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重生之变天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威远侯吴洪山运气一向不错。他年轻时候立下了一些战功,好运地被骆国公看上,然后就娶到了骆国公女儿,之后仕途通达。

后来骆国公去世,跟骆国公有关人或多或少地都受到了一些打压,被他认作干姐姐吴妃和三皇子却又得了今上喜爱,再加上他一向听话,于是反倒成了今上信任武将。

明德帝这些年重用文官,修身养息,武将地位一低再低,可吴洪山父亲却是文人,这些年大齐风平浪静,就连他自己,也重拾起了书本,培养出了一个京城文人里头小有名气儿子……

不管怎么样,吴洪山深受明德帝信任和喜爱,于是,他夫人寿宴也就得到了很多人关注了。

骆芬四十大寿,整个威远侯府都装扮喜气洋洋,莫婉蓉穿着一身鲜艳衣服,飞地走近院子,然后就看到吴子文坐窗前看着院门,看到她以后,对方眼神一闪。

“你看什么?还想等着你那位小表妹不成?”莫婉蓉见状,当下变了脸色。

“她毕竟是我表妹。”吴子文开口,语气柔和起来,虽然半个月前他们还吵得很厉害,但是自从跟他胳膊断了,莫婉蓉来照顾他又亲手给他做了几次汤以后,他对莫婉蓉态度,倒是又好了起来。

像莫婉蓉这样刚强女人,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应该是真把他放了心里吧?既然如此,他当然不能再肆意伤害对方……而且,对方毕竟是他未婚妻,他父亲,也是绝不会允许他悔婚。

“你好记得,她只是你表妹。”莫婉蓉开口,她原本家境也不错,是父亲去世母亲又生病以后才开始变差,后来实过不下去了,母亲才带着她来京城。

威远侯吴洪山命是他父亲救回来,她父亲也因此受了重伤以至于身体一直不好还英年早逝……因此,莫婉蓉从来不觉得她来了威远侯府还要看人脸色。何况,按照她母亲说法,她跟吴子文还是指腹为婚。

莫婉蓉对吴子文并不喜欢,可就算这样,她母亲身体已经越来越差情况下,为了让母亲宽心,她还是和吴子文订了婚,而订婚以后,她自然就不会允许吴子文身边还有别女人,特别是,那个女人还是一再针对她们母女两个骆芬侄女儿。

这个女人,自己没回来摆出一副对吴子文没兴趣模样,却找了一个丫头回来给她捣乱上眼药,莫婉蓉冷哼了一声,她是肯定不会让那人如愿!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吴子文开口,他欣赏莫婉蓉性格,却又不喜欢莫婉蓉太过强势。

“难道我还要看着你跟别人卿卿我我不成?”莫婉蓉眉头一皱。

吴子文心情瞬间好了:“你就是吃醋吧?”

“你管我是不是吃醋!已经有客人来了,伯父让你出去接客,你准备好了没有?”莫婉蓉又问。

“抱歉,还没有,我胳膊断了,现可没办法穿衣服。”

“怎么?你想让我帮你穿?就不怕我弄断了你胳膊?”

吴子文和莫婉蓉带点亲密地斗着嘴,完全没注意到站院门口表情扭曲骆芬。

骆家到达威远侯府时候不早也不晚。

几天前,骆芬就已经专门找了人来骆家通知了,骆成同僚又有人向他打听他是不是把侄女儿送到了乡下庄子上——京城,一向只有被厌弃才会被送到外面庄子上去。

一开始,徐秀珠是坚持不让骆寻瑶去威远侯府,不过面对这一切,到底还是松了口,不过一路上,她却一直嘱咐着骆寻瑶,让她不要乱走。

“伯母,你放心就好,反正只要你坚持,她肯定不能留下我,现,就当是很普通去吃顿饭好了。”骆寻瑶笑眯眯地看着徐秀珠,不得不承认徐秀珠这一个月来保养还是很有些效果。

之前整整二十多天,她一直住城外庄子上,可就算这样,也不会忘了将炖汤喝以及敷脸东西准备好让骆寻瑾交给徐秀珠。

徐秀珠是个说话算话,当初答应了她每天用以后,当然也会坚持用下去,何况,哪有不爱美女人?

每天喝排毒养颜汤,敷两次脸,一个月下来,徐秀珠脸色好了许多,整个人看着都年轻了,而今天骆寻瑶又特地给她涂上了自己庄子上找了药材花朵做有增白滋润效果面脂,描画了眉眼,花了小半个时辰她脸上,后倒是让徐秀珠瞧着年轻了十岁漂亮了十倍——她以前底子实是太差了。

“就听你吧,你也是个有主意……”徐秀珠看到自己手上金镯子,叹了口气开口,同时也有些沮丧。

骆寻瑶长到如今十五岁,她身边日子根本就没多少,说起来她还是亏欠了这个孩子,可这个孩子却对她实太好,就说她身上首饰,估计也值好些银子。

有些不安地动了动,徐秀珠打定了主意以后要把镯子簪子重打过给骆寻瑶做嫁妆以后,才平静了下来。

“伯母,我还小,很多时候插不上话,到时候还要你护着我呢。”骆寻瑶笑道。

徐秀珠一惊,本来打算完全听骆寻瑶话她猛然间严肃起来:“你说也是,到时候我肯定不让别人欺负你!”自从听骆寻瑶说了威远侯府有下人欺负她事情以后,徐秀珠就已经将那里当成了龙潭虎穴了。

“伯母,你放心,没事。”骆寻瑶马上安慰道,然后换了个话题:“伯母,我给哥哥做衣服不错吧?”这次骆寻瑾衣服是她和庄子上裁缝一起做。

“当然不错,前几天送来时候,寻瑾一穿上就舍不得脱了,一个劲儿地他爹面前晃悠。”徐秀珠开口,骆家衣服,都是成衣店买,骆成穿着很不错,骆寻逸只要不把衣服弄脏也没关系,可是骆寻瑾……骆寻瑾常年习武,合他尺寸衣服胸口总是绷紧紧地,以前骆家人从未注意过这点,也就知道骆寻瑶想到了。

“怪不得伯父跟我说只要学绣花就好了……”骆寻瑶掩面而笑,说起来,像她这样身份女人,确不用学裁衣,只要会绣个花就好了,可是骆芬当初却什么都让她学了,还让她给吴子文做衣服……

“他那是嫉妒……不过你也不用管他,做衣服这样事情,你用不着做,等过些日子,我们也是要去找裁缝。”徐秀珠开口,虽然骆家钱财方面并不宽裕,但找人裁衣也花不了多少钱。

骆寻瑶又笑了笑,然后才发现,威远侯府已经到了。

宽敞大门前停着不少马车,而且其中很多马车一看就知道主人非富即贵……深吸一口气放松了心情,骆寻瑶这才下了车,然后又把徐秀珠扶了下来。

徐秀珠如今还穿着骆寻瑶做前面高后面低鞋子,重心后移,又听骆寻瑶话抬起了头,再加上还有骆寻瑶扶着,瞧着倒是一副贵妇人派头了。

会来给骆芬拜寿,地位基本上都比威远侯要低,因此吴洪山并未门口迎客,不过吴子文却。

看到骆寻瑶扶着徐秀珠慢慢地走过来,吴子文表情越来越惊讶。以前吴府,骆寻瑶一直都是干干瘦瘦小丫头,可这次再见面,对方脸色红润不说,似乎还长了点肉丰满了一些,看着竟然也有了女人味。

不仅是骆寻瑶,就连徐秀珠模样,也大不一样了……

吴子文想象里,骆寻瑶见不到他,肯定茶不思饭不想,多半就要瘦只剩骨头了,而骆家人对她不好,她生活估计就难过,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看到骆寻瑶对着他哭,却没想到后看到竟然是一个脸色红润胖了不少表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