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十五章 卿本佳人

第十五章 卿本佳人

那天晚些时候,大家路过东莞的一个小村子,便在村子里一间残旧但还算宽大的饭店打尖。

饭店很简陋,椅子桌子都褪色破缺,碗和盘子也没完好的。

叶秋铭道:“大伙将就吃点。”

那家饭店的店主是个矮胖的男性,四十多岁,身上的衣服沾满油渍,他既是店主,也是伙计,一切自己包。

叶秋铭扫望一眼,心知这小店没什么可选的,就说:“老板,先来一大壶茶水,几碗白饭,有瘦肉和鸡蛋吗?”

店主微笑道:“客官,瘦肉和鸡蛋都有。”

叶秋铭道:“那就来几盘瘦肉炒蛋吧!”

店主应道:“好的,马上就来。”先送上杯子和茶水。

那边有几个客人,一个叫道:“鲁老肥,我的菜呢?等半天了!”

鲁老肥是客人给店主起的外号。

听到叫声,店主连忙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马上来马上来!”

叶秋铭道:“店主,你先招呼他们吧。”

鲁老肥笑道:“谢谢谢谢。”当即加大炉火,抓起青菜扔入大鼎,洒落瘦肉,噼啪吧啦地炒起来。

很快,一盘香喷喷的肉丝辣菜就做成了。

那个客人尝了一口,赞道:“老肥,看你样子猥猥琐琐,菜肴却是做得靓丽香美,真令人不敢相信。”

鲁老肥笑道:“多谢夸奖。”

那人笑道:“等会再炒一盘给我!妈的!老肥,你的菜做得这么好吃,迟早胀破我的胃!”

鲁老肥哈哈笑道:“那我可赔不起。”

叶秋铭催促一声,道:“别顾着说话,快做菜吧!我们饿死了!”

鲁老肥忙道:“马上来!马上来!”取出一袋鸡蛋和一大块猪肉。

一个姓张的镖师问旁边的铁镖头道:“老铁,听说你昨晚去广州石牌吃酸菜鱼了,味道如何?”

铁镖头笑道:“太好吃了!我娘也喜欢做酸菜鱼,只不过,味道一般般,比昨晚的差多了。”

张镖师笑道:“这话千万不能在母亲面前说。你听说过吗,有个女儿出远门回家,说妈妈做的菜比外面差多了,母亲听了之后非常郁闷,最后还一病不起。天下人都能嫌弃自己的饭菜,但若是自己的孩子不喜欢,那可是重大的打击!”

铁镖头哈哈笑道:“我明白的。再说,除了酸菜鱼,我娘做的其他菜,都是独一无二的!”

张镖师笑道:“那回到潮州后,我要马上去串门,品尝一番!”

铁镖头笑道:“欢迎欢迎!”

这时,外面走来一群人,他们大多数长相奇特,是异国人士。

其中一个紫衣男子快步走近,把一张大白纸贴在饭店木门门楣上。

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出店者死!

店里的人尽皆心中一震!

跟着,有个汉子把一张太师椅摆在店门外五米处,毕恭毕敬地说道:“大护法,请坐!”

一个锦衣男子轻飘飘走近,悠悠坐下。

那人大约二十七岁,帅气文雅。

贴纸的紫衣汉子对店里的人喊道:“各位,我们是巴比伦国‘森林玄派’的高士,来此办事!在处理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店!否则格杀勿论!”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脸上变色!

叶秋铭更是耸然动容!他知道巴比伦国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国内最大的帮派叫做“森林玄派”。掌门人本是中土人士,不知为何流浪到巴比伦国,也不知从哪学得一身惊世骇俗的武艺,创建了“森林玄派”。这个人叫做南宫斯文,他的外号叫“森林玄圣”,自称“天下武功第一”,“天下第一高手”!

许多武林高人自然没把这种自吹自擂放在心上。那南宫斯文艺成以来,从未离开过巴比伦,也没会过他国高手,若说巴比伦武功第一,估计还可信,说到天下第一,那就有些不切实际了。

然而,“森林玄派”有门人到世界上走动,个别弟子的武艺确实出类拔萃,徒弟如此,师傅估计也是非常厉害!所以,不少人还是对这个南宫斯文、森林玄派大是忌惮。

另外,他名叫斯文,却娶了一百个美女做老婆。于是,有的人在背后取笑他说:“名符其实,斯文二字,太贴切了。斯文是斯文,斯文败类,斯文扫地。”

叶秋铭想不到这群人突然来到广东,而且,看情形来者不善。

很快,叶秋铭就知道麻烦是怎么来的。

那个紫衣人右手摆向锦衣青年道:“这位是我们的大护法宋罕旗,天下第二高手!本派掌门人森林玄圣是天下第一高手!你们有幸见到我们大护法,那是一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宋罕旗微微笑着。

有两个人从后面走前,一个说道:“大护法,就是他们!韩逸学派的门徒!”

叶秋铭等人心中一震,那两人居然就是牛耕和牛腊。

宋罕旗脸带微笑,道:“好,你把事情的经过再说一遍!”

牛耕道:“是!那天,我和牛腊兄弟在一间客栈吃饭,这群人也在那里。我说:‘阿腊,能被大护法收纳为弟子,真是三生荣幸啊!森林玄派是世界第一大帮派,以后走到哪里,都不会受人欺负。’这个时候,那个叫叶秋铭的冷笑一声。我看了他一眼,没在意,又说:‘森林玄圣武功登峰造极,大护法也是绝世超伦,若是能学得一招半式,我们兄弟倆受用终身!’那个叶秋铭又冷笑一声。这一次,我就盯着他,问道:‘阁下冷笑是什么意思?’那叶秋铭冷冷说:‘森林玄圣坐井观天,自吹自擂,若是遇到我这类真正的高手,两三下就打得他脸青鼻肿!’我们兄弟倆一听就忍不住了。他若是骂我们,也就算了。毕竟,乡下人没见识,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但是,辱骂玄圣,那可不一样。我当即发怒道:‘阁下说话最好客气点!否则,别怪我们无礼!’那叶秋铭蛮横得很,当即喝道:‘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们管得着吗?’接着又出言不逊,乱七八糟地讥讽本派!我和牛腊忍无可忍,被迫出手,想要教训他一番!但是,他们总共有七十二人,一起围攻我们。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两个对阵七十二人,终于寡不敌众,落败逃走!大护法,你要为我们出头啊!”

镖师一干人等听他胡说八道,颠倒是非,个个怒火中烧!

李草根和孙小强更是震撼,暗想:“这就是所谓的‘颠倒是非’吧。原来,语言可以把一件错的事改得如此道理十足。将来若有机会做领导,一定要紧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八个字。不能太相信个别人说的话,哪怕是自己的心腹亲信。‘听到的真相‘和‘实际的真相’居然可以如此不同!”

宋罕旗脸带微笑听完这段话,他甚有风度地抬头看了看叶秋铭,问道:“阁下便是叶秋铭先生吧?你对这件事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秋铭大声道:“有!这个人一派胡言,每一句都不是真话!”

此时,有个客人吃完饭,放了钱在桌子上,匆匆出门。他见情况不对,很快会打起来,马上选择三十六计的最后一招:走为上计。那人身着劲装,脚步轻捷,看上去武术根底不弱。只见他大步行到大门口,左脚先跨出门槛,右脚正待跟上,倏地,宋罕旗左手似乎轻轻一挥,衣袖之风流云般卷出!

那人惨呼一声,整个人陡然跃起,又直直摔落!砰!重重坠落在地,当场晕了过去。

宋罕旗如此轻描淡写地挥摆,一个衣袖之风居然有如此威力,在场之人个个大惊失色!

叶秋铭脸色铁青,眼中忧虑更深,暗道:“这大护法的武功真是高得离奇!”

牛耕狐假虎威,喝道:“这家伙没长眼睛吗?出店者死!幸亏他只踏出一只脚,否则,马上粉身碎骨!”

宋罕旗仍然风度翩翩,看着叶秋铭,微笑道:“刚才你的意思是:我的弟子牛耕在说谎?”

叶秋铭定了定神,道:“是的。”

宋罕旗微笑道:“我这个人最民主,做事最公道!来,你有什么想申辩的,说出来!”

叶秋铭道:“好!”当下把那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出来。

在讲到一半时,牛耕说:“你乱说……”

宋罕旗淡淡道:“不准插嘴。”

牛耕心中一惊,不敢再插口,他对这个大护法很害怕。

只听叶秋铭道:“这就是真相。”

宋罕旗点了点头,道:“你们两边说的完全不同,南辕北辙。”

他闭上眼睛静思一会,缓缓张开双目,盯着叶秋铭道:“首先,我们森林玄派不缺钱,他们虽然加入不久,但钱的问题不是问题,何况,本派是禁止抢劫偷窃的。所以,结论就是:你在撒谎!”

叶秋铭脸色一变!

其实,听了双方的讲述后,宋罕旗已经知道叶秋铭说的才是真相,但他为人最是护短,又负才任气,自己收的弟子受辱,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会出头。那“森林玄派”任何入门五年以上的门人都有权收弟子,牛耕和牛腊是两个月前才进入的,虽然上面每月都有发钱,但他们好赌,那次输了之后,便想从韩逸镖车弄些钱,由于门规禁止抢劫,所以当时不敢亮出身份,以免他日传到上级耳中。

叶秋铭道:“请你相信我!”

宋罕旗手一挥,道:“不用多说了!你的话根本没有一丝可信之处!森林玄派的门人,个个是世外高人,超凡脱俗!无论去到那里,所有的人都敬若神明!假如手头偶尔紧缺,只要随便说一声,大伙立即争先恐后送钱上来,没钱的也马上变卖家产凑出钱来,若是被我们笑纳,他们都深感荣幸,至少开心得一个月睡不着觉!哪有说要沦落做强盗的?你这样讲,不但侮辱了他们,还侮辱了整个森林玄派!”

叶秋铭听宋罕旗越说越离谱,好像突然间神经错乱整个人疯了,心头又怒又急!

宋罕旗道:“韩逸学派的是吗?你居然敢看不起我们的功夫。好吧,只要你们其中任何一人能接得住我十招,这件事就算了!否则,个个要留下一只右手!”

此言一出,韩逸众人面色惨变!

叶秋铭脸色苍白,刚才见了宋罕旗那诡异奇猛的出手,他已经知道对方非常可怕,十招是绝不可能的。

除了行镖一干人,饭店里还有几个顾客,此时,一个客人站起来,看着宋罕旗,怯生生地说道:“这位大侠,我们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能不能先走?”

宋罕旗微笑不答。

牛耕喝道:“你们没看到纸上写的字吗?乖乖坐在那里,不要乱动,就能保命!”

那人被他一喝,吃了一惊,慌忙坐下。

宋罕旗盯着叶秋铭道:“怎么说?若是不敢,马上自断一臂!”

形势所逼,叶秋铭只得硬着头皮走前两步,抱拳道:“那本人就来领教一下先生的绝学。”

他说话底气不足,心知自己绝对不可能挡住那奇诡霸道的攻击。

宋罕旗淡淡一笑,身不离椅,道:“好!”轻轻地挥出袖子!

叶秋铭见他的动作跟刚才一模一样,急忙向左闪跃!由于心情慌张,他没想起这里是饭店,摆满桌椅,不方便游斗。砰砰,咚咚,锵锵……

叶秋铭撞倒旁边桌子,桌上饭菜摔跌得满地都是,他自己也摔了一跤,但迅速左手往地面一拍,身子直立而起。

森林玄派的人见他避得狼狈,纷纷放声大笑,讥讽嘲弄之声更是此起彼伏:“好一个狗吃屎!哈哈哈……这就是韩逸绝学‘饿狗扑屎’,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哈哈哈……大护法还没发功,只是做个姿势,他就吓得连底裤都掉了!哈哈哈……韩逸绝学,真是大开眼界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