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六章 一元复始

第六章 一元复始

三个月过去了。

黎友胜已经离开潮汕三个月了。

看似暗流涌动的潮汕武林,风平浪静。

周龙、许山平正在赵氏山庄作客,除了刘管家外,陪着他们的还有另外两位客人。

其中一位叫唐哲辉,揭阳榕城人。另一位叫林智当,汕头潮阳人。

周龙说道:“赵兄应该快回了吧?”

刘管家道:“庄主两个月前出门的,要去三个地方,韩国、台湾和香港。”

周龙道:“去办这三件事,收了多少钱?”

刘管家微笑道:“张老板和秋老板这几年赚得凶,庄主的价格都是八十万(注:价值八十万人民币)。郑镖头这几年生意不太好,吐血郁闷,所以分文不取,连礼物也拒绝。”

周龙叹道:“赵兄越来越会计算了。有钱的狠敲一笔。没钱的赚个人情。”

许山平笑道:“有时候,一个人情,比一万两黄金还珍贵。”

榕城唐哲辉道:“现在全球经济强劲,中央之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上次统计,据说经济总量占了全球的百分之三十五。”

潮阳林智当说:“也有专家说是百分之四十,有的说五十。参考就好了,没有绝对准确的。现在世上的人都说:中央之国遍地是珠宝,处处满黄金。”

几人笑了起来。

刘管家这时起身道:“几位,我要去准备房间,庄主可能今晚或者明天回。”

他向众人点点头,退了出去。

却说赵温志办完事情后从外面回来,经过汕头陈厝合时,在一片树林里休息。这一次损耗了极大的精力和真元,还受了轻伤,他感到非常疲惫,只想早点到家好好休养。

他右手按了按额头,自觉很困,身子接近虚脱,当下找了个树林浓密之处,打坐调气,运功养疗身体。

过了一会,有两个人从远处走来。

一个说道:“我们先坐一会再赶路吧。”

第二人说:“好啊。”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甲先生说:“向兄,国外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回来潮汕发展?”

乙先生说:“现在中央之国经济强劲上扬,潮汕地区发展快速,我回来,肯定赚得更多。”

甲先生道:“那倒也是。”

乙先生道:“不过,我在国外听到一些话,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但心里隐隐觉得不安。毕竟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甲先生问道:“你,听到什么?”

乙先生说:“有不少外国武林高手,不久便要到潮汕来,可能会兴风作浪。”

甲先生问:“哦,你知道是哪些人物吗?”

乙先生说:“具体我不是很清楚。据说有一个来自西班牙,叫做巴萨圣君,一身武功深不可测。”

甲先生道:“我听说过这个人,掌法和拳法独步西班牙武林,自创的‘皇马千变掌’诡异绝特。”

乙先生又道:“还有一个,来自日本,可能是最可怕的,最神秘的。”

甲先生急问:“谁?”

乙先生道:“衣晖,神奈川。”

甲先生脱口惊呼:“凤凰座圣斗士,传说中的不死鸟,衣晖!”

乙先生点头道:“是的。”

甲先生呼出一口气,胸膛一起一伏,久久不能平静。

凤凰被称为朱鸟、丹鸟、火鸟、不死鸟。神话中,凤凰每次死后,周身燃起大火,随后它在烈火之中获得重生,并获得比以前更强劲更旺盛的生命力,这就是所谓的:凤凰涅磐!如此周而复始,凤凰获得永生,于是,它被称为“不死鸟”!

日本神奈宫的凤凰星座圣斗士,衣晖,被称为最具有神秘色彩的日本武林人物!

他拥有惊天动地的攻击能力,不管陷入多少次死境,都能利用环境,获得胜利!并且,每一次胜利,每一次重生,都会让他变得更强大,更可怕!

日本武林中,有许许多多关于他的传说。

正在运功自疗的赵温志也是心中一震,上次他们遇到的直木乱太郎只不过是神奈川武林的底层人物,一个弃徒,跟圣斗士们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武功已非泛泛。那么,上档次的高手呢?

乙先生道:“第三个,来自英国,叫做贝克灵,英伦武林人士称呼他为‘不落剑客’。”

话音甫落,赵温志心中大震,倏地,他体内真气失控,错涌乱窜,横撞斜捣五脏六腑,全身疾涨欲炸,突然,头脑中“嗡”的一声,便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赵温志听到有人在叫:“赵先生,赵先生,赵庄主,赵庄主!”

赵温志悠悠醒来。

模模糊糊中,他看到一老一少,似曾相识。

那老妇人叫道:“赵庄主,你怎样了?”

赵温志想要提气,却发现体内气息紊乱无章,全身瘫软,连手都抬不起来,他勉力道:“送,送,送我回山庄。”

老妇人道:“好的。”

她对身边的少年说:“草根,我们扶庄主到大路。”

李草根点点头,跟老妇人一齐扶起赵温志,走到大道,叫来一辆马车,驶往海滨路。

不知过了多久,赵温志半梦半醒中,感觉体内错乱的条条气息逐步返归原位,股股内流渐渐步入正轨,疲惫的身躯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

他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床上,背后有人。

周龙和许山平正各出一掌,托按其背,运出真力压护震稳赵温志出岔的气流。

再过一刻钟,一切才恢复正常。

第二天,赵温志请李草根和他奶奶到房里坐,感谢几句后,赵温志问道:“小兄弟几岁了?”

李老太说:“十五岁了。”

赵温志道:“他的父母呢?”

李老太摇头说道:“不知道。他是我在一个垃圾堆里捡到的。以前,我也有自己的家,后来村子里发生瘟疫,家人和亲戚朋友都死了,我却没死掉,之后靠捡东西维持温饱。那一天,我捡到一个婴儿,随便起了个名字,叫草根。以前送他到学堂读过几年书,后来这孩子见我年老气衰,便不再去学堂,坚持跟着我。”

赵温志沉思一阵,缓缓道:“李老太,我的山庄需要一些女工,做些清洁工作,提供免费的住宿和伙食,也有一定的薪水。如果你愿意,可以加入。年纪大了,最好别像以前那样四处流动。”

他顿了顿道:“至于小兄弟,我可以送他到某个帮派,既学文化,也学武术。”

李老太心中欢喜,笑道:“那就好了。草根,快谢谢庄主。”

李草根道:“谢谢。”

赵温志微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李老太出去后,赵温志叫来管家,吩咐道:“李老太看上去自尊心很强,不给她工作,她会觉得白吃白住,心中不安。安排还是要安排,选轻一些的。”

管家道:“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