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十二年,故人戏 > 34.第三十三章 逝水东流去(1)

34.第三十三章 逝水东流去(1)

傅侗文让她过年后再走,留个念想。

可从那天起,除了谭庆项时常回来取三爷用的衣裳、用具和书籍,他都不再露面。

他给安排了厢房,沈奚不想去。

她在书房的榻上睡,这里有他往日看的报纸和书,英文的、日文的还有中文的,书桌角落里一个蓝色墨水瓶用到要干了,还没换。沈奚趴在书桌上,盯着那墨水瓶子,了解到他还是个节俭的人。有一夜做到天明,把他书架最底下那一层的大公报都翻看完,发现自己寄给他的信,被放在大公报底下,用一根根绳子捆扎好了,标注是“沈奚纽约”。还有一些别人的来信,也都原样捆扎好,标注姓名和身处的城市。她蹲在书架和墙夹在一起的角落里,看那些陌生的名字和来信,旁人的来信总和都不及她一人的。

那时,自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远在海外的忠良之后。

“沈小姐,你要坐,也要在身下垫垫。”丫鬟添了取暖的火盆进来。

沈奚带着一本他的读书笔记去塌边,脱衣,钻进了棉被里。

这院子里的丫鬟小厮,往日都见过沈小姐和三爷是如何要好的,如今再看三爷,自从脱困后,广和楼和陕西巷、莳花馆三处为家,再不回这院子。“昔日花好月圆,恩爱两不疑,如今是浓情转淡,朝露夕涸。”有个读过两本书的小厮下了定论。

在年三十这晚,小五爷披星戴月地赶回京,先来探望傅侗文。一进屋,只见到沈奚撑着下巴,呆坐在书桌旁,面前是几碟小菜,见不到过年的气氛。

沈奚执筷,拨了拨菜,面前的人叫了自己一声:“嫂子。”

恍惚抬眼,小五爷肩上还有雪:“下雪了?”她听到自己问。

小五爷局促地问候了两句,不敢深问沈奚,告辞后,在院子里询问丫鬟原委。他问时,沈奚正坐在窗畔,隐约听了会,小五爷是个没经过情事的,但也晓得他三哥是个薄幸人,长吁短叹半晌:“三哥啊,三哥。七情六欲,酒色财气,他还是走不出”再道不出别的话。

寻常人都是站在窗外听墙根,她却在窗内,听外头的人说话。

沈奚打不起精神,又躺到棉被里。脸挨到枕头上,人迷糊着睡了,可因为心里存着“他会回来”的猜想,睡得极痛苦,在梦里把从小到大梦了一遍,二十几年故梦尽,头疼欲裂,去看落地时钟,滴滴哒哒走了三小时而已。

她喘了口气,披着衣裳坐直。

从没当着下人哭,可大年夜,思乡情重,思君心更重。

书桌边就是她来时带的皮箱子,收整好了,衣裙里夹着封信,放着支票,上头有傅侗文的签字。谭庆项前几日给她的:“侗文知道你不乐意收,你留着应急用,过两年有了自己的积蓄,再给他寄回来。”谭庆项是要劝她留防身钱,她知道这是好意,把支票夹在了书里。

她糊里糊涂地看钟表,又走了十分钟。

快要天亮了。

既然睡不着,索性起床,换了明天要出门的衣裙,最后坐在了他的书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了信纸,一字一句地给他留了封信。信到收尾,钢笔收好,再看了会那蓝色墨水瓶子,这几日看多了倒有感情了,于是悄悄用信纸裹起来,放进了箱子。

刚把箱子上了锁,帘子外有人叩了门框:“醒着呢?”

是谭庆项。

傅侗文也回来了?他终究要来送自己的吗?

沈奚匆忙立身:“快进来。”

几日没吃好睡好,人猛起身,眼前晃了白影过去,她扶住书桌,微微喘了口气。

谭庆项进来,皮鞋上和身上也都是雪,看沈奚脸色发红着,走到她面前。从那双水漾的眼里,看到的都是失望。

“只有你一个回来了吗?”她见外头没响动,心直坠下去。

“是。不过我来,是要和你说句不该说的话,带你去个不该去的地方。”

沈奚不懂。

“他这些日子都病着,不想让你知道,于是住在了莳花馆里。但我明白你们两个,不见这一面,留在心里的遗憾太大了,”谭庆项压着声音说,“我带你去莳花馆,用为一位小姐看病的借口去,妇科病,我不方便看,她又不想去医院,你临走前算是帮我私人一个忙,去给她检查一下。”

他接着说:“这借口不高明,可把你带过去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谭庆项是过来人,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沈奚背后倚着书桌,喉头一阵阵发紧,坠落到十八层地狱下边的心,又像被一双手打捞起来,扔进了油锅里煎人难受起来,不光是内里的感受,手脚身体也会不得劲。

谭庆项瞧她脸红得不自然:“你该不是也病了吧?”

她摇头,不会,她身体好的很,要做医生的人怎能不锻炼。读书时,她除了死读书就是跑步,感冒都少见。这短短日子里,从小年夜后到今日,吃不下睡不着,失恋状态里的女孩子是看到什么都能想到对方,折磨心肝脾肺,显现在脸上,憔悴了很多。

“你等我十分钟。”她说。

马上要天亮了,从现在算起没多少时间见面。

沈奚当着谭庆项的面,用最快速度将自己梳妆打扮妥当,谭庆项嘱万安悄悄把沈小姐的行李箱带出去,沈奚跟随他出去,对丫鬟说的就是要给三爷的一位女性朋友诊病。沈奚从医这件事院子里的下人们都清楚,只是唏嘘,大年夜难得被三爷叫出去,还是为了别的女人。

黎明前,胭脂巷是最静的。

平日里热闹的烟花柳巷在大年夜本就客人少,又是年初一的早晨,黄包车夫也要阖家团圆,不急着出工。此时天色露白,没有车,只有深浅不一的车辙,黄包车的、轿车的大多都被雪覆盖住了,突显他们这辆轿车压出来的痕迹。

有个丫鬟在垂花门内候着,见人来了,把他们带入厢房。

这个院子,这个厢房她来过,再见人,果然是那个小苏三。小苏三在喝茶,见到他们两个脸上一闪笑容。

谭庆项把沈奚让到身前:“沈小姐。那个是苏磬。”

小苏三是艺名,苏磬是本名。

“见过的,”苏磬问,“你们西医诊病要多久?你留在我这里。让庆项去应对三爷。”

“半小时,检查的话最多了。”她说。

“那就半小时吧,也好叫三爷起来了。”苏磬对谭庆项说。

谭庆项和苏磬温声道谢,在屋内稍驻,说:“我去叫。”

“嗯。”苏磬微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