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二十四章 护花使者

第二十四章 护花使者

在车里,秋嫩瑶躺在李草根怀里,说道,“我好冷。”

李草根伸出右掌,和她那柔嫩的左掌十指交叉,通过掌心传入一道真力,缓缓沿着她的奇经八脉走动,问道:“好些没有?”

秋嫩瑶道:“嗯,好一些,就这样子,不要停下来。”

李草根道:“好的。没事,我们很快能回到家。”

秋嫩瑶精神好了一些,话就多了,一会问孙小强话,一会跟谢潇峰聊。秋嫩瑶还从怀里取出铜色链牌,炫耀一番,道:”这是象棋大赛时,收获的。“

孙小强几人纷纷赞叹,道:“哇塞!好厉害!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伟大啊!”

突然,健马长嘶一声,大车骤然停下!

孙小强喝道:”怎么回事?”探出头一看,发前面站着十几个青衣人,最前面的是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长了一双狡猾的三角眼。

除了李草根和秋嫩瑶外,其他人都快速下了马车。

孙小强盯着他们,道:“干什么的?干嘛拦住我们?”

前面那个猥琐汉子抱拳道:“各位少侠,在下‘棉花手’柳溪谷,有礼了。”

孙小强也不客气,道:“原来是你这个武林败类!有什么事?快说吧!”

柳溪谷脸色一变,冷笑道:“臭小子!出言不逊!乖乖把秋嫩瑶留下!老子就放你一马!”

孙小强奇道:“你们要留下秋小姐干嘛?”

柳溪谷道:“你管不着!”

孙小强道:“那我要问问她本人同不同意?”

话刚说完,秋嫩瑶在车里道:“我不认识他!别理他!叫他快走!”

孙小强看着柳溪谷,道:“听到没有?人家不同意。”

柳溪谷打个哈哈,道:“既然文请不行,那就只能强夺了。”

他沉下脸道:“要命的快走!否则,格杀勿论!”

谢潇峰已经听得不耐烦,大喝一声道:“看打!”飞身而起,一掌向柳溪谷拍落。

柳溪谷见谢潇峰突然扑来,虽感意外,但毫不慌乱,脚踩硬步,反手便是一拳!

啪!二人相交一招,各退一步。

柳溪谷微噫一声,道:“小伙子,还不错嘛!”

谢潇峰道:“别说废话!快点打架!”

柳溪谷大怒,叫道:“大伙齐上!杀光他们!”

声音一落,后面那批人立即手持凶器,欺压过来。

孙小强叫道:“好啊!群殴才是王道!”和吕贤铭几人跃前相迎!

柳溪谷特别讨厌谢潇峰,向他冲过去,打出成名绝技“绵花掌”。

此掌法运转舒展若绵,动作连而不断,运行时成环成圈,劲力内蓄刚劲,外显绵柔,爆发时迅速而快捷!

谢潇峰见状不敢轻敌, 冷静打出“摧石掌”。

这套掌法刚柔相济,练到炉火纯青时,开砖碎石,折铁碎碑,击裂敌骨,锐不可当,威力无穷。

正是棋逢对手,两个人打得痛快而好看。

厮杀了二十回合后,柳溪谷落到下风,心中不由得着急起来。

另一个战场上,刘葡发、小孙、孙小强和吕贤铭跟那伙人激战,虽然以少击多,但是还处于上风。

李草根躲在车里心中很不是滋味,虽说是因为要留下来支撑秋嫩瑶身子,不过,总觉得其他人在外面拼死拼活,自己躲在里面搂着一个美女,尴尬加尴尬,等于特别尴尬。

车外,孙小强夹住一个人的柳叶刀,一拉,一带,那人向地面扑去。

孙小强乘机一掌打在他脑后,那人啊的一声,当场丧命。

吕贤铭手持“风雨银枪”,法度严谨,仔细接敌,虽然不见得有多快,但是稳稳当当,不急不躁,一刻钟之内,先后刺杀了三个敌人。

最强的敌人是头目柳溪谷。谢潇峰心知此人是**匪类,出手毫不留情,每一掌皆含刚猛真力。

柳溪谷硬接之后,身子很不舒服,但又无法逃避。

再斗三十回合,柳溪谷已经失去所有攻势,连防守都感到困难……

谢潇峰大喝一声,捣出一记“飞沙走石”,一时间似乎真的尘土飞扬,石块翻滚!

柳溪谷啊的一声,胸部重重受了一拳,摔出三丈,口中连吐鲜血,他勉勉强强爬了起来,转身欲逃,但每走一步,便摇晃一下,走到第五步时,终于倒下,眼睛翻白,气绝身亡。

只听一人拍手赞道:“英雄出少年!韩逸学派的弟子就是非同凡响!佩服佩服!”

谢潇峰转身一看,见到说话的乃是刘葡发。

这时,那伙人已经全部被收拾,这边婢女小孙受了伤,刘葡发给她敷了金疮药。

谢潇峰也不回应,走到小孙旁边,道:“严重吗?”

小孙道:“没大碍,只是皮外伤。”

刘葡发道:“手腕被轻划一刀,两个时辰内便可痊愈。”

谢潇峰道:“那就好。这伙人干嘛的?为什么要抓你们小姐?”

刘葡发摇头道:“不知道。偶尔小姐也会遇到几个淫贼,但这伙人好像另有目的。”

孙小强道:“不要管这么多。先送秋姑娘回潮汕,医好再谈其他事情。”

刘葡发道:“正是。”

众人马上钻入车厢,车把式吆喝一声,健马飞奔而起!

车内,李草根低声问秋嫩瑶道:“感觉怎样?”

秋嫩瑶身子越来越冷,她咬了咬牙,勉力一笑,道:“还可以。”

李草根看着她,笑容依旧,心中却是越来越不安,他发现秋嫩瑶的脸上开始出现紫色,这是不祥的预兆。

秋嫩瑶柔声问道:“我会不会死?”

“不会!”

李草根这个回答是反射性的,未经思考的,同时又是绝对坚定的!

秋嫩瑶微微一笑,道:“好,我相信你。”

她抬起头道:“亲我一下。”

车里其实还有许多人,但是秋嫩瑶好像只看到自己和李草根。

李草根稍微迟疑一下便在她脸上吻了一口,道:“谢谢你。谢谢你舍命救我。”

秋嫩瑶梦呓般道:“没事。我嫁给你,好吗?”

李草根轻轻抚摸她的秀发,道:“一切等你好了再说。”

秋嫩瑶低声道:“陪我说话,讲故事给我听。”

李草根道:“好。”

突然车外笑声剧响,有人喝道:“停车!”

跟着,十几个黑衣人跃了出来。

这些黑衣人个个全身包得紧紧密密,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

孙小强几人当即飞身下车。

刘葡发正想发话,那些黑衣人突然散开,让出通道,一个白衣青年从后面潇洒走了出来。

那白衣青年长得英俊脱俗,高挑的身子,宽宽的肩膀,十足十美男子。

他斯斯文文地向众人鞠了一躬,道:“在下金笑猾,见过各位英雄。”

刘葡发哦了一声,道:“你可就是人称‘花心浪子’的金笑猾?”

白衣人道:“正是区区在下。”

金笑猾被人称为“花心浪子”,自从十六岁开始,他就利用自己的英俊外表、甜舌蜜唇骗了不计其数的处女。他得手之后,还常常在四处炫耀,为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他对朋友讲:“我从小就有强烈的女性征服欲,女孩子是最容易欺骗的,现在的女孩子大多数都自恋。我只要赞扬几句:你是独一无二的,最特别的,最漂亮的,别的女孩子都没有你这种优雅气质。你啊,比那个谁谁谁赢多了,全身是女人味。等等等等,她们就会乖乖投怀送抱,献上自己的纯洁贞操。一般几次就腻了,然后,再征服第二个。把以前那些甜言蜜语背诵一遍,便可以伸手向她要宝贵贞操啦。”

由于金笑猾对女性特别心狠,喜欢时柔情似水,一旦腻了、变心了,就恨不得她们马上滚得远远的,一见到就特别碍眼,导致许多女孩子遭遇不幸,或自杀殉情,或因为纠缠被这个负心汉子一掌击毙!所以,不但白道中人,连**众人也不喜欢他。只是金笑猾有一身不俗的武艺,许多人不想与他为敌。

只听刘葡发道:“你们想干什么?”

金笑猾道:“晚辈此次前来,主要是想请各位走一趟。”

刘葡发道:“你准备带我们去哪?”

金笑猾道:“去充满机遇的地方。不过,首先要答应加入我们。”

刘葡发道:“你们是什么人?”

金笑猾道:“去了就知道。只要你们答应以后认我为头领,什么都听从我,那就天下太平了。”

刘葡发道:“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金笑猾道:“如果不答应,那就不用去了,留在这里。”

刘葡发道:“哦,‘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金笑猾笑道:“留在这里的意思嘛,文雅一点的说法就是:暴尸荒野!”

刘葡发哈哈笑道:“年纪轻轻,就好说大话,凭你和你那十几个喽啰就想拿下我们?”

金笑猾道:“在下正想试试。”

只见他缓缓戴上一双诡异的红色手套,跟着吸了一口气,晃荡几下。

刘葡发眼神一凝,道:“通红血掌!哼,旁门左道!”

金笑猾大喝一声,扑向刘葡发。

刘葡发不敢跟他对掌,向左侧开。

金笑猾又大又红的双掌拍动如电,划出一道又一道红影。

刘葡发并不硬接,只是闪避,但对方双掌所击出的劲气引起周围发热,令人感到非常难受。

只见金笑猾又是一掌拍来,刘葡发还是忌惮闪躲,谁知,金笑猾的右手陡然加速!

噗!

刘葡发腹部中了一掌,啊的一声摔落在地。

谢潇峰急忙闪前,抱起了他,问道:“你怎么样?”

刘葡发咳嗽一声,道:“吃了一掌,但死不了。”

吕贤铭从车上取了一瓶药粉,倒出一些给刘葡发吃。

当刘葡发受伤落地时,孙小强冲了过去,跟金笑猾厮杀一团。

两人打得又快又急,霎时间过了三十招。

孙小强吼道:“看我的!”

双掌直直击出!

四掌硬碰后,再碰!再碰!

啪啪啪十声响后,二人各退三步。

吕贤铭赞道:“小强,好一个‘除象掌’!”

孙小强道:“过奖了。”再次猱身攻上。

原来刚开始时,刘葡发慑于“通红血掌”之名,不敢硬接,所以一味闪躲。他听过关于这掌法的种种故事,说什么一被碰到,全身化为黑炭什么的。

但是,刘葡发受了一掌后,并没有所谓的“全身化为黑炭”,连伤势也平常,显然那些故事太过夸张,或者是金笑猾出钱请一些闲人四处宣传乱唱,为自己做广告。

这“通红血掌”虽不能说是浪得虚名,但也不见得惊世骇俗。

见金笑猾欺近,孙小强轻轻一架,突地反手一抓,想扣住对方手腕。

金笑猾吃了一惊,急忙收手。

孙小强拳如闪电,正正击在对方胸部。

金笑猾啊的一声,飞出老远,沉重砸落在地,狠狠砸出一个大坑,再无丝毫气息。

众喽罗一见头领玩完,大感不妙,个个转身逃命。

刘葡发道:“各位兄弟,不可让他们回去通风报信!”

吕贤铭道:“当然!”  双手一伸,如飞鹰般腾起,射入人群。只见他左手一挥,右手一拍,每出一招,便有一名喽罗被击毙。

那些喽罗吓得魂飞魄散,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连滚带爬,四肢并用,没命窜逃。

有的奔向东边,一些逃往西边。

孙小强身子一纵,落到东边几人之中,手脚并用,劈啪几声剧响,全部解决。

现在只剩西边三个黑衣人,已经逃到十丈之外。

只见谢潇峰冲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呼的一声冲出老远!

刘葡发大喊:“好轻功!”

谢潇峰运劲于臂,左手一拳,一个黑衣人被打上半空。

刘葡发高喊道:“好一个穿山拳!”

谢潇峰道:“献丑了!”右手挟力劈向第二个黑衣人!

刘葡发高喊道:“力破铁山!好!”

第二个喽罗腰骨告断,如烂泥般倒地。

解决问题后,谢潇峰大步走回,就在这时,他脸色陡然大变,暗叫一声:“不好!”

砰的一声,一道浑厚的掌力撞在右胸!

谢潇峰啊的一声,飞出三丈,人一落地,立即跃起,咯出一口鲜血,惨然道:“好你个金笑猾,居然诈死!想不到我谢潇峰竟然命丧此地!”

出手的正是假装丧命的金笑猾,偷袭得手后他立即向西飞奔,一下子逃得无影无踪。

事出突然,刘葡发等人都极大地震惊!

孙小强急忙冲前,抱住谢潇峰,谢潇峰紧闭双目,脸白若纸。

李草根在车内问道:“情况怎样?”

孙小强道:“潇峰受了伤。”

他把谢潇峰扶上马车,敷了药,和吕贤铭运功相助,过了整整两刻钟,谢潇峰才恢复生机,缓缓睁开双眼。

刘葡发道:“既然没事了,我们就赶路吧。”

吕贤铭道:“正是。”他朝车把式叫道,“师傅,走吧。”

车把式没理。

吕贤铭等了一会,见他没反应,又叫道:“走吧。”

车把式颤声道:“他们、他们……”

吕贤铭几人发现有异,探出头来,随后鱼贯下车。

只见前面不知何时,多了两个男性,绿色长衫和灰色长衫,都在四十至五十岁之间。

两个人悠然坐在地上,中间摆着一副棋盘,居然在大马路上走围棋。

他们身旁摆着两把古典形式的剑,剑身三尺,剑鞘质朴,似乎蕴含着深奥的剑意,更烘托出他们那世外高人的气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