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一章 海滨剑客

第一章 海滨剑客

(为了更好地理解小说,请参考下面货币价值。

货币在不同时代兑换情况是不同的,作者在查阅相关资料,综合整理后,确定以下为小说货币的关系和价值。

一两黄金=十两白银(银子)

一两白银=十钱白银

一两白银=一贯铜钱(一千文钱,一千铜板)

一钱白银=一百文钱

一文钱=人民币一块钱(2015年的购买力))

汕头海滨路赵氏山庄。

庄主赵温志(30岁,男)正在书房悠闲地坐着,品尝潮汕工夫茶。

茶几上放着几碟小吃:无米粿、菜头丸和烤鱼。那鱼是早上从韩江溪钓起来的,色靓味佳。

去年,赵温士到英国拜访一位武林友人后,就养成这种喝下午茶的习惯。

这时,他的管家刘树走了进来,说道:“庄主,他们三人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赵温士缓缓喝下杯中的乌龙茶,道:“好吧,我过一会就去。”

赵氏山庄的大厅里,有三个客人正在焦急地等着。

他们分别是鮀浦“福正镖局”的总镖头林井大,岐山“英武镖局”的张阳辉,以及东墩“顺大镖局”的铁福贵。

近几年来,经济优良,镖局一行生意红火,大家都赚得盆满钵满!

钱多了,脾气也跟着大了起来,林井大几位已经很少这样等人了。

只听铁福贵生气地说道:“赵温志架子越来越大,以前没发达时,见到我们扶手扶脚点头哈腰,现在却说什么下午茶时间不会客,害得我们要在这里苦等。”

林井大道:“我们有事求人,忍着点吧。”

张阳辉道:“你们有把握说服他出手吗?”

林井大道:“以我们多年的交情,应该没问题。”

张阳辉说:“不过,这个人爱财如命,不给他点实惠,只怕不行。”

铁福贵近年财富稳增,发福得快,以前行路叫做“走动”,现在要称为“挪动”,只听他说道:“最好能让他免费相助,这年头,生意难做。钱来得不易,能省便省。”

林井大道:“我也知道,只不过,万一他要点报酬,你们心中的数目是多少?”

张阳辉望向铁福贵。

铁福贵略一沉吟,道:“五百两(注:等于五十万文钱。价值五十万人民币)。再多就不行。”

林井大和张阳辉默默点头,认为这个数目可以接受。

铁福贵看着林井大,问道:“你能让他做一次义工,别谈钱吗?我们几个中,你的口才最好,想办法说服他。”

林井大沉思着,说道:“我尽力而为。”

张阳辉拍了拍林井大,道:“好好发挥你那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成功的!”

林井大道:“你高估我了,我的舌头只有两寸八。”

这时,赵温志和刘管家走入大厅,赵温志满脸笑容,高声道:“三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张阳辉三人也是笑容可掬,林井大道:“没事没事,是我们冒昧前来,打扰赵兄啦。”

赵温志笑道:“说哪里话呢?都是自己人,难得来一次,今晚一定要在这里吃顿便饭。刘管家!”

刘树道:“在!”

赵温志道:“你马上让人去准备,做一桌高级晚餐,叫阿四到‘新乡菜市场’买龙虾,再去‘龙眼菜市场’买羊肉,然后……”

林井大忙道:“赵兄,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坐一会就走,别费心了。”

赵温志道:“哦,这样,那就下次吧。”

林井大道:“赵兄,我们这次来,有点事想找你商量。”

赵温志道:“好,我们到后花园去,边走边谈。”

林井大三人道:“是是是。”

几人来到花园,一边走着一边讲话。

只听林井大道:“赵兄,这几年承蒙江湖上朋友给面子,我们这些走镖的,工作还算顺利,能赚点钱养家糊口。”

赵温志道:“那很好啊。”

林井大说:“是是。不过,从今年开始就有了一点麻烦。不知从哪来的,潮汕一带出现了三个江湖人,人称‘黑风三恶’。他们大镖局不敢惹,尽找我等这些中小镖行麻烦。我上次去佛山的一批货,还未出潮汕,就被劫走,铁兄和张兄也遇到类似镖难。我们派过人去找三恶,但这几人武功不错,兼且诡计多端,不但没成功,反而付出不小代价。所以,我们想请赵兄看在潮汕武林同脉的份上,出手相助。”

张阳辉道:“赵兄,我们几个是多年的朋友,这个忙您一定要帮。”

铁富贵道:“赵兄,我们从小玩到大,比亲兄弟还亲,这次就看你的了。”

赵温志想了一会,缓缓道:“我也听说过这三个人。这黑风三恶,武功高强、手段毒辣,而且机警干练,我武功平平,若是前去,只怕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实在是……”

林井大道:“赵兄,您太谦虚了!谁不知道您‘海滨剑客’武艺超强,是当代武林的佼佼者。”

赵温志道:“林兄,这个我不敢当。别说潮汕,光是这汕头金平,便是藏龙卧虎之处,武术强者不少,只是许多高人不喜欢台前明光烁亮的生活,而喜爱幕后平实清静的日子,才让我这等好出风头的俗人闹出点名堂。”

林井大、张阳辉、铁富贵三人对望一眼。

只听林井大道:“赵兄,无论如何,还请您看在同是武林同脉、同是潮汕子弟、多年交情的份上,出手相助,消灭这伙强盗。”

张阳辉道:“赵兄,只要您肯出手,凭您的机智、武功、以及丰富的侦探经验,一定可以轻易解决问题。”

铁富贵也劝道:“赵兄,您就出马吧。”

庄主赵温志继续向前走着,听了他们的话后,问道:“事成之后,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井大眼光一闪,道:“事成之后,全汕头人民都会感激你!”

赵温志脚下不停,道:“我是说,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井大眼珠子转动一下,说道:“事成之后,你就是武林的大英雄、大侠士!”

赵温志稍微提高声音,道:“哎呀,我是在问: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井大望了望铁福贵和张阳辉,又回答道:“事成之后,你就留下人生光辉的一页!”

赵温志有些不耐烦,道:“你听不懂我这话的意思。我是在问: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井大想了想,回答道:“事成之后,你可以名闻中外!”

赵温志更加不耐烦,加大一些音量,道:“我是在问: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井大眼睛眨了几下,说道:“事成之后,你可以名垂千古!”

赵温志突然停步,说道:“那就是对我没好处了!”转身向内堂大步走去,道:“对不起各位,我还有事,今天就到此为止!再见!”越走越快!

林井大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抓住赵温志的胳膊,急道:“还有,五百两,五百两白银(注:五十万人民币)!”

赵温志回身,眼光闪动几下,问道:“五百两?”

林井大道:“是是,事成之后……”

赵温志道:“事成之后?”

林井大道:“不,现在给也行,马上给!”

赵温志没有说话。

林井大又道:“这是我们的小小心意,也算是一点酬金。”

张阳辉和铁富贵附和说道:“是是是。”

林井大又道:“此许小钱,不成敬意。”

庄主赵温志沉默下来。

林井大三人有些忐忑不安,盯着赵温志。

思索一会后,赵温志脸现毅然之色,道:“虽然此行风险巨大,但在下愿意冒死前去!”

此话一出,林井大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赵温志道:“作为潮汕武林的一份子,本人一直想为家乡出点力!虽然力量微薄,但正所谓义不容辞,在下就去会会这黑风三恶!”

林井大笑道:“赵兄,那就先多谢您了!我代表潮汕武林感谢您!”

赵温志道:“林兄说哪里话!同为潮汕武林一份子,别说你和我的交情,便是不相识,知道这样的事,我也会仗义出手!”

林井大和张阳辉笑道:“正是正是!赵兄侠义过人!佩服佩服!”

只听铁福贵笑道:“赵兄的侠义之心,潮汕皆知!我认为刚才林兄说错了话。”

林井大道:“噢,我说错什么了?”

铁福贵道:“林兄刚才说事成之后,拿五百两白银作为酬金送给赵兄。怎么能这样说?赵兄是侠义高士,你开口闭口说钱,实在太庸俗了!”

林井大拍手叫道:“有理有理。”

赵温志脸上突然变得毫无面情。

铁富贵道:“正如赵兄所说,作为潮汕武林的一份子,家乡有事,自当有力出力作贡献!你若给酬金,反而让这件事变了味,好像在做生意一样。”

林井大大叫:“说得对说得对!”

铁富贵道:“讲钱就太俗了,须知赵兄侠骨仁心,怎会把金钱这等俗物放在眼中?不讲钱,这样才能让英名侠名更远更好地传播!”

林井大道:“说得太对了!说得太对了!是我的错!我不该谈钱的!本人收回刚才所说之话!要不然就侮辱了赵兄的高贵品质!”

铁富贵道:“那是那是!”

赵温志脸色一整,挺起胸膛,道:“几位说得对!我们武林中人,怎么能开口闭口谈钱呢?这件事,作为一名潮汕子弟,我义不容辞!能为家乡出力,我感到很光荣!在下分文不要!退一步讲,我和几位的交情,也不是金银珠宝能衡量的!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林井大三人大喜,道:“真的!太多谢你了!”

赵温志道:“不用客气!这是我该做的!黑风三恶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不过,在下手头有几件要事急事,需要先去处理。处理完之后,我立即去找黑风三恶,解决他们!”

林井大笑道:“谢谢谢谢!对了,赵兄,您的那些要事,什么时候可以办完呢?什么时候您动身去找三恶?”

赵温志沉吟一会,道:“我会尽快的,处理完这些事,我立即就去!”

林井大又道:“好的好的。赵兄,我想请问一下,您大概何时能够办完那些要紧事?您什么时候就能去处理‘三恶’呢?”

赵温志道:“明年年底。”

林井大三人脱口惊呼:“什么!明年年底?”

赵温志道:“是的,不过三位放心,三恶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在下还有事,今天就谈到这,告辞!”转身便走!

林井大急忙拉住赵温志道:“赵兄,且慢且慢!”

赵温志推开他,道:“在下还有事,实在不能再谈下去!再见!”

张阳辉三人急忙死拉着他。

林井大神情严肃,态度坚决,道:“赵兄,我想过了,赵兄侠骨仙风,若说给您酬金实在是不敬。不过,此去处理黑风三恶,一路少不了吃喝穿住,这五百两应该算是经费。”

铁福贵道:“对对对,现在物价上涨,菜也贵,米也贵,猪肉也贵,牛肉也贵,住宿费更贵,这五百两只是用来支付这些开销的。”

张阳辉道:“正是正是。”

赵温志道:“不用,这点支出,在下自己负责。”转身想走!

林井大紧紧拉着道:“赵兄,要的要的,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五百两算什么钱呢?只怕不够用,我认为这次的开销,至少要一千两(注:一百万文钱。价值人民币一百万)。”

他马上从身上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又望向铁福贵和张阳辉。

铁福贵和张阳辉眼光一闪,连忙从身上取起银票,递给林井大。

这时候,刘管家正好走来。

林井大走前两步,把银票全部塞在刘管家手里,转头对赵温志道:“赵兄,您就给个面子,收下吧。你不收,我们心情特别难受!一来此行非常凶险,二来这件事本来跟赵兄毫无关系,是我们给您带来困扰!这点心意,你不收,我、我心里很难过。”

铁福贵和张阳辉也劝说道:“收下吧。”

刘管家看向赵温志。

赵温志沉吟一会,叹了一口气,道:“唉,三位这么客气,我若是再拒绝,只怕会伤了你们的心。”对刘管家点了点头。

林井大三人大喜。

刘管家把钱票整叠好,退在一旁。

林井大又问:“赵兄,关于三恶的事,您打算何时去呢?”

赵温志俯首思索一会,抬起头说道:“我想清楚了,觉得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本人准备把其它事情推后,对黑风三恶优先处理。”

林井大三人喜笑颜开。

林井大说:“那么,您是准备……”

赵温志道:“放心,慢的一个月,顺利的话,十天之内就解决这个问题。”

林井大三人满脸都是笑容。

只听林井大笑道:“三恶一除,以后我们就高枕无忧啦!”

张阳辉欢喜异常,而铁福贵全身绷紧的肥肉,这时候也放松下来。

……

傍晚时分,赵温志坐下吃夜餐,刘管家陪在旁边。

今晚饭菜很简单:一碗白饭、一盘牛肉炒芥蓝、一碗达濠鱼丸汤。

赵温志喝下一口汤,说道:“明天一早我要出门,你让厨房备好早餐。”

刘管家道:“是。”

赵温志道:“就三个猪肉包,一份油条,和一碗豆浆。”

刘管家道:“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