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二十五章 安乐一族

第二十五章 安乐一族

一行人来到汕头海滨路的赵氏山庄,李草根探头出来,叫了一声,有个庄丁立即开门走近。

李草根问道:“赵庄主在吗?”

庄丁道:“庄主不在,一早出门去了。”

李草根道:“去哪?”

庄丁道:“瑞士”。

李草根很失望,点点头。

孙小强道:“怎么样?”

李草根道:“不在。我们去金湖路的‘乐安别墅’找安乐大哥。”

孙小强道:“找他?”

李草根点头道:“是的。”

马车一阵狂奔,很快来到建构雄伟的“乐安别墅”。

李草根叫了一声,家丁阿四开门出来,道:“李公子,是你啊。”

李草根问:“安乐大哥在吗?”

阿四道:“在,大厅里玩呢。”

他把光亮的大铁门拉得更开,让马车进入。

马车停在前院,随后李草根扶抱着秋嫩瑶下车,和孙小强一干人等走向大厅。还未走入,便听到大厅里传来赵安乐的古怪笑声:“哇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哎呀呀呀呀呀,霍霍霍……真好玩!”

李草根几人走入,看到赵安乐正在一张大毛毯上蹦蹦跳跳,一边发出古怪笑声:“霍霍霍……好玩极了!”

孙小强喊道:“老兄,你在干什么呢?”

赵安乐快速扫视他们一眼,脚下不停,笑道:“这是从挪威买来的‘魔术森林毛毯’,好玩极了!嘻嘻嘻……”

众人低头一望,发现那张毛毯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而且凹凸不平,有的更是高高耸起。

李草根也没时间研究,立即道:“赵老板,快点救人!救人要紧!”

赵安乐还是欢快跳跃着,问道:“救什么人?嘻嘻嘻嘻,好玩!好玩!”

李草根道:“我的朋友中了毒,你快来救她!”

赵安乐跳动着,道:“中毒去找大夫,找我干嘛?桀桀桀桀……太好玩了!太刺激了!”

李草根道:“赵庄主曾经说过,你除了技艺高超,医术高明,对江湖上的各种毒药更是精通,说有事可以找你帮忙!赵庄主是什么人物,他不会说错的!”

孙小强倒是一怔,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

赵安乐还是快活地蹦跳着,道:“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我有十多年没帮过人啦。嘻嘻嘻嘻……”

李草根道:“别开玩笑了!快点!人命关天!”

赵安乐还是没理睬,拍手蹦跳,笑道:“哇哈哈哈哈……”

孙小强发怒,冲了过去把毛毯快速一拉一扯,卷成一团,飕的一声远远甩了出去。

赵安乐直叫:“你干嘛?”

孙小强道:“快做正事!”

赵安乐哼了一声,瞧了秋嫩瑶一眼,道:“长白山老怪的‘野葵薰素’,怎么?遇到长白山的门徒了?

李草根道:“长白老怪,没有啊!是几个小混混下的毒手。”

赵安乐道:“嗯嗯嗯。等一下吧。”他离开大厅走向仓库,过一会拿着一个小瓶回来,递给李草根道:“吃两颗就可以了。”

李草根一愣,道:“你要不要先把把脉,验一下伤什么的?”

赵安乐骂道:“验个屁!老怪那点毒药,连初级水平都达不到,还要验什么?看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李草根犹豫一会,道:“你不要太随意。好吧,相信你。”倒了两颗药丸,伴着水给秋嫩瑶吞服。

赵安乐分别给其他人敷药送丸,随后跑出去捡回毛毯,铺在地上,蹦跳起来:“哇霍霍霍……好刺激!嘻嘻嘻嘻……真好玩!”

李草根等人此时已经很累,便在乐安别墅休息,吃着东西。

药丸发效,秋嫩瑶脸上紫色褪去,活力涌现。

李草根很佩服,赞道:“赵老板,好棒!你真棒!”

赵安乐快活地蹦跳着,道:“嘻嘻嘻……我是最棒的!哇哈哈哈……太好玩了!”

谢潇峰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厅里的一尊铜像。那是赵安乐自身的铜像,跟他本人一样高大,手艺高超,栩栩如生。

谢潇峰笑道:“若是在半夜,灯光不明亮时,人家会以为是真人。”

吕贤铭也啧啧称奇,道:“赵大哥,你的这个铜像是谁做的?”

赵安乐随口应道:“无可奉告。”

吕贤铭道:“将来年纪大些,我也要做一个自身的铜像,摆在家里。”他和谢潇峰围着铜像,指指点点,品论一番。

过了一个时辰,蒋宁术和四个武林人士来看赵安乐,这四人也是武术好手。

蒋宁术向李草根等介绍道:“这几位是我的好朋友:汪栋澄,铁君威,洪荒先,苏蜡比。”

众人寒暄一番。

蒋宁术看着赵安乐道:“老赵,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风度翩翩,大方潇洒!”

赵安乐这时已经没玩毛毯,正在自己跟自己下中国象棋,听了此话道:“是吗?今晚在这里吃饭吧。”

蒋宁术笑道:“正合我意!”

赵安乐叫来管家,让他张罗一顿好的。

蒋宁术道:“你老豆和老妈子呢?”

赵安乐道:“去厦门旅游了。”

蒋宁术笑道:“不错!不错!以前这么辛苦赚钱,现在该好好享受人生!”

珠海高手苏蜡比道:“看赵,最近有没有发明什么新玩意?拿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

赵安乐还是自己与自己下着象棋,听了这话道:“没有,只顾着玩。”

苏蜡比笑道:“我刚从日本东京回来,带了好东西给你!”

赵安乐突然跳了起来,道:“是什么?”

苏蜡比拿出三本书,道:“当当当!织田木郎的最新漫画《白猫泡妞记》!”

赵安乐大喜,一手抢过,眼睛瞪成圆环,闪闪发光,道:“好极了!”

苏蜡比笑道:“本来我还想买萝大师的作品,但是,他的新作品太忧伤了。”

赵安乐黯然道:“是的。以前他的作品轻松快活,自从遇到那场灾难后,他的笔调急剧转悲,看他的作品,不但揪心,简直就想痛哭。”

苏蜡比也叹了一口气,道:“有些艺术家的作品受个人生活影响极大。英美有些戏剧家、小说家,年轻时,写了许多喜剧,轻松幽默。后来,有的生意失败、生活贫困;有的几个孩子遭受急病纷纷离世,剩下孤家寡人,孤苦伶仃;有的上了年纪,日日病魔缠身,致使他们对生存的兴趣一落千丈。抬头望人生,以前阳光灿烂的世界,现在看到的,只是一片灰暗,无穷无尽的痛苦、孤独、无奈、忧伤……”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李草根几人由于一整天打打杀杀,有的还受了伤,已经几乎筋疲力尽,躺在大长椅上或睡觉,或闭目养神,对于他们的闲谈并没有放在心上。

蒋宁术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开口道:“说什么呢?讲些开心点的。”

苏蜡比忙道:“对对对,不好意思。”

他咳嗽一声,道:“老赵,你很久没去东京了吧,那里的新生代女孩子,身材更棒了,而且清纯可爱,柔情似水。”

赵安乐道:“是不是真的啊?……”

秋嫩瑶依偎在李草根怀里,甜甜地睡着。

李草根保持这个姿势太久,有些酸累,想换个坐姿,又不想因此弄醒秋嫩瑶,坚持着。

又过了一会,秋嫩瑶睁开眼睛,看着李草根轻声说道:“想喝水。”

李草根道:“好的,我倒给你。”

很快,李草根就拿着一杯水过来。

秋嫩瑶看了看,摇摇头,撒娇道:“想喝茶。”

李草根也不争辩,道:“好。”起身弄了杯茶给她。

秋嫩瑶柔声说道:“喂我喝。”

李草根道:“嗯。”一手搂她肩膀,一手喂她茶水。

蒋宁术全身打哆嗦,道:“肉麻死了!”

李草根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他低头看着秋嫩瑶道:“观众有意见。”

秋嫩瑶格格笑道:“不要理他。我再睡会,等会跟赵大哥下象棋。”

李草根道:“嗯。”

蒋宁术道:“受不了,我到外面草地走走。”说完转身出外。

赵安乐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漫画,其他人或坐或站,闲聊、喝茶、打盹……

这时已经是黄昏,金黄色的阳光轻轻敲门,随后挥洒进来,大厅一下子金碧辉煌,更显华贵气息。

秋嫩瑶抱紧李草根,道:“今天发生的事真多。”

李草根道:“嗯。我一大早去韶关,遇到你,中午又匆匆赶回潮汕,的确是够忙的。”

秋嫩瑶望着他,道:“明天去我家吧。”

李草根一怔,道:“去你家?我……”

忽然!

砰!

一条人影犹如离弦之箭飕的一声射进来,重重砸坠在地,抽搐一下,就此气绝身亡!

只见他鼻孔、耳孔、眼角尽皆沁出鲜血,显然五脏六腑已经是受到狂虐暴毁!

众人惊呼一声,被摔进来的死尸赫然便是蒋宁术!

蒋宁术武功不弱,刚才就在门外草地散步,瞬息之间被杀,何等可怕的高手!

苏蜡比立即冲向外面,同时喝道:“是谁?”正要冲出厅门,突然空中耀眼辉煌的刀光陡起,无比明亮!无比灿烂!

苏蜡比在空中的身子陡然停顿!

跟着,他的额头中央,骤迸出几滴鲜红的血珠。他的腹部衣布嗤的一声,从左至右爆裂出一条线,跟着转红!

头部的血珠继续迸出,倏然变成了一条血线,

鲜红的血线,极速向下蔓延,从他的头顶,眉心,鼻尖,人中,嘴唇,下巴,闪电往下迸裂!

腹部开始啪啪啪作响,碎裂的血线本来纤细,

突地变粗变大,越来越粗,越来越大……

苏蜡比的身体从刚才头顶的源头血线开始裂开,身子中部从腹部血线开始迸裂,中间分裂和上下分裂,噗噗崩崩,身体爆破为四大块,散落周边,脑浆、胃、肺、肾、胆,迸喷四面八方!

李草根等人大惊失色,霍然站起!

赵安乐叫道:“什么人?”

外面静寂无声。

众人纷纷抄起兵器,戒惧地向大门移动。大家知道来了极其可怕、极其厉害的人物,个个大为紧张!

突然,轰隆一声,大厅整个门墙塌陷爆碎!尘土漫天,四处飞舞!

孙小强等人骇然暴退!跟着,一阵白色烟雾倏地出现,四周白茫茫,可见度极低!

朦胧之中,似乎有一个身高两米以上的巨人,脸戴青色面具若隐若现,青面獠牙,异常可怖!

李草根眼光一闪,蓦然拍出一掌!

烟雾中他看不清楚,只是大概知道方位。

一掌拍完,毫无着物之感。

李草根正想收回,突然手臂一紧,被死死扣住!他暗叫一声:“不好!”拼命回抽,同时剩下的左手击出“力量两百磅”的拳头!

蓦地,李草根惨呼一声,口喷鲜血,整个人做抛物线倒飞,重重摔在地上,僵硬不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秋嫩瑶等人大惊:“草根!”

赵安乐叫道:“大家小心!是修罗法官——啊——”突然惨呼,惨呼声又嘎然而止!再无丝毫声息!

刘葡发担心秋嫩瑶,快步冲到她身边,突然一阵剧痛,一把长剑穿透身体,一截剑尖从胸膛凸露出来!

长剑收回,刘葡发趴倒地上,再也一动不动。

跟着,嗤嗤砰砰声大响。

汪栋澄啊的一声,整个人从中间被切成两半,左右分离!

谢潇峰看不见,但直觉告诉他有东西飞来,拿起一只木椅劈去!

木椅忽地爆开,一个拳头倏然砸到,击垮整个人!谢潇峰立即垂落在地。

吕贤铭就在身边,叫道:“潇峰你没事吧?”

突然一只右脚飞来!

啪!胸部!

啪!腹部!

啪!头颅!

这三脚一气呵成,瞬息之间连续狠狠硬硬踢中吕贤铭!

吕贤铭摔在地上,手脚抽搐几下,跟着,彻底消停。

烟雾逐渐转淡,房间的面具人更加清晰。他的面具不是很大,只是遮掉一半脸左右,遮掉中央重点部位。突然,他大刀阔斧,刀剑齐出!

左手刀!钱君威啊的一声,整个头颅飞离身子!

右手剑!婢女小孙喉咙洞穿,眼睛凸出,毙命当场!

左拳!右掌!洪荒先头颅粉碎!心脏爆裂成九块,哼都没哼一声,瞬间成为死尸!

突然,一个大茶杯飞来,修罗法官只是轻轻一挥,杯子便成为粉碎。

丝丝丝丝,杯中高温滚烫热水洒在他的脸颊,肌肉迅速转红变烫,散发出灼烧的味道。

修罗法官慢慢除下面具,缓缓转身,面对扔茶杯、伤害他的人:秋嫩瑶。

看到他那张满是伤痕又英气逼人的脸,秋嫩瑶吓得脸色全白,周身哆嗦。她环望大厅,看到除了自己外,其他人已经全部被收拾。

修罗法官慢慢坐在一只太师椅上,看着秋嫩瑶,微笑道:“坐。”

秋嫩瑶下意识地坐到他对面。

乐安别墅已经是满目疮痍,地上死尸遍地,断手残肢,鲜血体液,破桌碎椅……

修罗法官还是脸带微笑,温柔地看着秋嫩瑶,道:“你知道吗,我有足足十年没受伤了。”

他伸手摸着烧伤的脸颊,笑道:“但是,你破了这个长期不伤的记录。”

他眼中笑意更浓,凝视着秋嫩瑶,道:“我要为你鼓掌!你很棒!很出色!”

秋嫩瑶全身肌肤皆是惧意,嘴唇嗤嗤发抖。

修罗法官笑了笑,问道:“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秋嫩瑶低声答道,“秋嫩瑶。”

修罗法官脸色更温和,道:“哪个瑶?”

秋嫩瑶道:“王字旁的瑶。”

修罗法官道:“嗯,好名字。你长得很美丽,今年几岁了?”

秋嫩瑶道:“十九岁。”

修罗法官道:“嗯嗯嗯。只可惜,你只能活到十九岁。”

他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必须杀了你。”

他环视四周一眼,自言自语道:“今天免费杀了这么多人,真是亏大本。”

秋嫩瑶越来越心惊,看着惨趴在地上的李草根,叫道:“草根!”

没有任何反应。

修罗法官瞧了瞧地上的李草根,道:“他是你什么人?”

秋嫩瑶道:“他,他,……”

她定了定神,道:“他是我的情郎,未婚夫。”

修罗法官点头道,“嗯,交往多久了?”

秋嫩瑶道:“今天早上才认识。”

修罗法官又点了点头,道:“嗯,发展挺快的,一见钟情吗?”

秋嫩瑶道:“应该是。”

修罗法官脸上淡淡一笑,深深凝视秋嫩瑶,道:“你要面对现实。你的未婚夫,已经死了。”

泪水迅速从秋嫩瑶的双眼涌出,伤心淌流,速度很快,她转眼就成为一个泪人。

修罗法官看着梨花带雨的秋嫩瑶,看着她两道簌簌垂落的悲伤泪水,轻轻道:“他中了我的‘修魂掌’,刚才又正好打在心脏,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活了。”

他笑了笑又说:“我平生杀人无数,下手之后,对方是死是活,心中一清二楚。”

秋嫩瑶神色惨然,只是流着悲伤的泪水。

修罗法官看着地上的赵安乐道:“我一拳打在他气海穴,体内腑脏七零八碎,早已气绝。”

秋嫩瑶只是不停流着泪。

他顿了顿,又道:“这个房子,还活着的,除了你和我,还有三个活人。”

秋嫩瑶睁大眼睛。

她没说什么,只是等着对方说下去。

修罗法官笑了笑,道:“这三个人刚才没受到致命伤,但是离死亡也不远了。”

他伸手弹了几下。

嗤嗤嗤三声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