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他在云之南 > 第9章 有没有想我

第9章 有没有想我

“三哥早。”

“老大早。”

又是新的一天。随着程立踏进办公室,招呼声此起彼伏。

“程队早上好。”礼貌、平静的声音响起。

程立的目光落在沈寻的侧脸上。

她跟他打这声招呼的时候,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视线仍盯着电脑屏幕。她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不是软绵绵的“程队”,也不是那天在他身下时,声声娇柔的“三哥”。

即使此刻,他的视线明显停留在她身上,她也仿佛完全没有感知,就像两人之间隔了一堵无形的墙壁。

黑眸微沉,他走向里间自己的办公桌。

隔着五六米,他仍可以看到她玲珑的侧影,细嫩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有时停顿在半空。

脑中又浮现昨天她临去时那一眼,目光那么幽怨。

忍不住眉心一抽,他收回视线,站起身开窗点烟,边抽边看外边。

今夜会不会下雨?会有几人初次踏上吸毒路?明天是不是天晴?边防检查站又会有几人落网?太阳底下无新事。人生就是这样日复一日,总有问题要解,也总有问题出现。这眼前小女人,不该扰他太多心绪。可方才她咬唇思考的那一霎,他竟然想舔住那小小贝齿,深吻住那红唇。

心头一阵烦躁,轻不可闻的咒骂声,从他口中情不自禁地逸出。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办公室气压好低?张子宁正襟危坐,在电脑的微信页面上敲出一行字。

王小美看向他,默然点点头,也对着屏幕敲字:程队不就是去了趟陇海县嘛,怎么像从北极回来的?感觉和寻姐闹不愉快了,昨天下午我碰到寻姐,她好像眼睛红红的。

张子宁郁闷地回复:别提了,最倒霉的是我,被撒了一身可可粉,洗澡都像巧克力浴,黏糊糊的。你说,他俩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怎么前天还那么甜蜜,转眼就变天?

王小美回了一个猫咪摇头的表情,表示不知道。

唉,恋爱中的男女啊。

“刘局好。”

两人正聊着,就听江北叫了一声。只见刘征明快步走进来,一边朝他们点点头,一边朝程立那边走去。

“刘局有事?”程立摁灭了烟,抬眼看向他。

“来跟你说声,今天林局召开的会议主要针对我们禁毒工作,小范围人员参与,有重要线索宣布。”

程立点点头:“我有些预感,也准备了一些资料。”

“还有,省厅禁毒局、新闻办这个月正在做‘无毒青春’青少年禁毒宣传活动,接下来一周要在我市各院校做预防教育,包括去下面的乡镇,”刘征明看了看沈寻,“我想让小沈也跟着他们。”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沈寻转过头来,正好撞上程立的目光。心中一颤,她移开视线,望向一旁的刘征明。

注意到她的反应,程立眸光微闪。

他转身看向刘征明,语气淡淡的:“随刘局你安排,我没意见。”

“那就辛苦你了小沈,你回去收拾下,我派人把你送到省厅同事住的宾馆,你先去和他们会合。”刘征明走到沈寻身边,拍了拍她肩膀。

沈寻点点头。

待刘征明离开,她先保存文档,然后关电脑,整理充电线,再把一切东西装包。

“寻姐,听刘局的意思,你要离开一周啊,”王小美看着她忙碌,“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张子宁凑热闹。

江北性格比他们内敛一点:“寻姐,乡下条件差,你注意安全。”

“谢谢,”沈寻笑了笑,拎起书包,“我也会想你们的。”

她说的“你们”里,也不知都包括了谁。

言罢,她朝他们几个挥挥手,快步走向门外,没有再回头。

江北朝里面望了一眼,只见程立面色冷沉,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但目光却不见移动。

窗外有风,吹起了手中纸页。程立伸手抚平,却没能压下心里骤起的波澜。

很好。

他终于可以清净了。

接下来一周,再也不会有人有事没事在他眼前晃荡,叽叽喳喳,说一些有的没的的废话。再也不会有人,半夜给他发几句无聊的话,肉麻得要死。再也不会有人总是老远偷偷瞄他,那眼神几乎要把他生吞入腹。

他该觉得高兴、轻松。

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胸口有种隐隐的闷痛?

关了灯的会议室里,只有投影仪青白色的光淡淡地笼罩着参会的人,让气氛显得越发凝重。

“三年前,我们市局联合边防武警端掉了境外毒枭‘白狐’在境内所有的据点,相信大家对这个标记都不陌生,”站在会议桌前的林聿指了指屏幕上四块印着狐尾标记、包裹着透明胶带的方形物体,表情严肃,“现在根据多方消息——白狐重现,印着狐尾的四号海洛因在我市和邻县都有出现,并且,已经流通到广东、香港。”

“过去两年多来,本地截获的毒品基本以散货为主,这种带专属标记的,是规模较大的贩毒集团才会使用的方式,从这几个被查到的情况来看,他们好像主要用车体藏毒和徒步运送,”刘征明看向程立,“你再和林局说下冯贵平身上的线索。”

程立颔首,黑眸冷沉:“我们在巴顿客栈附近的山里抓住冯贵平时,他身上带着3千克四号海洛因,并没有狐尾标记,但是,在我的逼问下他透露,他的老大过阵子要去缅甸见白狐。所以,我们当时没有扣他的货,将他放走了,也是想跟出他的上线,但他迅速就被灭了口。不过白林的出现也说明,白狐确实又出现了。根据我们的调查,冯贵平在境内外做一些地板、茶叶和药材干货的买卖,在本市最常去的地方有金铭木材厂、思云茶叶公司、红心干货厂,我已经派人轮流盯着这三个地方,其他他去过的地方也在逐一排查。另外,我们在冯贵平的遗物里发现大半盒城南翡翠酒吧的火柴,而在翡翠酒吧,我们上次搜到了少量毒品,至于翡翠酒吧是散货点,还是和冯贵平的上线有关系,我们还在调查。”

“好,”林聿点点头,双手撑在桌上,俯看着他,“程立,这次针对白狐的行动,由你来负责,局里会全力配合,我也会争取更多的外部支持。”

“程立,你等一下。”等会议开完,大家起身纷纷离开时,林聿又叫住了他。

程立走了回去,看到这位年轻的局长给他递了一支烟,示意他坐下。

他接过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点了烟抽了一口。

一时间青烟袅袅,两人都没有说话。

半晌,林聿才看着他,嘴角微勾:“时隔三年,有没有信心画一个句号?”

“我一直等的就是这个,”程立淡淡一笑,眉眼间是疲倦,是辛酸,是坚定,“不是什么信心的问题,而是我这辈子必须要做成的事。”

“这么多年,白狐的身份一直成谜,眼下我们遇到的情况,可能比三年前还要复杂得多。越是在这个时候,心态越重要。虽然有旧怨,我也希望你能不为过去所扰,当成一件新的案件去对待。因为,你身上背负的,不只是过去,而是现在和未来。”

迎着林聿意味深长的目光,程立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我明白。”

林聿拍拍他的肩,突然想起了什么,朝他一笑:“对了,听说你把我家老爷子给沈寻的可可粉给弄撒了?”

他家老爷子?

程立眉心微蹙,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解释下,我爸,就是沈寻她姥爷,”林聿笑眯眯地说着,看见眼前男人脸色一变,“我,是沈寻她亲小舅。本来想保密,不过我想那丫头那么喜欢你,告诉你她应该无所谓。”

程立蓦然看着他,整个人都僵住。

——你吃醋了?因为听见我说林局最好了?

他想起她那天笑盈盈望着他,一副调皮又期待的表情,她那时大概就准备跟他坦白的吧?可是他是怎么对她的?

——我犯得着吗,你爱跟谁撒欢就跟谁撒去。

眼前又浮现她那天站在楼道上仰望他的样子,表情那么委屈无奈。但他始终没有对她软下态度,直到今天他也没有主动开口和她说过一个字。

今早她离开走到楼下时,可有回头望一眼他的窗?没有看到他,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失望?算下时间,她可能已经不在市里。这一刻,他竟有点想起身飞奔,去追回她。

可是,他不能。前尘沾血,现事成谜,他有太多太多的事需要去做。

只是在她轻轻从身后拥住他,轻声说一句“喜欢”时,他就知道,他已踏入一个难以逃脱的陷阱。

出了会议室,程立边走边拨通了一个电话:“威子。”

“三哥?”那边慵懒的声音带着点不确定。

“是我。”他淡声回应。

“您终于想起我了啊。怎么,回北京了?”

“回个屁,忙着呢,”他望着天边一片浮云,揉了揉眉心,“你那贸易公司倒闭没?”

“哪能啊,哥们儿打架打不过你,做生意那是一把好手。”威子在那头抗议。

“你给我办点事。”

“您吩咐。”

“给我搞一箱可可粉,瑞士的牌子,名字和包装样式我一会儿微信发你。”程立语气利落。

“什么?可可粉?你确定不是可卡因?”威子怀疑自己听错。

“嗯。”

“哥,我是搞服装贸易的,不是做跨境食品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周之内给我送到,”他顿了顿,“五天之内吧。”

“不是,哥,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啊?”威子好奇极了,“你是禁毒禁腻了,打算搞副业开甜品店?”

“哄女人。”程立扔出简短一句,不理会那头震惊的呼喊,果断挂了电话。

威子握着方向盘,瞪着中控台屏幕上的断线提示,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他没听错吧?哄女人?谁哄女人是买一箱可可粉啊?他程家又不是没钱,什么房子、车子、珠宝、包包不能拿去哄啊……三哥这是喜欢的什么奇葩女人?等等,难道是用于床笫之欢?不愧是三哥……

于是这天中午开始,程立在北京的朋友圈就开始了激烈的关于可可粉的哲学讨论。

“哪位小朋友来告诉我一下,这张图片里彩色的糖是什么?”教室里,一位穿着警服的年轻女孩举起一张海报,在座位间穿梭。

一只只小手都举了起来,努力想得到关注。

“好,这位同学,你来回答。”

被点名的男孩站起来:“报告警察阿姨,这不是糖,是摇头丸。”

“非常正确,大家为他鼓掌。”

掌声里,坐在最后一排的沈寻有些惊讶地看向一旁较年长的女警:“莉姐,我真的没想到,这边的小学生对毒品都这么了解。”

“环境造人,我们省确实特殊一些,很多孩子很小就对毒品有印象,甚至亲身接触过,”省公安厅新闻办的张莉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看右边第三排靠窗的男生,趴在桌上看起来有些内向的那个,班主任说,他父亲吸毒死了,母亲也在戒毒所,他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对于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我们禁毒教育的方式也不一样。对于小学生,我们的目标主要是教他们远离毒品,或者说躲开毒品,所以要让他们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比如毒品的名称和外观特征、毒品对人的危害,等等。尽量让这些意识能一再在他们心里得到强化,随着年龄增长,他们在面对毒品诱惑时也会更有主动防备的心理。”

这时,宣讲的女警打了一个幽默的比方,学生们哄堂大笑。沈寻举起手机,拍下他们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

跟着这次禁毒宣传活动的工作队已经两天,从大学、中学到小学,她听到了不少令人扼腕的学生吸毒的案例,也见到了不少家庭破碎的青少年。

此刻,望着那一张张稚嫩的、灿烂的笑颜,她却觉得心头有点沉重。

“老大,吃饭吧。”江北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将手里的饭盒递给后座的程立。

“我的呢?我点的红烧肉套餐在哪儿?”张子宁翻着袋子。

“底下!”江北奚落,“瞧你那德行,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我可是在这里盯了一晚上啊,体力严重消耗,需要好好补一下。”张子宁打开饭盒就开始狼吞虎咽。

“老大不也是陪你盯了一宿嘛,”江北嘴上鄙视,手里还是递给他一罐红牛,“小心呛着。”

“要不说人家是老大呢。”张子宁端着饭盒,回头朝程立谄媚一笑,见后者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忍不住问:“程队,你没胃口啊?”

“嗯。”程立淡淡应了一声。

张子宁意味深长地朝江北眨了眨眼。

“哎,我胡子都冒出来老长了,还有这发型,我去,”张子宁对着后视镜打量了下自己,叹了口气,“幸亏寻姐不在,要不又得数落我了。”

话音刚落,他就从镜子里撞上了一双深沉的黑眸。程立扫了他一眼,又望向窗外。

马路斜对面的大门上方,镶着“金铭木材厂”五个铜字。

她走了两天,他们也在这里守了两天。队里其他的同事,则分别盯着思云茶叶公司和红心干货厂。

“我发微信给寻姐,问问她怎么样了。”张子宁掏出手机,低着头,在程立的视线死角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哈哈,人和人之间能够顺畅地沟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儿啊。气死老大,感觉好爽。

“嗯,她说她挺好的,还问候我呢,”张子宁一边扒饭,一边举起手机,“啊,她发的这个表情好可爱。”

他手机屏幕上,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头顶还冒着三个字“你好吗”。

江北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小子真是作死的节奏,没感觉后面那位的眼神都要变成刀子了吗?

“去扔垃圾。”一个饭盒从后面丢了过来,砸在张子宁刚要下筷的几块红烧肉上。

“老大,我还没吃完。”张子宁郁闷地回过头,弱弱抗议。

“少吃点,年纪轻轻,都有肚子了。”程立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不带一丝温度。

“哪有?”张子宁低头瞅着自己的腹部,一脸委屈。

“赶紧的,让你去就去。”江北催促他,嘴角轻扬——真是个蠢货,和老大抢女人。

程立靠在椅子上,拿起手机。

这两天,他的手机好像变得格外安静。

点开微信,手指又落在寻宝那个名字上。对话页面上,小女孩踮着脚尖吻高个子男生,一遍又一遍。那个女孩子和张子宁收到的那个表情里一样。他按住那个表情,点下“查看专辑”,许多表情冒了出来,画面都是这个小女孩和男生,有说“谢谢”的,有说“我生气了”的,还有说“我想你”的。

他聊微信从来不用表情,因为感觉幼稚。明明文字就能表达清楚的事情,干吗要搞这么多肉麻的东西?

可是手指却像不听使唤一样点了下载。

下载完这组表情,他翻着翻着,莫名有点气闷。他这是干什么?智商也被那个女人拉低了吗?退出聊天页面,他点开朋友圈,随意刷着,却突然间凝眸。

就在两分钟前,沈寻发了张照片。

照片虚化了所有人的脸,是在一个课堂上,看得出来一群孩子在欢快地笑着。

她写了这样的一段配图的文字:

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无不曾以好奇的双眼张望一切,无不曾心怀憧憬想象美好未来,期待在最脏的泥土里开出花朵,在最黑的夜里看到光明。只是后来,是什么让一些人放弃了最初美丽的梦想,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对人性的坚守?

程立盯着屏幕上的这段文字,薄唇紧抿,低垂的双眸深沉如海。

只有他自己知道,胸口突然起了涌动,仿佛有什么在轻轻颤抖,要破茧而出。

长指抚过那小女孩的头像,他忽然希望,那侧着的脸可以转过头来,看一看他。又想变成她手上那个苹果,离她那么近,可以亲吻她诱人的红唇。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情绪低落。大概是这两天的所见所闻,让她颇有感触。毕竟,她是那么敏感的一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