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傲世狂妃 > 第两百六十一章 宫变2

第两百六十一章 宫变2

突然,议政殿的宫门一下子关起来,将五皇子一干人等关在殿中,李丞相素来是老狐狸,心里暗道不好,想要找个地方溜走,却被人拦住了。

“李丞相,去哪里啊?”东慕云笑眯眯的问着。

“这龙椅坐的可舒服?”秦潇然缓步上前,悠闲的脚步犹如在林中散步,站在朝堂的中央,悠扬的语气从他唇中吐出,明明这样温润的声音却让人寒到了骨子里,华贵的气质宣扬着他本身的尊贵。

“秦潇然,是你?”五皇子站起身,面上不自觉的带上几分惊慌,从小到大这个男人就高高在上,他是北秦的太子,深受父皇的宠爱,相比之下,他们几个皇子就像是一场笑话!

“不是孤,还是谁?你想的倒是不错,想要这把龙椅?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秦潇然嘴角甚至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只是其中夹杂着几分不屑嘲讽,他斜睨对方一眼,道:“你以为皇位是这么容易坐的?若是被你得到了皇位,岂不是将我北秦拱手让人?”

“你,你什么意思?你不要乱说!”五皇子色厉内荏的喊道,心中却是忐忑不安,难道说他和南唐的协议被他知道了?怎么可能!那是他和南唐之间的秘密,怎会泄露出去?

“你还不承认么?”东慕云倏地开口,看似是对五皇子说话,实则这话是说给李丞相听的:“你和南唐定下协议,假如他们协助你坐上皇位,你就要把北秦的几座城池给他们,不是吗?他们要什么城池,你就给什么城池!你这不是把北秦拱手让人?他们要了被北秦最繁华的城池,你也给?真够蠢的!”

话语中是掩不住的鄙视,世间哪有这么白痴的人?更进一步说,南唐要咸阳,莫非他都给?

“五皇子,这点你为何没和老夫说?”李丞相虽然盼着自家外孙能登上皇位,加重自己的权势地位,但从没有想过出卖北秦,五皇子这一行为无疑是给他打了个响亮的巴掌!若是他真的帮助五皇子登基,下一刻等着他的不正是通敌卖国么?

“看来李丞相都不知道,你瞒的还真是紧啊?”

东慕云冷哼一声,这种人当皇帝,简直是可怕的事情,就怕哪一天他愚蠢到把自己给卖了!

“逆子!你居然敢对朕下毒?还妄图谋朝篡位?朕对你无话可说!”

略带威严的声音猛然响起,李丞相和五皇子齐齐白了脸,怎么会?明明下了毒的,而且还是极难解开的剧毒,秦帝还能站在这里?

“李丞相,你好歹是两朝元老了,却在最后逼宫篡位,你有何话可说?还联合老五以及如贵妃对朕下毒!朕实在是对你失望至极!你是不是在想那剧毒为何没用?潇然早就潜入宫中喂朕服下解药,你们不要忘了,潇然是医家出身。”

是的,他们竟是忘了,秦潇然是医家弟子,不过他是怎么进入宫中的?皇宫把守重重,还有那几个高手,秦潇然竟能躲过他们?

“不会的,难道说从头到尾都是你们设下的局?”

五皇子不敢置信的摇着头,显然是没料到自己想要算计秦潇然,哪知变成了秦潇然手里的棋子!、

“你以为南唐是真心帮你的?说不定他们不想要城池,等你坐上皇位后,那几个属于他们的高手可以杀了你,趁着北秦内乱坐收利益,你到时候便真的是北秦的罪人!”

秦潇然冷冷斜睨他一眼,眼底是睥睨天下的傲然与自信,两人之间的孰优孰劣,了然分明。

五皇子不由得瘫软在龙座上,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些!

“来人,把这群乱臣贼子给朕拿下!”

秦帝一声令下,隐藏在议政殿的暗卫立刻飘然现身,欲要将一群人拿下,岂料五皇子大笑起来:“不,我还没输!威远大将军那里的兵权早就在我们的控制下,秦潇然你没有丝毫兵权,况且父皇你手上又有多少兵权?整个咸阳的兵力都在我手上!我还有机会!”

“真是傻子!”东慕云摇了摇头,一脸的叹息,陡然想起以前萧千音问的问题,熊是怎么死的?当时他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可以还给这个五皇子了,它是笨死的!

若是没有把局势掌控在手里,秦潇然会这样贸贸然的进入?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他行事素来严谨,力求没有错处,没有依仗,他会这般信心十足?

“五皇弟,既然你还在强自硬撑,那我不妨告诉你一番便是!”

和五皇子的苍白畏惧想比,他显得尤为悠然自得,从容不迫,优雅的一步步走上丹陛,来到龙椅之前,俯视面前的男子,道:“你以为就你会安插人?我就不会?你自认为的效忠于你的,全是我的人!他们从头到尾,就做了一场戏给你们看而已!”

此话一出,对于五皇子还有李丞相都是非常大的打击,他们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认为忠心可靠的手下竟是别人安插的?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对头秦潇然!

五皇子和李丞相面上皆是灰败不已,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走了,输了!他们彻彻底底的输了!

“五皇弟,你喜欢引狼入室,小心自己的性命才是。”

秦潇然意味深长的说着,五皇子不解的看向他,然而下一刻胸口有利剑穿过,他一句话都来不及说,直接大睁着眼睛咽气,当真是死不瞑目!

李丞相惊叫起来,他的外孙,居然不是死在秦潇然手上,而是在别人的手上!这些人,还是五皇子从南唐那里请来的高手!

“各位,总算是现身了!孤等你们很久。”

秦潇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皆是剑圣级别的高手,看来南唐也是花了大力气的,可惜他们不知道他是剑尊之境,除了同等级的或者剑神,已经无人能敌过他!他们太轻敌了!不过对他来说倒是件好事,看来隐藏自己的剑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秦帝并非剑术奇才,这么些年下来也堪堪是剑仙之境,自然是无法对付这些人的,身边的暗卫将他包围着,时刻注意那几人的陡然发难。

“秦潇然,今日若能杀了你!再杀了秦帝,北秦将会群龙无首,也算是完成了我家太子的吩咐,想起来就是觉得快意无比!”

为首的一人身着蓝衣,站在几人最前面,显然他是这群人的首领,满脸的嚣张狂傲,丝毫没把秦潇然放在眼里,据他所知,秦潇然才刚刚踏入剑圣之境,而他已经平稳剑圣,正在冲击剑尊之境,虽是同样的等级,初入之人和早入之人始终是有差别的!他不需要担心什么!杀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秦潇然闻言,挑了挑眉,眸子微微眯起,道:“有些话不要说得太满!省的闪了舌头!”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等我杀你之时,看你还不向我求饶?想到能让一国太子朝我跪地求饶,我就觉得很兴奋呢!”

蓝衣人大笑着,随后挥动手中的长剑,直直刺了过去,仅仅用了四成的力道,他根本没怎么认真,秦潇然墨眉轻扬,嘴角露出一丝狂横的笑容,唰得一声,太阿剑出鞘,剑刃反射着噬人的寒光,衣袂翻飞,黑发飞扬,一手负后,一手执剑的他犹如傲立于天地间的凛然谪仙,却又霸气横生,迫人的威势扑面而来。

只见他足尖一点,纵天翻身而上,跃至半空,执剑的手腕一转,手中长剑立即幻化为无数剑刃,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对方的攻势,蓝衣人不禁皱了皱眉,看来他是有些小看秦潇然,他的剑法非常玄妙,莫非医家什么时候也开始研究剑法了?

世人皆知,医家注重医术,对于剑术反而并不看重,几代家主皆是止步于剑圣之境,然后再无一丝兴趣提升实力,因此医家中人反而是武功最弱的,但他们会施毒用医,才不会有人敢对她们不敬,毕竟谁没个小毛小病的,你没有不代表你家人亲戚好友没有,得罪医家还是得掂量的。

所以,他们没忘记秦潇然是医家弟子,与医家少主白羽尘是师兄弟,杀了秦潇然会引起医家的不满,可若是这件事发生在北秦宫变呢?五皇子杀了自己的亲哥哥,又被自己亲哥哥的手下所杀,那么充其量这是一场内部的皇位之争,和他们根本没关系!这也是他们为何会选这个时候动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