热血到现在的古井无波,都是被一个个哭惨的患者磨出来的。

“你求我也没有用,这病我们根本治不了,你就算去帝都的大医院,也只能用进口药缓解病情,你知道进口药有多贵么?”

最初他说出治不了这种话的时候,还有一丝丝羞愧,但现在,却觉得人力始终是无法回天的。

方棹荷跪在地上,一张稚嫩俊俏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她今年十九岁,本是要上大学的年纪了,可是家里穷,根本凑不出上学后的生活费,她就在外漂泊了一年,想多赚些钱为自己攒够学费,但偏在这个时候,母亲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

这个病她以前听都没听过,却被告知,即便有钱都治不了,更何况她们没钱。

方棹荷不甘心,即便是缓解病情,她也不要母亲活在等死的绝望里。

“那个......进口药要多少钱?我努力赚钱!”她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医生,手指紧紧抓着医生的白大褂,她多希望听到哪怕一丝丝可以救治的希望,她都会全力以赴的努力。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实话,这个病得上会越来越痛苦的,而且也很难治愈,即便用了那些药,也只是延长痛苦的时间,我劝你......”

医生话还没说完,就见病房里一个瘦削的,滑着轮椅的女人现出身来,她的皮肤惨白,衣衫破旧,但头发却梳的整整齐齐,还得体的别着一个小卡子。

看得出来,她年轻时也是个异常漂亮的姑娘,哪怕现在被病痛折磨着,也没有苟延残喘,颓靡等死,而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

“妈......”方棹荷眼睛通红,嘴角颤抖。

女人朝她淡淡的笑了笑:“小荷,走吧,妈不治了。”

方棹荷异常痛苦的摇摇头,她跑过去捧住母亲的手,坚定道:“妈,我能借来钱,我们去大医院,肯定有办法的。”

女人心疼的摸了摸方棹荷的脸,用粗糙的带着老茧的手擦去她的眼泪:“是妈拖累了你,妈不治了,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

医生也赶忙过来劝:“对啊,其实这个病也看控制,要是心情好多运动,恶化的不快的。”可惜他没说,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患者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方棹荷虽然是个高中毕业的学生,但她最近一直刻苦努力,借了不少医术看,也大致懂得,这个病最后是要把身体的器官全部弄坏,痛苦而死的。

她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自出生来,为了她的教育,母亲几乎没有享过一日的福,现在她终于长大了,她决不能容忍母亲离开自己,而且是以这种无能为力的方式。

她轻轻摸了摸女人有些发白的鬓角,尽量柔声道:“妈,我们去找爸爸借钱好不好,我们不欠他的,等我攒够钱就还给他。”

女人就像突然受了刺激一般,狠狠的用手拍着轮椅,脸上的皮肤也在颤抖,她瞪着眼,咬牙切齿道:“不行!我就是死也不要他的一分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