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八章 夜色温柔

第八章 夜色温柔

两个月过去了。

在这段期间,除了做些杂事、吸收文化知识外,李草根积极习武。内功方面,他练的是“韩逸学派”的“基石功”,外学方面习的是普通武术。武林中,一直流传着多种通俗武艺,几乎每个练武的人都学过,比如,太祖长拳、岳氏散手、九宫擒跌掌、鸳鸯连环腿、沾衣十八跌,还有十八般兵器的相关武艺等等等等。

这些日子里,赵温志来过一次,跟李草根简单聊了一下,又跟钱壮严碰面。赵温志问道:“他做得怎样?”

钱壮严道:“还可以,比以前开朗多了,性子随和,形象斯文,跟他人相处和睦。”

赵温志点点头,说道:“那就好了。”

一天,孙小强和李草根送货去山丽村,办完事时已经黄昏。他们在归途走一阵后,找了间客栈吃饭。

在较远的桌子,有一男一女正在喝酒。

那个男的四十来岁,身着华贵服饰。女的二十出头,长得秀气迷人,身上的一条白色连衣裙更为她增添几分魅力。

那个男的不停劝酒说:“小朱,你的酒量真是厉害,女中丈夫,我要称你为酒仙!来,再喝一杯!”

那朱姓女子已经有几分醉意,眼睛朦胧,神志有些糊涂,一顿一停地说道:“许、许老板,你、你想、灌醉我吗?我,我,我不怕。来,喝!”一口把杯中白酒倒入体内。

许老板(名字:许四路)立即拍手,翘起大拇指道:“厉害厉害!”

这边,李草根两人匆匆吃了饭,叫来一壶茶,低声闲聊。

李草根问道:“我们帮规中,有一条这样写着:任何韩逸学派中人,必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别人!你怎样看?”

孙小强道:“是啊,我们是武林有名的正派,行侠仗义是本分。但是,前提是力所能及。比如,你有能力帮助,却袖手旁观,这就不对了。但是,如果你看到一百个武艺高强的坏人在做恶事,自己冲出去只会增加无意义的牺牲,爱莫能助的情形下,可以选择不插手,如果附近有正义的强人,可以跑去告知,如果没有任何有用的法子,可以不做什么。”

他顿了顿道:“比如,你有两百万,面前有十个白血病患者,治好一人需要一百万,那你全部捐出来,救了两个就行了。然后,你已经没钱,力量已尽。即使看着另外八人在你眼前慢慢病死,也不用内疚。这就是力所能及。”

李草根默默点头。

孙小强道:“刚建立帮派时,只有行侠仗义,没有‘力所能及’四个字。导致有许多弟子在力量远远不够的情况下还冲出去打抱不平,不少人因此丧失性命,或断手残脚。那些人也有自己的家庭,死了,就带来严重的不幸,所以,后来加上这四个字。”

李草根道:“哦哦哦。”

孙小强道:“你以为那些讲古编故事的啊,里面的正派人,遇到不平就冲出去锄强扶弱,每次遇到危险、生死关头总有人出手相助,这是极大的误导。现实生活可不一样,我们以前,死了许多弟子,他们就是血的例子。所以说,做好事是应该的,但要力所能及。”

李草根点着头,道:“小强,你知道的真多。”

孙小强哈哈一笑,说道:“大部分但是长辈讲的,我只不过是转述。”

突然,咕咚一声,有人掉在地上。

原来那个朱姓女子(名字:朱桃冰)喝醉了,摔倒在地。

许四路眼中射出淫恶的光芒,脸上浮起邪奸笑容,叫道:“酒博士!”

店伙计立即跑近。

许四路道:“结账。”付了钱后,他抱扶着朱桃冰离开。

孙小强紧紧盯着,突然低声道:“我们跟去看看。”

李草根一怔,问道:“为什么?”

孙小强道:“师兄们跟我说过,有些雄性欲望强烈的男子,为了占有某些异性,经常设法把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灌醉,然后乘机做一些男女娱乐运动。”

李草根道:“啊,那可不行。”

孙小强道:“我们跟在他们后面,如果是送她回家,那就没事啦。”

李草根点头道:“嗯嗯嗯。”

许四路抱着朱桃冰,专找暗黑僻静小路走,嘴中不停说着甜言蜜语。过了一阵,来到一片草地。

天色已暗,只有空中一轮弯月放出淡淡温柔光芒。

许四路鬼鬼祟祟向周围扫望。

四周一片死寂。

许四路把朱桃冰轻轻放在草地上,贪婪地看着那娇丽诱人的脸蛋,说道:“小朱,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喜欢你,但你一直不受泡。做我的情妇吧!我爱你,我爱你的脸蛋,爱你的身材,爱你的曲线,爱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许四路慢慢紧靠,嘴巴凑近朱桃冰的脸……

当许四路正准备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时,有人在背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许四路心中一震,迅速转身,看到有两个少年人(李草根,孙小强)脸带微笑,正在亲切地望着他。

孙小强笑容和蔼,说道:“您好。”

许四路喝道:“干什么?”

孙小强微笑着,亲切地说:“这位先生,您好!我们路过此地,看到阁下正在为这位女孩子做人工呼吸,抱着学习观摩的态度,过来现场观看,先跟您打个招呼,以免唐突,请继续!”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对方继续。

许四路道:“荒唐!要学这个,去学堂学!”

突然,孙小强大叫一声:“表姐!”冲过去扶起朱桃冰,叫道:“表姐,原来是你!你怎么醉成这样子?我送你回家。”

朱桃冰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许四路喝道:“且慢!你说这是你的表姐,她姓什么?”

孙小强听过他们的交谈,便道:“她跟我一样,姓朱。”

许四路眼光一闪,又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孙小强微一迟疑,立即说道:“从小时候,我就叫她的花名‘小白鸽‘,她叫我‘小老虎’。一直这样叫,真名嘛,一时想不起来。”

许四路眼中射出怀疑的光芒,冷笑道:“既然是你表姐,怎么连名字也不知道?你认错人啦!”

孙小强道:“没认错。家族人多,许多亲戚都不记得名字,很正常啊。有的叫花名,有的叫小名,还有的叫二叔啊,三婶啊,哪记得这么多?比如你吧,你记得你奶奶叫什么名字吗?你记得你外婆叫什么名字吗?”

许四路一怔,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的确想不起来,从小就外婆外婆、奶奶奶奶地叫,谁来记得名字。

孙小强对李草根说:“来,帮我扶表姐回去。”

李草根应声道:“嗯!”走近过来。

许四路道:“好吧,相信你!那我们先送你表姐回湖里大道的朱宅,让她好好睡一觉。”

孙小强道:“是是是。不过,这位先生,你有事就先走吧,我们两个送她就行。”

李草根扶住朱桃冰的右边身子,道:“是啊,您先走吧。”

许四路笑道:“那辛苦你们了。”

突然啪啪两声,孙小强和李草根背部一阵剧痛,被远远打飞,重摔在草地上!

挣扎几下后,两人先后爬起。

许四路冷笑道:“小朱根本就不住湖里大道,也没什么所谓的朱宅,露馅了吧!乳臭未干的家伙,小小年纪,就想骗你爷爷我!简直就是拿着斧头在鲁班门前挥舞卖弄!笑得我连牙齿都掉光了!”

孙小强盯着他,道:“牙齿掉光可不好,现在种植一颗牙齿很贵的。”

许四路冷冷道:“还逞利嘴!看招!”

一招“推山摧海”,猛然击出!

孙小强一看,对方也是学过一些武术的,当下欺前一步,左手右手齐抬,瓦解对方攻势,跟着发出一记“双虎掏心”。这一招,两个手掌的攻击目标为敌人胸部,由于它独特的性质,所以禁止用来对付女性。

许四路身子一沉,左拳擂出!把孙小强逼退一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