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二十三章 丹霞赏景

第二十三章 丹霞赏景

婚礼进行顺利而美妙,全场喜气洋洋。

小丽看到谢潇峰和吕贤铭为了争夺郭香菊闹得很凶,便劝解道:“感情要顺其自然,这种事不能急。先做朋友,多接触,多了解,再进一步发展。我跟丈夫十五岁认识,刚开始也不过是普通朋友,因为有缘,才走到今天。”

谢潇峰和吕贤铭接受调解,决定收起争锋相对,不再造谣诬蔑,恶意中伤,先跟郭香菊做普通朋友。

那天晚上,四个伙伴在李草根的房子里喝乌龙茶。

孙小强道:“草根,最近武功练得怎样?”

李草根道:“一直在努力。”

谢潇峰道:“我们的武功,数你最高。上面批准了许多高等绝学给你,别人可没有。”

吕贤铭道:“是啊,不知为何,你获得了这种特权。我听说,你是建派近千年来,第八个得到‘特许通学’的门人。现在,你身上有二十多种绝艺了吧?”

李草根摇头道:“贪多不好,我现在专攻一种,其他是辅修,十八般武艺都有复习,它们各有各的妙用。”

孙小强道:“我们有几天假,明天去韶关丹霞山玩吧。”

他看着李草根道:“别扫兴!路上也可练武。”

李草根本想留在笔架山学习,听了此话,不便拒绝,便点了点头。

次日,四人大清早便起床,雇了一辆大马车驶往韶关,一个半时辰后到达目的地。

丹霞山由许多顶平身陡麓缓的红色砂砾岩石构成,“色如渥丹,灿若明霞”。

李草根四人望去,皆感心荡神摇。

丹山碧水,相互映照,优美的景色令人深深沉醉!

众人边攀登边赏景,沿途游人稀少,更加心旷神怡。到了山顶,突然,谢潇峰道:“看,那是‘百兵铁铺’的秋嫩瑶。我以前在一次集会上,远远见过她一面。”

孙小强几人立即转头望去,看到一个超尘拔俗的貌美少女婀娜多姿地站在西面,眺望远方。她身穿白色纱衣,给人澄澈透明之感,乌黑靓丽的秀发轻轻披洒于身,一路走低,飘逸灵动,清新柔雅。雪白的脸庞,柔嫩的肌肤,双眉如画,双眸若星,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纯纯的,嫩嫩的,柔柔的,羞羞的,一朵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这个少女正是潮汕地区的兵器世家“百兵铁铺”掌门人的千金秋嫩瑶,十九岁,身高一米六九,十四岁时跟母亲移居法国,连续三次获得巴黎选美大赛的冠军,专家评论:“脸孔身材气质,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是旷世少有的美人!”

秋嫩瑶,她的美跟其它美女的美不一样,是一种纯洁的美,娇嫩的美,纤弱的美。她不让人感到性感诱惑,只是让人有一种很想保护她的感觉,就好像她是一只弱小、无助、孤独的可怜小绵羊,让人一见之下就产生一种要尽一切力量保护她、爱护她、使她不受欺负,使她不受伤害。

此时空中烟雾薄薄,她的美妙倩影似乎随风飘浮,更加显得“非尘世之物”。

孙小强道:“哇哇哇,闻名不如见面!真是人间绝色!”

谢潇峰道:“嗯嗯嗯,真好看。”

吕贤铭和李草根感触和反应没有他们的大,只是微笑着。

孙小强道:“我们过去搭讪几句吧。”

这时,有两个人快步奔来,一个是中年汉子,一个是紫衣少女。

他们奔近叫道:“小姐!”

秋嫩瑶风情万种地转身,脸上浮起亲切迷人的微笑,道:“刘大哥,小孙,买到了吗?”

那紫衣少女小孙道:“小姐!不好意思!我本来要直接去‘美贵市场’的,但刘大哥坚持说先完成送信任务。送完信再去时,三瓶‘晒美露’已经全部卖光了!”说完看向了老刘。

刘大哥,刘葡发道:“小姐,掌门交代一定要尽早把信送到吴掌柜手中,所以,我……”

秋嫩瑶轻轻笑道:“刘大哥,你忠心耿耿,我心里尊重你。只是,这‘晒美露’对我非常重要,这几天出来玩,常晒太阳,只有这种美容奇物才能防止皮肤变黑,你本来应该想到的。”

她的声音特别悦耳动听,令人听来大感舒服。

刘葡发道:“小姐,我……”

秋嫩瑶道:“本来呢,你要先送信也可以,让小孙自己一人去市场买东西便行了。嗯,你一定是担心人生地不熟,怕她出事,所以才不肯。毕竟,她是你的侄女。”

刘葡发道:“小姐,这件事我的确处理得不太妥当,我不该顾虑太多的,导致没买到那东西。”

冰清玉洁的秋嫩瑶嫣然一笑,清纯白净的娇容更加美丽动人,她柔声道:“刘大哥,你这样子,可害苦我的皮肤了。”

讲到这里,李草根等人都听明白了,秋嫩瑶吩咐下人去买东西,美容护肤类的,但是由于先去送信所以没有买到。

刘葡发抬头看着秋嫩瑶,道:“小姐,你说得对。以后我会注意的。”

秋嫩瑶轻轻叹息一下,道:“你知道吗,我有一点生气了。”

清风凉爽,秋嫩瑶那超凡脱俗的天使气质在清风中更加显得出类拔萃,无与伦比。

只见秋嫩瑶圣洁高贵的脸颊开始转白,跟着,她看着刘葡发,骤然破口大骂道:“你他奶奶的王八犊子!我操!你老娘我怎么交代你的!我说:‘晒美露优先处理!’你却当我说的话是放屁!气死我了!我干你娘!操你老母!你奶奶个熊!信不信我切下你的小鸡鸡炖汤!把你老娘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他妈的!大傻逼!大笨蛋!人渣!社会败类!人间垃圾!我操!我吊!我靠!”

秋嫩瑶的破口大骂让李草根四人大惊失色!大感诧异!大为震惊!

他们深深地受到震撼!

从第一眼开始,秋嫩瑶在他们心中就是一个气质非凡、优雅大方的上等美女。端庄,贤淑,纯洁,高贵,清新,优雅。

但是,突然之间,一百八十度转变!只听她口中不断吐出污言秽语,肮脏龌龊,简直就是一个粗鲁的市井俚人!

秋嫩瑶这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若是由一个市井混混骂出来,别人不会觉得有何异常。但是从一个形象如此高贵柔雅、娇嫩纯洁的妙龄少女口中吐出来,那就是惊世骇俗的异事!

如此粗俗,如此鄙俚,如此污秽,如此龌龊,如此凶狠,如此悍恶!

秋嫩瑶骂得噼里啪啦,足足吐喷了一刻钟,才停歇下来。

李草根几个人站在数丈外,张大嘴巴,瞪圆双眼,愕然万分。四人犹如被点中穴道,僵硬冻结,下巴直直垂落,差不多要掉下来!

秋嫩瑶感到怨气已经消退,人爽了,便收起那凶悍的模样,再次露出优雅纯真的微笑,跟着,转过头来,向李草根四人点点头。

这四尊“石像”才有了人气,容颜僵硬着,勉力回礼式的点点头。

又等了一会,谢潇峰向前移动,李草根三人见状也跟在后面。

谢潇峰抱拳道:“秋姑娘,在下谢潇峰,韩逸学派弟子,不知道你有没印象?”

秋嫩瑶脸上浮现醉人的笑容,露出那洁白动人的牙齿,道:“原来是谢少侠。这几位是?”她并没有回答谢潇峰的问题。

孙小强和吕贤铭都做了自我介绍。

李草根抱拳道:“在下李草根,韩逸门人,请多关照!”

秋嫩瑶突然伸出双手握住李草根两臂,道:“啊!你就是李草根啊!”

李草根愣了愣,道:“是我。你知道有我这样一号人物?”

秋嫩瑶格格笑道:“嗯嗯嗯,韩逸学派的有名少侠,你还救过我的朋友呢。”

李草根有些迷糊,问道:“哦,你的朋友?”

秋嫩瑶笑道:“张靓娜,杨中堂想占她便宜,你出拳打发他!”

李草根恍然道:“啊!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身材凹凸有致,曲线优美迷人的女孩子。哦哦哦,想起来了。”

孙小强三人立即抬头望上,幻想着,同时不断点头道:“哦哦哦,不错不错。”

秋嫩瑶怔了怔,看着孙小强几人,道:“你们又没有见过她真人那凹凸有致的优美身材,哦什么哦?”

孙小强道:“管他呢!听到这样的描述,总要在脑海里意淫一番才行。”

谢潇峰和吕贤铭也赞同,眼光闪动,抬头用心推思,还在努力利用自己的想象力,用心智之笔,在脑海里描画张靓娜的样子——凹凸优美——玲珑可爱,一边自语道:“哦哦哦,好身材!好曲线!”

秋嫩瑶看着李草根,道,“你们住在哪?”

李草根道:“我们早上才来,还没订房。”

秋嫩瑶道:“那么住山脚下的‘树林客栈’吧。我每次来都住那里,房间不错,干净卫生。”

李草根道:“是吗?回头去看看。”

秋嫩瑶拉着李草根的手臂,道:“走!我们两个先回去,我对你很感兴趣,有话对你说。”也不等李草根回答,拉着他就往山下走,同时对剩下的人挥挥手,道:“你们慢慢欣赏风景,晚点到客栈找我们。”

刘葡发和小孙唯唯诺诺,孙小强三人却有些不知所措。

却说秋嫩瑶挽着李草根的右臂,一边走着,一边询问他各种问题,兴趣、武功、文化、家人、朋友等等等等。

李草根耐心地回答。

秋嫩瑶非常感兴趣,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突然,她道:“风怡纯小妹,以前是你的情人,是吧?”

李草根怔了怔,道:“我和她是好朋友,至于情感嘛……。”停顿下来,觉得这件事没必要说太多。

秋嫩瑶道:“她被父亲送去拉丁美洲留学,不知多少年才回来,可能在外面结婚生子。”

李草根没有任何反应。

秋嫩瑶看着李草根道:“要不,我做你的女朋友,怎么样?”

李草根没有回答,表情依旧。

秋嫩瑶一呆,道:“怎么了?不行吗?”

李草根道:“为什么要做我的女朋友?”

秋嫩瑶格格笑道:“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而且前途无量,才华横溢,在韩逸学派这样的大集体里,受人瞩目。我今天见到你,跟我想象中的样子差不多,很喜欢,一见钟情,就表白了。”

李草根淡淡道:“不愧是在浪漫之都巴黎呆过的,巴黎式的罗曼蒂克。”

秋嫩瑶格格笑道:“是吗?我不想太被动,太含蓄,直接表白了,怎么样?”

李草根抬头看着远方花草,没有回答。

秋嫩瑶道:“你不喜欢我吗?我做你的情人不好吗?”

李草根道:“你来韶关,准备玩几天?”

秋嫩瑶道:“四五天吧。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

李草根道:“我不想谈这个话题。”

秋嫩瑶道,“为什么?”

李草根道:“没什么可说的。”

秋嫩瑶道,“奇怪耶,你怎么这样讲?”

李草根转头瞧了她一眼,道:“扯这样的弥天大谎,到底是为了什么?”

秋嫩瑶奇道:“我撒谎?我撒什么谎了?”

李草根道:“你我今天第一次见面,就说喜欢我,还赞我才华横溢什么的。我又不是那种自恋成狂的人,自己那点成就除了努力之外,运气成分也不少。你这样捧我,还说一见钟情,这种话谁会相信?”

秋嫩瑶笑得身摇腰颤,道:“别这么自卑吗?”

李草根道:“我不是自卑,是有自知自明。那点成就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秋嫩瑶笑道:“好吧,其实,我这个人说话有时略显夸张,有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那就讲理智点的吧,我对你有一点点好感,你的样子我看着也挺舒服的,以后想多跟你接触,这样说可以吧?”

李草根瞧了瞧她。

秋嫩瑶道:“你别以为我言语夸张,就是生活放荡,跟你说实话,我还没交过男朋友,虽然有许多男的围在我身边,有时也会跟其中的个别人约会,但是都只是很浅的交往。”

李草根淡淡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的。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再说——”

他犹豫一下,道:“你骂起人那么凶……”

秋嫩瑶格格笑道:“那我以后不骂人了,好吧?我从小就被所有的人宠爱着,性子有时不太好。慢慢改。我为你改。”

李草根淡淡道:“你不用这么说,我也没这种力量能令你改变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就行。”

又过一会儿,两个人到了山脚下的“树林客栈”,坐到窗口附近的桌子。

秋嫩瑶紧紧挨着李草根,看着他说道:“叫酒喝吧!”

李草根摇头道:“我不喝酒。”

秋嫩瑶奇道:“你是武林中人,怎么不喝酒?”

李草根道:“谁说武林中人就要喝酒?那是老式武林人物,开口闭口就喝酒。时代不同了。”

秋嫩瑶不停点头道:“说得对!说得对!时代的确不同了。人们的文化水平极大提高,现在个个提倡‘绿色生活,文明生活’。黄赌毒烟酒,这五种流毒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她搂着李草根的右臂,嫣然笑道:“你是不是五毒不侵?”

李草根淡淡道:“不光是我,所有韩逸学派的人,不,几乎所有的武林人士,现在都不碰这些了。这几年,亚洲有一个武林团体,由年轻的知识分子组成,提倡‘绿色健康生活’,宣传力度越来越大,有力地引导人们向健康生活方式前进。”

秋嫩瑶格格笑道:“我在欧洲度过多年,喜欢上喝酒。这样吧,你喝茶,我喝酒。”

李草根点了点头,对店伙计要了一大杯绿茶,十文钱。

店伙计看着秋嫩瑶,道:“姑娘,你要什么?”

秋嫩瑶先看着李草根,问道:“你请客吗?”

李草根道:“行。”

秋嫩瑶望向伙计,道:“店里有洋酒吗?”

伙计笑道:“有啊!西洋红酒。”

秋嫩瑶笑道:“有几等?”

伙计道:“有三品。第一品最贵,八百文。第二品,五百文。第三品,两百文。”

秋嫩瑶笑道:“好,给我来一坛一品洋酒。”

伙计笑了,正想开口,突然李草根道:“且慢!”

秋嫩瑶一愣,道:“怎么?”

李草根道:“是我请客的。我的预算是一百文之内。”

秋嫩瑶格格笑道:“别这样说嘛。”

伙计也笑道:“这位客官真幽默,跟这样美丽的女朋友出来约会,还计较这点钱吗?”

秋嫩瑶也大笑道:“是啊。其他男孩子跟我出来,恨不得点上所有最豪贵的东西,炫耀财富,你却来限定消费金额?格格格格。别小家子气!一点都不像男子汉!做男人要大方嘛!”说着又笑了起来。

李草根神色不动,道:“你若想要通过这些话来激我,那就错了。小家子气也好,不像男人也好!我没放在心上。一句话,我的预算就是一百文。多出来的,你自己支付!我有言在先,说到做到。”

伙计和秋嫩瑶一时怔住。

过了一会,秋嫩瑶露出笑容,道:“好吧,我也要一杯绿茶就好。”

伙计笑了笑,神色有些异常,点了点头走开。

秋嫩瑶看着李草根笑道:“干嘛这么认真?”

李草根道:“第一次见面,你就点这么贵的东西,人家会怀疑,你是酒托。”

秋嫩瑶格格笑道:“嗯嗯嗯,说得也是,以后我注意点。不过,我劝你,在钱财上面,还是要大方些。”

李草根道:“我受的教育是:‘节俭美德,浪费可耻!’你若需要帮助,比如遇到什么困难,健康哪里出了问题,需要交什么学费的,我可以全副身家捐出来。但是,要我无意义地铺张浪费,这种‘大方慷慨’我永远学不会!”

秋嫩瑶格格笑道:“好了,我开玩笑的。”

这时,两杯绿茶送了上来。

李草根提起杯子,准备喝下。

秋嫩瑶叫道:“等等!”

李草根停下,杯子留在嘴边,道:“怎么?”

秋嫩瑶撒娇道:“你喂我喝!”说着摇了摇他的右臂。

李草根淡淡道:“好。”把杯递前一些,秋嫩瑶张开醉人的靓唇,喝了一口,笑道:“真香!”

李草根没说什么,抽回杯子,喝了起来。

两个人又闲聊一阵。

秋嫩瑶道:“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吗?”

李草根道:“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