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他在云之南 > 第8章 炙热的吻

第8章 炙热的吻

程立把沈寻带回了他家,只丢下一句“好好休息”,便径自回了局里。

沈寻知道他忙,加上这么折腾一下自己也确实有点累,便乖乖听话待着。

这一晚又是疾风骤雨。

忙到深夜,程立才回来。进门看到客厅只亮了一盏落地灯,娇小的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经过餐厅,看到桌子上扣着两个盘子,大概是给他留的晚饭。

望着那张沉睡的容颜,他的心里忽然异常宁静。

她手下还压着一本打开的书,他轻轻抽出来,就着灯光看她正读的那页。

——如果仆人们不曾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把我俩分离,我大概终究也会失望吧,掀翻雪白锦缎,却发现下面只是一碗汤。事已至此,可我心依然难安,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永远站在我身边。我渴望有人毁灭我并被我毁灭。世间的情爱何其多,有人可以虚掷一生共同生活却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命名是艰难而耗时的大事;要一语中的,并意寓力量。否则,在狂野的夜晚,谁能把你唤回家?只有知道你名字的人才能。

合上书,他的视线落在她那好看的眉眼上。仿佛不受控制,长指轻轻落在光洁的额头,勾勒那动人的弧度,如恋花的蝶,一路流连,直到那嫣红的唇。

他喉结动了动,眸色更深。

“程立。”两个字,从她口中轻轻逸出,仿佛带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

狂风骤雨的夜晚,谁能把你唤回家?荆棘丛生的迷途,谁能引领你前进?只有知道你名字的人才能。

他本要退开的身体,一下子僵在那里。

他等着她睁开眼,睁开那双好看的眼睛,望着他。但她没有,径自沉浸在梦里,那梦大概是美好的,所以她嘴角扬起轻浅的弧度。

是梦到了他吗?

她微微翻了下身,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是春天的味道。他瞥见茶几上小小一支润肤露,哦,原来是樱花。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餐厅,把菜端到厨房,拧开燃气炉。他怕微波炉的声音大,会吵到她。

微蓝色的火焰跳跃,食物的香味弥漫开来。程立倚在料理台看向客厅,灯光下那罪犯胸口轻轻起伏,仍睡得酣甜。

他收回视线,垂眸吸烟。

不能想,一想心就乱,像纠缠不清的线团。红色是她的唇,如花瓣般柔软美丽;白色是初见那天踩在地板上的莲足,欺霜赛雪;黑色是她的眼,如璀璨水晶,仿佛有魔力,一望就灭顶。

阳光下她满眼摇摇欲坠的泪和轻柔的声音仿佛还贴在背后,声声不休——程立,我喜欢你。

还有她风尘仆仆而来,说,因为,你在这里。

香烟烫着了手,他骂了一句粗口。

真是魔怔了。

敛住心神,他想到今天的审讯过程,眉头又忍不住紧蹙。

先前看那几个毒贩拼命反抗,就知道棘手,没想到嘴巴那么紧,熬到现在还没吐出半点有用的。人赃并获,整整50千克冰毒,却死活不肯交代。更麻烦的是,本地宗族势力又来闹,要求放人,围在公安局门口吵闹。百来号人,叫骂耍赖,还把照片发到自媒体和论坛上说些歪曲事实的话。舆论沸沸扬扬,一波又一波,上面也连打了两个电话来过问,把刘征明气得直跳脚。

手机振动,他接起来:“刘局。”

“沈寻在哪儿?”刘征明劈头就问。

程立怔了一下,瞅了一眼沙发上的人,缓缓答:“在我家。”

“在你家?”刘征明看了看一旁的林聿,压低了声音,“她怎么会在你家?你小子对她干什么了?”

“我……”程立被噎住,然后一字一句地答,“我什么都没干。”

“真的?”

“真的。”程立切齿,“领导你大晚上找我是来八卦的吗?”

“八卦你个头,我和林局在市领导这儿汇报呢,”刘征明答,“现在没事了,局面控制住了,要谢谢沈寻。”

“谢她?”程立又看了沈寻一眼,“谢她干什么?”

“你没看她微博啊?”刘征明声音微扬,“她一小时前微博发了张照片,是小郑被子弹打中的瞬间,有网友认出就是今天的抓捕现场,不少大V和媒体都转了,舆论开始向我们这边倒了,嘿嘿,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耐心跟那帮王八蛋耗了,看谁耗得过谁。”

“哦,”程立深深吸了一口烟,再吐出,“我代你谢谢她。”

“什么替我?你更该谢谢她!”

刘征明批评了一句,挂掉电话,却看见林聿盯着他,微微一笑:“沈记者在程队家里?”

“家里”两个字,他加重了语气。

“年轻人嘛,”刘征明呵呵一笑,又怕局长同志对他手下爱将的印象不好,连忙又补了句,“两情相悦,两情相悦,挺好。”

“哦。”林聿淡应,笑了笑。

程立打开微博,搜了沈寻的名字。

她只是发了那张图片,什么都没有说,甚至细心地把小郑的脸打了马赛克。子弹穿过身体的瞬间,绽放的血雾,让整个画面透着触目惊心的壮烈。

转发数已经是四位数,下方的评论里,有为缉毒警喝彩的,有指责毒贩丧心病狂的,也有批评宗族势力不该助纣为虐围堵公安局的。

按了返回键,回到微博主页,他的视线又落在那张小小的头像上。

他点开。

照片上的女孩子应该比现在还小几岁,头发刚及肩膀,短裤背心,细胳膊长腿,奶油般的皮肤,拿着一只苹果刚放到嘴边,侧脸完美,目光不知正落向何处,像是表情迷茫的精灵。

原来那颗苹果,是自伊甸园的智慧树上摘下,是原罪,是最初的诱惑。

“程立。”一声轻唤传来。

他抬起头,看到她拉开薄毯,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慢慢朝他走过来。

“你回来了呀。”她打开了餐厅灯,声音软软的,带着刚睡醒的温柔。

他这才看到她的膝盖上有块瘀青。

“怎么回事?”他指了指,眸色发沉。

“哦,今天带孩子扑到地上时磕到的,”她瞅了一眼,不以为意,“过两天就好了,反正也不穿裙子。对了,你那位同事怎么样了?”

“抢救过来了,已经脱离危险。”他答。

“那就好,”沈寻点点头,然后蹙眉闻了闻,“什么味?哎呀,是不是你把菜热煳了。”

她急忙小跑到厨房关了火,掀开锅盖后小脸皱起来:“真的煳了。”

“没事,我不饿。”他答,看锅里焦了的菜,“抱歉,浪费你心意了。”

“忙了一天怎么会不饿呢,”她端开炒锅,把一旁的砂锅放上,又打着了火,“你受伤后也没正式休息过。不过明智的我呢,还备了红豆沙当夜宵,一会儿就好。”

她转过头,笑意盈盈。雪白的脸上干干净净,像个天真的孩子。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他又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在他鼻尖萦绕,勾弄着他胸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仿佛一簇火苗,越烧越野。

“好了。”她从砂锅里盛出一小碗,捧到桌旁搁下,一双洁白的柔荑,在灯光下几近透明。

“尝尝看。”她举起汤匙,递到他嘴边。

他低头,喝了一口。

“甜不甜?”她笑着问。

他不说话。

看着她的眼,很深,很黑,藏着让她心慌的情绪。

“怎……怎么了?”她忐忑地问。

程立起身吻住了她。

兜兜转转,还是躲不过。自己筑的墙,自己推翻;自己说的谎,自己戳穿。

他曾小心翼翼将所有热情藏在冰山下的深海,隐忍不动,但就在这个夜晚,这一霎间,当她将自己一颗心燃作引线,冰山崩塌,海水翻覆,一切不可收拾。

他的吻狂野、坚定、势不可当,让她的世界为此天旋地转。她只能退缩、承受,任他攻城略地。

但他知道,败的其实是他。败得心甘情愿,败得一塌糊涂。

沈寻手里的汤匙掉在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可是她听不见。她仿佛被拽进了深深的海水里,浮浮沉沉,都不由自己。

这样炙热的吻是来自程立吗?她恍恍惚惚,不敢相信。可眼前这双深邃的黑眸,分明是他的;这紧紧抱着她的手臂,分明是他的;这肆意侵占的唇舌,分明是他的;这混着汗水与烟草的气息,分明是他的。

“甜。”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过她,也终于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她却因为他的答案,脸颊红似火。

“我看到了你的微博,”他低声开口,“谢谢。”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吻我吗?”她怔了一下,语气里有淡淡的失望。

他弯起嘴角。

“如果是为了公事,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色相。”他说。

“今天在发那张照片前,我在微博上看到丘吉尔的一句话——If you're going through hell,keep going.”她专注地看着他,轻声开口,“即使你要下地狱,我也愿意陪着。”

“程立,你要不要我?”

在他已经丢盔弃甲之际,她还要给他致命一击。

那妖精还不知死活,柔柔地笑着,细嫩指尖滑过他眉眼、鼻子、嘴唇……他猛然捉住她的手,俯身狠狠吻住那花瓣般艳丽的唇,辗转惩罚、吮吸,想要收了她的精魄。她却也胆大,仰头回应、勾引,仿佛他是她渴望的那滴水。

直到他把她抱到沙发上,扯掉衣衫,滚烫结实的身体压上了她,她才知道怕。

大雨砸在窗户上,又凶又急,就像她的心跳。庞大与娇小,刚硬与柔软,注定力量悬殊。可是兵临城下,再也逃不掉。

他凝视她绯红的脸颊,声音低沉:“有过经验吗?”

她微微点头,连耳朵也红透。

他勾起嘴角,腰身下沉。

“啊。”她娇呼出声,紧紧捉住他的手臂,指甲都陷进肌肉里。

突逢阻碍,他浑身一僵。

他咬紧了牙关,黑眸里染上恼意。

“有经验?”他讽刺,捏着她的下巴,恨恨地抬起她的脸,“真有你的,沈寻,你连这事也要骗我。”

她不说话,因为困窘,眼里都起了水光,一片潋滟。

“还不承认?”他没有留情,下了狠劲。

“疼……”她终于认输,也坦白,泪水涌上眼眶,摇摇欲坠。

他停住了动作。

“我怕你不要我。”她短促说完,小巧贝齿又咬在唇上,眼睛红红的,脸也红红的。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竟然栽在这个小丫头身上。

“乖……为我忍忍。”火热的目光,像是洞穿她的忐忑,他的声音似诱哄,也似命令。

额前的汗水滴落在她妩媚的锁骨,黑眸泛红,攫住眼前如火般红艳的容颜……明明是初尝云雨,却极有天赋,轻易就叫他难以自持。

他恨这失控感,摸惯刀枪的粗糙指尖也挟了恶意,在柔嫩的身躯上揉捏、拨弄,只怨她,原来也是杀人凶器,要他性命。

风吹雨落,灯光迷离,夜色暧昧。混着她的娇吟与哭求,一遍一遍,惹人心怜。

“沈寻,”他叹息,在侵占中吮吻她细嫩的耳、红肿的唇,“是你惹我,你说,你为什么要招惹我?”

而她,一双水眸如失落云中的月,已望不见满天星辰,意识陷落在千万年前。大概是等了几生几世,才重回到他臂弯间。

凌晨两点。

程立将熟睡的人从沙发上抱起,上楼放到卧室床上。她大概是累极了,他却清醒得很。喉咙发痒,他有点想抽烟,看了看身旁的人,又忍住了。

寂静的房间,忽然传来一声嗫嚅。

他怔了一下,转过头,这丫头却又不知道陷入何种梦境,委屈细语。

凑得近了,他才听清她说:“妈妈,你醒一醒……”

那一天也是下着那么大的雨,像上天在落泪,倾倒着整个宇宙的痛苦,无穷无尽。

有人捂住了沈寻的眼。她从指缝间看见白床单下,那一只熟悉的手。那只手,总是带着佛手柑气息的护手霜味,暖暖的,香香的,抚摸她的脸颊、头发。

妈妈,你醒一醒。

下雨了,我们快点回家。

妈妈不理她,她急得哭出声来。

有人将她抱起来,藏在宽阔的胸膛里牢牢地护着,仿佛安全港湾,为她挡住风吹雨打。

她蜷在那人怀里,安安安静静地睡了。

——小猫咪,来,穿上这条裙子,为我跳舞。

阴森森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飘荡。

——你要回家?哦,不,这里就是你的家。来,跟着我的节奏乖乖地跳。不要学她们,她们都是坏孩子。

走调的钢琴声,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魅之音。

——宝贝,你踩错拍子了。

鞭子划破空气,落在她腿上,锐利的痛楚穿透皮肤。

——不要哭,不要哭,哭了就不美了,就不是我亲爱的娃娃了。

来,继续跳……

“不——”惊恐而短促的呼唤从口中逸出,沈寻猛地睁开眼,对上深潭般的黑眸。

“做梦了?”程立盯着她额上细密的汗珠,目光中带着探询。

她点点头,垂下不安的眼睫,却瞧见他健壮光裸的胸腹,记忆瞬间回笼,炸得她的脸一片通红。

下意识往后退,才发现彼此双腿纠缠,他的体温熨帖着她,那么烫。

“现在才想到逃?”他淡淡出声,嗓音透着性感的慵懒。

“别动。”健臂揽在她背后,挡住了她的去路,牢牢将她锁在他怀里。

“再动的话,”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进行风险提示,“你可能今天都下不了床。”

这下,她的耳朵也迅速烧红,整个人都僵住。

“做了什么梦,嗯?”大掌撩开她的头发,托起她的脸,容不得她逃避。

是什么样的梦境,让沉睡中的她都不安得浑身颤抖?

他一早就醒来,心绪难宁,低头看怀里的她——昨晚太失控,小小的人看起来娇弱可怜,满身都是被他蹂躏过的痕迹,他既觉心疼,又想吻醒她,再狠狠欺负。

可是没想到,她在梦里落泪。他可以明确判断,那泪水里,有恐惧悲伤的气息。

“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她抬眼,语气诚恳,“梦到还在冯贵平家里,遇到那两个人。”

程立深深凝视她,仿佛在分辨她话的真假:“是吗?”

“反正有你在。”她低头,躲开他的目光,脸颊贴上他的胸膛,乖巧如小猫。

“在北京的时候,你把微信名改成了寻宝,为什么?”半晌,他又问。

“以前我妈都这么叫我,”她静静答,“那天突然想她了。”

“她在哪儿?”

“天上,”她沉默了下,轻声道:“我15岁的时候,她去世了,车祸。”

15岁……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他黑眸一暗:“那为什么要惩罚你自己?”

“因为是我的错。”

他没有再说话。

房间的静寂中,她感觉自己的左手被他的大掌握住,轻轻拉起,然后一个吻落在她腕间的刺青上,那么温柔,却有种灼痛的错觉,仿佛那一年皮肤被刺破的瞬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