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四章 韩江豪江

第四章 韩江豪江

听道友灵这样一说,赵温志四人吁出一口气,如果只是一个弃徒,那事情远远不如他们想象中那么严重。

道友灵道:“他离开神奈宫后,在日本混不下去,就漂流到中央之国,知道潮汕地区这些年经济强劲,便想联合绿林人物,办成一个黑色组织。黑风三恶和黑熊受他拉拢,加了进去,做过几次案子。我不懂武功,但消息灵通,就做点脚皮活。”

他顿了顿,接着道:“黑风三恶和黑熊被除掉后,直木乱太郎深深怨恨你们,想要报仇。我在中山公园看到几位,便通风报信。他到达后,暗中监视,一直想找机会下手,但顾忌到黎友胜先生医术高明,你们几位又是老江湖,在酒和食物下药下毒都行不通,便准备等你们喝得醉熏熏时,才出手一举解决。只可惜事情不如人愿,后来演变成这样。”

他看着四人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要杀要剐,要奸要轮,悉听尊便!但请别再泼屎淋尿!”说完闭上眼睛!

******

贵屿镇地处汕头潮阳西部,是一座有千年历史的古镇。

这里最大的客栈叫做“永平阁”。据说,在“永平阁”可以品尝到所有种类的潮汕菜,而这里最有名的乃是客栈大厨自创的“龙虾灵芝鲎粿”,价格贵得令人咋舌!不过,专门来“永平阁”品尝这昂贵小吃的顾客却陆绎不绝,对于土豪们来说:钱的问题,不是问题。

奇怪的是,这个日日生意火爆的客栈,今天却非常冷清,中午时分,客栈里只坐着两名客人。

冷清寂静,因为,它一早就被钱老先生包了。

钱老先生是本地有名的土豪,主要是做珠宝生意,至于货物的来历是否清白,这个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他非常有耐心地坐在客栈正中的大桌,偶而喝口凤凰水仙茶。

坐在他身边的男子中等身材,一把古雅、武士气息浓厚的长剑横放于桌,双目不时闪动,射出寒冷精光!

他就是直木乱太郎。

只听他道:“蓝老头这么还没来?慢吞吞的家伙!”

钱老先生微微一笑,道:“耐心点。附近一带,有经济实力接这货的人没几个,而有这个实力并且敢接这种黑货的,只有蓝老头!”

直木乱太郎恨恨道:“我最讨厌等待了!约好时间,却迟到!这个蓝老头,真是不懂做人!”

钱老先生又是微微一笑。

直木乱太郎道:“这个怕死的家伙,听说每次出门都要带上一大批人,一批在前面开路,一批在旁边保护自己,一批在后面掩护,总是担心别人绑架他。”

钱老先生哈哈一笑,道:“没这么夸张,不过,他每次都要带上几个保镖,这倒是真的。”

又等了一刻钟,还是没有人来。

直木乱太郎很不耐烦,开口骂道:“蓝银金!居然还没到!这头又肥又胖又蠢又糟又丑又老又笨又呆又傻又臭的肥——”

“谁在骂我?”一个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伴随声音,有个肥胖臃肿的人迈着沉重的脚步挤入客栈,他从头到脚都挤满白白嫩嫩的肥肉,重量单位只怕要以吨来计算。此人正是本地的有名商贾蓝银金,虽然已经是个年过五十的男性,但由于他经常光顾美容美体中心,外表保养得特别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岁上下。

在蓝银金后面,还跟着两个保镖(皆为男性)。

左边的保镖身上穿着一件绿色长袍,袍上绣着许多动物,大象、狮子、老虎……。他头上戴着顶灰色大帽,脸上长着一大把胡子,占掉大半张脸。在他的腰间,还插着一把宰猪刀,一把屠户们杀猪用的宰猪刀。

右边的保镖装扮同样奇怪,上衣好像是南非风格,下裤仿似埃及格调,脸上还涂着一层粉,两道眉毛画得又浓又粗,手上戴着一副鲜红如血的手套,特别引人注目。

他们紧紧贴在蓝银金后面,保护他,害怕他被人伤害、绑架。

只听蓝银金道:“是不是有人骂我?”

直木乱太郎冷哼一声,道:“谁叫你迟到了!”

蓝银金叫道:“是你们来得太早!我是准时赴会!”

直木乱太郎大怒道:“什么?迟到不道歉,还言语冲撞?”

钱老先生道:“哈哈,太郎兄弟,别动怒,我们是来做生意,不是来吵架的。”

直木乱太郎道:“哼,若不是为了这笔生意,我早冲出去,把蓝老头的头拧下来,身子剁成肉酱,卖到‘沙县小吃店’包福建饺子!”

蓝银金立即抗议,说道:“你说什么?你没看到我身后有两个保镖吗?出言不逊!想吃苦头吗?”

直木乱太郎乜着眼睛看着他身后之人,脸上满是讥诮,道:“你说的是这两位?”

蓝银金点头道:“不错!他们武功非常非常非常高强!特别特别特别厉害!可以保护我不受任何伤害!”

直木乱太郎道:“怎么个厉害法?”

蓝银金指着左边那人道:“这个刀法很棒很了不起,外号叫做‘宰猪刀客’,一刀劈出,刀光一闪,两个猪头落地!又快又准!”

直木乱太郎冷笑道:“如果想杀你的都是猪,他的确很称职!”

蓝银金指着右边那个,说道:“这个掌力拳法很强,以前,他曾跟一头大狼狗搏斗,不到一刻钟,就把大狼狗打得头破血流,而自己却毫发不伤。自从那之后,他又日夜苦练,现在大有进步,可以一个打八个。”

直木乱太郎点头道:“这个我相信,看他的样子,单独一人,应该可以打赢八个五岁的小朋友,这个问题不大。”

他出言不逊,两个保镖怒得直呼大气,翘起了嘴,恨恨不平,只是蓝老板没指示,他们不敢乱来,咬牙忍住。

蓝银金道:“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他们的厉害。”

直木乱太郎冷笑一声,道:“像他们这种货色,纵然来上四五千个,我也没放在眼里!”

此话一出,两个保镖终于忍无可忍,立即冲前!

蓝银金喝道:“不可鲁莽!我们是来做生意的!”

听到老板的话,那两人只得停下,狠狠地怒瞪直木乱太郎几眼,退回原地。

钱老先生笑道:“对对对,大家不要动粗,和气生财嘛。蓝老板,请坐,请坐。”

蓝银金缓缓挪近,坐在一张加固的木椅上。后面的保镖立即紧紧跟上,因为,他们要保护老板。

钱老先生笑道:“这次的货,只有蓝老板你才能接下。”

蓝银金笑道:“在贵屿,还有谁比我更会做生意?”

钱老先生点头笑道:“正是正是。”

蓝银金压低声音道:“是不是‘七星和氏壁’和‘夜光宝刀’?”

钱老先生道:“是七星和氏壁,夜光宝刀要过段时间。”

蓝银金微笑着,道:“货呢?”

钱老先生拿出一个锦盒,解下金锁,掀开盖子。

整间客栈倏地变得金碧辉煌!

蓝银金凑近弯身,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颤抖着双手捧起玉璧,颤声道:“这……这……”

心情非常激动!

钱老先生让他仔细看了一阵,才开口叫了一声:“蓝老板。”

蓝银金“嗯”了一下,把玉璧放回,缓缓坐下。

钱老先生笑道:“蓝老板是识货的人。这块玉璧至少值五百万文钱(注:价值五百万人民币),当然了,有钱要一起赚,考虑到蓝老板的利益,这样吧,三百万,如何?”

蓝银金眯起双眼,思索一阵才开口道:“三百万,贵了一点。”

此话一出,直木乱太郎破口大骂:“放你()他妈的狗屁!我们若不是急着出手,绝不会把价格压得这么低!得了便宜还卖乖!”

钱老先生道:“太郎兄,不要激动!”

蓝银金道:“我是生意人,讲价很正常。”

钱老先生看了看他,道:“那么,蓝老板,您的意思是?”

蓝银金闭上眼睛,思忖了一会,张开双目,缓缓道:“我认为,公道的价格是:三十万!”

直木乱太郎气得七孔冒烟,大骂道:“你()他()妈的也太黑了吧!三十万!当我们是叫化子吗?”

蓝银金道:“住口!我是在跟钱老先生谈!”

直木乱太郎瞧了钱老先生一眼,总算捺住怒火。

蓝银金盯着钱老先生,问道:“钱老,你怎么说?”

钱老先生低头思索着,抬头看了看蓝银金,又望了望他身后的保镖,沉吟一会,突然笑了笑,说道:“好,就三十万。”

直木乱太郎大吃一惊,跳了起来,叫道:“你说什么?”

钱老先生微笑道:“相信我,让我来作主。”

直木乱太郎怔住,不知如何是好。

蓝银金也很惊讶,道:“钱老,你同意这个价格?”

钱老先生微笑着,点头道:“是的,完全同意。”

蓝银金“哦”了一声,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开口道:“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有考虑清楚,今年的情况跟往年不同,人工上涨,菜也贵,米也贵,肉也贵,许多支出都成倍上涨,嗯,嗯,这个,这个……”

钱老先生道:“怎样?”

蓝银金道:“价格方面,还需要再低一点。”

直木乱太郎眼睛瞪圆,手握拳头,青筋暴凸,怒火烧身!

钱老先生神色不变,问道:“那你的出价是?”

蓝银金道:“我的价格是……”

他缓缓伸出三根指头。

钱老先生道:“三万?”

蓝银金摇头。

吴老先生道:“三千?”

蓝银金还是摇头。

钱老先生道:“三百?”

蓝银金还是摇头。

钱老先生问道:“究竟是多少?”

蓝银金不慌不忙,道:“三文钱,三个铜板。”

此话一出,直木乱太郎爆笑如雷,道:“哈哈哈……原来这家伙脑子有问题!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脑残!哈哈哈……”

他不停地笑,笑个不停。

钱老先生还是面不改色,一直等到他笑完,才说道:“好,就三个铜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给钱后,就可以把和氏壁带走。”

直木乱太郎吃惊地看着钱老先生,就像从未见过这个人似的,难道他的脑子也坏了?

蓝银金笑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直木乱太郎叫道:“且慢!”他盯着钱老先生,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老先生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很怕。”

直木乱太郎一怔,问道:“你很怕?”

钱老先生道:“是的,很怕,我很害怕。”

直木乱太郎道:“你怕什么?”

钱老先生道:“我怕他的保镖打我?”

直木乱太郎侧头看向那两个保镖,道:“你怕这两个华而不实的家伙?”

钱老先生点头道:“是的。”

直木乱太郎道:“如果我把他们的头拧下来,你还怕不怕?”

钱老先生道:“如果你能把他们的头拧下来,我当然不怕。”

直木乱太郎叫道:“好!”

话音甫落,拔身飞起,凌空射向右边那个奇装怪服的保镖,身法之快比流星还逾三分!他左手划了一个圆圈,右手迅速诡异地从圆圈中穿出,左手套右手,右手环左手,一波圈一波,层层滚向敌人!这是他绝招之一,名叫“云层环套手”,精妙玄奇!

直木乱太郎想要一下子制服对方,稳定钱老先生的心,所以一出手便是代表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