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楔子

楔子

桑浦山是潮汕地区的第一名山,位于潮州、汕头、揭阳三市分界处,山上奇峰、异洞、怪石、绿树、靓花、清泉随处可见,是享誉世界的风景名胜区。

此时,在山之顶峰,有一人幽寂地坐于崖边,眺望远方。那人身着灰色衣裳,飘逸的长发,深邃的眼眸,有着寒雪一样冷酷的容颜,把激烈的情感隐藏在冰冷的外表后面。

这个气质超尘拔俗的人已经玄静地坐在那里一个时辰,连动都没有动过,仿佛跟大自然溶为一体。

他正是号称“全球武功第一”的端木巅。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人拍手笑道:“好天气,好天气,真是一个杀人的好天气啊。”

笑声之中,一个青年从山腰缓缓走上来。

那个灰衣人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住得近的人果然来得最早。”

来人正是当代汕头武林的第一高手赵金平,人称“韩江剑客”,自创的“韩江剑法”以及“汕头闪电手”威力奇大,生平鲜遇敌手。

只见赵金平抬头望天,说道:“啊,万里无云,清风凉爽,好舒畅!”

话音刚落,他后面有人应道:“若是死在这样的好天气里,也是美事一桩。”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持金刀,慢步而行,他正是潮州的武学名家,“枫溪刀王”钱二义。

赵金平向远处的端木巅拱了拱手说:“端木先生远道而来,在下未尽地主之谊,在这里说声抱歉啦。”

钱二义说:“金平兄,你这就不对了,说句道歉怎么能行,要来点实惠的。”

赵金平道:“哦,怎么个实惠法?”

钱二义说:“来者是客,你应该马上下山去买点潮汕特产来给端木先生品尝才是。”

赵金平摸了摸下巴:“哦,这样啊。”

钱二义说:“对,马上买来四份牛肉炒粿条,五个老妈宫粽子,六个潮阳鲎粿,七份猪肠灌糯米,八个红壳桃粿,这样才算不失礼节。”

赵金平说:“这么多,端木先生只怕吃不完,再说,吃多了会闹肚子。”

钱二义说:“你这就不知道啦。端木先生是奇人,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我们吃饭是以碗为单位,人家是以桶为单位。”

赵金平恍然大悟道:“原来端木先生是一桶一桶吃东西的,我真是孤陋寡闻!”

赵二义道:“正是!人家招待我们是问:‘要吃几碗饭?’若是招待端木先生,要问:‘您要吃几桶饭?’”

赵金平道:“原来如此!”

钱二义说:“以后要读多点书,多出去走动,见多点世面。”

赵金平不断点头说:“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端木巅依然一动不动,似乎对他们的言语一句也没听到。

赵金平说:“不过,吃太多也不好,我听说有一种叫做‘断食疗法’的,就是劝人不要吃太多,所以,为了端木先生的健康,还是不买为好。”

钱二义道:“说来说去,你就是想省钱,小气啊。”

赵金平道:“这是节省,节省和小气是两回事。”

突听山腰有人叫道:“赵金平是潮汕最小气的人!不但小气,而且是超级无敌大小气!”

话声之中,一人犹如哈雷彗星般不断闪动身子,速度快得无法形容,嗖的一声冲到山顶。

只见来人脸带微笑,这段长途奔驰后,脸不红息不喘,神闲气静。

钱二义赞道:“孙兄的揭阳‘榕江神功’又进步啦!”

赵金平也叹道:“不愧是潮汕武林内功轻功的第一高手,真是羡慕妒忌恨啊!”

钱二义道:“以后潮汕武林的发展,就要靠你了!”

来人正是揭阳武术大师孙黄岐。听了钱二义的话,他说道:“你这样说,我压力很大!”

赵金平说:“你怎么说我小气了?明明是节省。”

孙黄岐说:“今年你从我那里进了两批丝绸,把进货价压得那么低,搞得我几乎一点利润都没有,这还不是小气吗?有钱要大家一起赚嘛。”

赵金平说:“我价格低,但是进货量增大,总体算来,你还是赚了。”

孙黄岐说:“那也能叫做增加进货量吗?不就是加两成而己。”

突听一个女人冷冷说道:“大家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叽叽喳喳地聊狗屁生意?”

不知何时,一个白衣女子上到山峰。

赵金平笑道:“原来是韶关的丹霞女侠啊,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韶关武学名士李真凤。

李真凤说:“像你这种风流男子,越少见越好。”

孙黄岐和钱二义呵呵笑了起来。

赵金平说道:“风流二字,在下承受不起。我这个人天生就是用情专一,传统纯洁。结婚之前,我强烈反对婚前性行为,结婚之后,对夫人也是忠心不二,连洗脚按摩的地方都没去过。可以说是当今世上难得的纯真男子!”

突听一个男人叫道:“不要再说了,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众人一望,发现在西边的一块巨石上,坐着一个衣裳褴褛的乞丐,正是丐帮帮主周七通,丐帮的两门绝技“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都有很深的造诣。

周七通继续说:“你再说下去,我只怕连昨天吃的东西都要呕吐出来!”

赵金平说道:“周乞丐,你怎能这样说?话说回来,你们丐帮现在富得流油,靠同情心一日收入丰厚,怎么不穿件好的衣服?故意穿得破破烂烂,做秀吗?”

钱二义说:“这叫低调吧。”

周七通说:“哼!我们丐帮是以节省为美德,衣服破了就补,即使有钱也不会乱花!”

钱二义说:“对了,周帮主,听说你们丐帮最有名的绝技就是‘降女十八掌’,降伏美女,泡妞追靓的好东西。能不能教我几招?我三十多岁还是光棍一条,相识一场,你要帮帮我。”

周七通双目一瞪,重重哼了一声,话也懒得回。

赵金平凑趣说:“对对对,我听说,这‘降女十八掌’分为三等,能否学成,还要看天分。天分高的,能学到最高级别第一等,降伏天下美女。天分一般的,只能学到第二第,追到一些靓女,有几分姿色的那种。没什么天分的,只能学到第三等,降伏一些丑女。”

钱老二道:“看周七通这样子,估计也就是练到第三等,弄到手的,也一定丑得要命。呵呵呵,真可怜啊!”

赵金平笑道:“如果是我,一早就自宫了,哈哈哈。”

周七通道:“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没幽默感,就别学人家说笑话,无聊死了。”说完直打哈欠。

就在这时,东面山脚一个响亮的声音远远传至:“四——!”

西面立即有一个悠扬的声音回应道:“四面——!”

南面有一个雄厚的声音响震长空:“四面楚——!”

北面另一个豪放的声音震荡山谷:“四面楚歌——!”

四人声音或响亮悠扬,或雄厚豪放。宛若洪水冲天,滔滔不绝!显是内力深厚无比!直似雪崩海啸,滚滚而来!

赵金平说道:“高手来了。”

“四面楚歌”指的是四位神州豪杰。

“四”是指重庆“狼牙棒之王”田老四。

“面”是指成都“鹰爪门”掌门柳铁面。

“楚”是指广州“神斧”赛大楚。

“歌”是指上海“暗器之王”东方听歌。

只见东边走来一人,两米身高,魁梧精壮,手持一根巨大的狼牙棒!

柳铁面从南边走上,一头银发,双手指甲又黑又长。

西边那位肩膀奇宽,两臂异粗,右手紧握一把黑乌乌的大斧头。

东方听歌从北边上来,青色大披风里叮叮当当!

田老四微笑道:“各位朋友好。”

赵金平摇头道:“不好。”

田老四说:“噢,为何不好?”

赵金平说:“噪音太大,弄得心情不好。”

钱二义道:“你们来就来,鬼叫什么?”

田老四微笑道:“不好意思,我们几个内力精进,忍不住炫耀一番,以便闪亮登场!”

揭阳孙黄岐叹道:“有人炫富,有人炫靓,有人炫学识。你们炫内力,没什么不对。”

田老四说:“以后我们会注意点的,免得造成噪声污染。”

这时,有两个人犹如两朵白云一般,从远处轻轻飘来,一人道:“各位朋友好!”

那人尚在远处,但声音却非常清晰地传入各人耳中,温正纯和,听来甚感舒服,显是内功已经达到了精纯入圣的境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