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十九章 深圳花茶

第十九章 深圳花茶

汪松塔走后,袁大狼和辛大刀迅捷取出一个麻袋,装入尸体,提起离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显然是做贯这类事。

李草根感到很寒冷,这不是普通的江湖仇杀,这是一种血腥的刺杀、残酷的处决!难道有的人天生就是刽子手?对他们来说,屠杀别人跟宰杀猪狗并没分别。

在这个过程中,李草根一直躲在岩石后悄悄望着,呼吸声压得很低,看到那血腥的一幕时,他体内气血翻滚,心情大受震动,整整过了一刻钟,心情才总算平息下来。

李草根对自己说:“忘记吧,把它忘记!”他甩甩头,竭力把那一幕从大脑删除,接着,大踏步离开莲花谷。

那天晚上,李草根住在一家叫“廉价屋子”的客栈,翌日,他到广场游玩。

许多摊子摆在广场,车马川流不息,游人络绎不绝,到处是一片热闹景象。

李草根走近一个小烤摊坐下,道:“老板,给我一碟新疆羊肉串和一杯甘蔗水。”

那个摊主应了一声,不到一刻钟就送上食物。

李草根闻了闻,赞道:“好香!”品尝起来。

在他旁边,各式各样的人或站或坐,闲聊说笑。

甲先生道:“小王,听说你最近结婚了?”

乙先生道:“是啊,结了。”

甲先生道:“感觉怎样?”

乙先生道:“还不是那样,平平淡淡。”

甲先生道:“哦,看来美好的新婚性生活并没有让你感到满意。”

乙先生慌忙笑道:“别,别,别这样说……”

……

丙先生正在大口抽烟,手上的那个烟斗长约一尺,泛着绿光。

丁先生道:“老丙,怎么跑到这里抽烟了?”

丙先生道:“不敢在家抽,上次,大夫检查我小孩,发现整个肺都变黑了,原因就是抽了我的二手烟。所以现在想抽烟只能跑到外面抽,不敢在家里。你不抽烟,没这种烦恼。”

丁先生笑道:“哈哈哈哈。不过,有时我想不通这个世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自残?抽烟,浪费金钱、伤害自己身体、导致肺部变黑。他的家人、朋友、特别是小孩子,都会受到严重伤害,是损人利己的大坏事,母猪也不会做这样愚蠢的事,为什么他们还做?”

丙先生叹气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脑残的世界。”

丁先生道:“现在许多门派的一把手位置竞争激烈,谁的生活作风更正派谁在竞争中就更有优势。时代不同了,人们的文化水平提高,不抽烟不喝酒是上流人士的特征之一,同时也是必备要求。”

丙先生叹息道:“看来我也要戒烟了,否则融入不了世界。”

丁先生道:“你抽的是哪个地方的烟草?”

丙先生道:“海外的也有,本土的也抽。”

丁先生道:“现在许多烟草抽了后,会导致苍老加快。你认识‘湖绿店’的双胞胎吧?”

丙先生道:“知道。两兄弟,三十五岁,一个抽烟一个不抽。不抽的那个没什么,经常抽烟的那个看上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丁先生道:“还有‘里呀厝’的那对年轻双胞胎姐妹,抽烟的那个,怎么看都不像二十五岁,已经很残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常年在黄色场所工作,整个人被折磨得残花败柳。谁知道,那是烟草在折磨她!”

……

有一个长得还算秀丽的女人和她母亲正在争论。

那老妇人道:“女儿,你今年都三十三岁了,就降低择偶要求,找个人嫁了吧!妈妈等得不耐烦啦!”

大龄女子道:“这种事怎么能急呢?慢慢找。”

老妇人生气道:“你从十八岁就开始挑,都挑了十几年了!再等下去,过了生育年龄,就算结了婚,也生不出孩子,有个屁用!”

大龄剩女道:“我也不想,但实在没遇到好的嘛。”

老妇人道:“王先生不好吗?家境富裕,前途无量。”

大龄剩女道:“他长得不够高。我要那种至少高我十五厘米以上的。”

老妇人道:“林先生呢?”

大龄剩女道:“他人长得不错,但是财富不合格。”

老妇人道:“李先生呢?”

大龄剩女道:“他有钱有势,也有高度,但是不够帅,还有些肥胖,跟他走在一块,我感到没面子。”

老妇人道:“那吕先生呢?”

大龄剩女道:“他太老了,都四十了。我最多只能接受大我三岁的,否则言语无法沟通,有代沟。”

老妇人道:“那黎先生呢?”

大龄剩女道:“他很优秀,但是性格不合格,不够温柔体贴。”

老妇人道:“呸!这么挑剔,世界上还有男人能被你看上吗?闺女,你也就是有几分姿色而已,并非公主,条件不能太离谱。”

大龄剩女道:“总之,我是不会为结婚而结婚的,宁缺毋滥。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最完美的人正在等着我。”

老妇人道:“呸!这是十几岁无知少女做的梦!你现在已经过了三十,都是中年妇女了,还想入非非!

大龄剩女道:“我不跟你聊了。”她慢慢转过身走开,道:“我相信,有最完美的另一半正在等着我。三十等不到,四十岁肯定等到。四十等不到,五十岁一定等到……”

越走越远。

老妇人怒吼道:“你这个不听话不孝顺的女人!三十多岁还不结婚,你是要做妖精啊你!我真是倒霉,养了你这样一只妖怪!……”

……

一个二十岁的少年跟长辈在聊。

长辈道:“最近做什么呢?”

少年道:“我最近经常去一些荒山野岭翻找,许多奇侠就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遭逢奇遇,获得绝世武林秘籍,突然之间练成绝世武功,成为绝顶高手!所以,我经常徘徊于这些地方。”

长辈生气道:“你就是正经事不做,老是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说到钱,就说要找个富婆,一下子致富。说到武艺,就想着有奇遇,一下子成为人上人。在你的脑子里,除了浮躁,就是性急,除了性急,就是白日梦。”

少年道:“这不是白日梦,先人们都走过了,他们是好的榜样。”

长辈道:“那些奇遇,几百年来几百亿人中只有极少数、极少数人遭逢,概率低于二十亿分之一。你天天追寻这种微乎其微的运气,太不切实际了。做人,无论是金钱还是事业,名声还是武艺,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滴一点积累的,哪有像你这样,总想着一步登天。”

少年道:“那是你那个时代的人的看法。我属于浮躁的一代,我们追求一步登天!一百年太久,片刻就要!你不用天天唠唠叨叨了,说不定过几天,我时来运转,突然间泡到一个富婆,就成了亿万富翁,那时候,无论去到那里,个个当我是神一样拜!跟着连逢奇遇,成为武林大豪杰,超级大高手,别人遇到我个个要跟我握手说:‘请多关照!请多关照!’总之一句话:我要一步登天!”

长辈喘气道:“我、我、我不行了……不说了,再说……我就心脏病突发死亡了。女的幻想豪门,男的浮躁求捷,都是旁门左道……”

……

李草根吃完后离开,走到一个骰子赌摊,有十几个人围在那里,庄家正在跟一个女子对赌。

那个女子二十二岁,名叫花柔媚,长得漂亮迷人,在她手边,堆着不少钱票子。只听庄家叫道:“买定离手!”他把三个骰子掷到瓷碗里,骰子骨碌碌翻转滚动。

只听庄家道:“一二三,六点小!”立即把前面的钱票抓走。

花柔媚叹了一口气,道:“今天运气真不怎样。”

一个站在李草根旁边的汉子低声对伙伴说:“波霸今天输了十几万了吧?”他的伙伴道:“嗯,她的赌运跟她的丰满成反比。”

李草根忍不住瞧向花柔媚,发现她的上身的确很丰满,比常人大出一倍不止,再加上紧衣秀身,更显露她的雌性魅力。

赌博进行着,花柔媚接连输了几把,钱票子在萎缩。

这一次,她押了三万。

庄家松手,骰子就在大碗里滚动!

花柔媚高喊:“我要大!”

这时,李草根被附近的烟味呛到,忍不住咳嗽几声。

三颗骰子先后停下,三个五。

花柔媚大喜,叫道:“我赢了!”高举双手乱挥!

庄家缓缓捡起骰子,道:“下注!”

花柔媚抬起头,环视众人道:“刚才谁咳嗽?”

李草根怔了怔,举起右手,道:“我。”

花柔媚脸上露出动人的微笑,道:“原来是你啊,靓仔,过来过来。”招了招手。

李草根微微一愣,走了过去。

花柔媚立即紧紧抓住李草根手臂,拉近他,道:“靠近点。”

李草根道:“有什么事?”

花柔媚道:“庄家,这一把,让这个靓仔来掷骰子,没问题吧?”

庄家淡淡道:“可以,花姑娘想怎么赌都行。”

李草根马上抗议:“不行,我不会!”

花柔媚柔声道:“什么不会?不就是往碗里一扔吗?这么简单的动作谁不会?”

李草根道:“万一输了,怎么办?”

花柔媚笑道:“今天我一直输,你一咳嗽我就赢,你带给我好运,我相信你。再说,输了,我也不会怪你。”

李草根道:“可是……”

花柔媚把娇嫩身躯贴紧李草根,柔声撒娇道:“帮帮忙嘛。我是女孩子,需要帮助,你怎么忍心拒绝?”

李草根一愣,眼珠子转动几下,道:“好吧。不过,输赢我不负责。”

花柔媚喜道:“这才是男子汉!”

她看着庄家说:“这把我全押了!”

庄家吃了一惊,脱口道:“那可是二十多万!”

花柔媚嫣然一笑,道:“是的!我会一把,把今天输的全部赢回来!你怕了?”

庄家脸色铁青,道:“来就来!谁怕了?”

花柔媚看着李草根道:“扔吧。扔个大的,最好是三个六!”

李草根缓缓抓起三个骰子,突然他发现,周围的人都很紧张,呼吸加速,虽然不是他们的钱,但毕竟金额巨大!

这种紧张状态立即影响李草根,这个少年也开始呼吸急促,双手微微颤抖。

花柔媚鼓励他,笑道:“别想太多,扔吧!”

李草根点了点头,暗道:“管他呢?我闭着眼睛一扔,输赢跟我无关!”打定主意,立即举高右手。

庄家开始流下汗水,他抽出一条毛巾,揉擦脸部,眼睛有些发红。

花柔媚却若无其事,笑眯眯地等着。

眼看李草根就要掷下骰子,花柔媚突然道:“且慢。”

李草根张开眼睛,道:“怎么?”

花柔媚抓着李草根的右手,樱桃小嘴凑近,在李草根的手掌背深深吻了一下。

李草根心中一震,惊道:“你——”

花柔媚笑道:“可以了。”

李草根不再多讲,随手扔下。

骰子立即在大碗里骨碌碌翻腾滚动。

不少人叫起来道:“要大!大!大!”

花柔媚也紧张起来,一只右臂抱紧李草根,越紧张,抱得越紧。

庄家手握拳头,握得很紧很紧!

李草根睁大双目,感到越来越窒息,好紧张!

转动声渐息,骰子终于停下。

三个六!

四下动容,个个爆声大叫:“啊——大——”

同一时间,庄家狠狠捶了一下桌子,吼道:“他妈的!”

花柔媚大喜跳起,突然张开双手,紧紧拥抱李草根,在他脸颊拼命狂吻。

李草根把头侧开,道:“别太激动!”

花柔媚格格大笑一阵,她看着庄家笑道:“我不赌了,今天到此为止!可以吧?”

庄家擦了擦汗,脸色苍白,道:“这是花姑娘的自由。”

花柔媚呵呵笑着,把钱票子全部装入一个名贵布包里,拉着李草根的手,道:“跟我走吧。”

李草根一愣,道:“去哪?”

花柔媚笑道:“走吧!”

李草根无奈,跟着她去。

两个人进入一间高级豪华的大客栈,“珏品客栈”,上了楼,走入一间大客房,里面装饰得金碧辉煌。

花柔媚拉着李草根行入,然后关起门。

李草根道:“你带我来这干什么呢?”

花柔媚格格大笑,道:“你帮我赢了大钱,想请你好好吃一顿。”

李草根摇摇头,道:“不用这样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花柔媚为李草根倒了杯茶,递给他,道:“来,喝茶!这是我自己用茉莉花所制的绿茶,只请看得顺眼的人喝。许多人花几十万想喝这杯花茶,我还不答应呢。”

李草根双手接过,谨慎小心地喝下,赞道:“啊!真好喝!”

花柔媚笑道:“是吗?那多喝几杯。”一边说着,一边为这个少年又斟了一杯。

李草根也不客气,举杯便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