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三十章 求爱情书

第三十章 求爱情书

在一间幽雅的古式木屋里,有几个人肃然坐着。他们已经有一刻钟没有开口,只是偶尔举起杯子,喝一口新鲜的绿茶。

又过了半晌,中间那个黑袍人深深叹了一口气,幽幽道:“老苏死了,你们,怎么看?”

大家沉默着,眉头深锁。

黑袍人又道:“你们心里怎么想,说出来吧。”

房间里,还是一片死寂。

过了一阵,终于有人开了口,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绿袍老人,他眉头深锁,说道:“特殊时期必须走特殊棋步!我保举一人,定能完成任务!”

所有在场的人都不自由住地改变坐姿,转首望来,眼光全部投在他身上。

中间那个黑袍者眼神一凝,沉声问道:“谁?”

绿袍老人缓缓抬头,望向遥远的夜空,心思似乎也到了远方,他幽幽说道:“冷湖。”

……

孙小强和李草根走近韩逸书馆。

在大门口扫地的王大姐见到他们,冲着李草根笑道:“小李啊,怎么这么久没见你?一切还好吧?”

李草根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道:“还过得去,谢谢大姐关心。”

孙小强道:“他去年去深圳时,在一次火拼中意外受了重伤,医了好几个月,才下得了床像常人一样行走。康博士说,至少还需要一年武功才能完全恢复。”

王大姐叫道:“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不是通过韩逸武学三段吗?怎么还会受伤?”

李草根微微一笑。

孙小强道:“不要说三段,就是三十段也会受伤,强中自有强中手!”

王大姐哈哈大笑:“那倒也是,怪不得年底韩逸大典上没见到你。现在深圳那边有些乱,还是少去为妙。武林就是这样,你争我斗的。对了,以前有个小女孩老是来找你,长得挺好的,好久没见到。”

孙小强道:“你说的是秋嫩瑶吧,她去环游世界啦,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她挺爱玩的。”

王大姐身边的十五岁清洁工万鹏这时道:“希望李大哥早些恢复健康,在武功上多指点一下我这个后辈。我今年十五岁,一直在努力,盼望将来也能像两位大侠一样,为帮派做贡献!”

孙小强点头道:“嗯嗯嗯,有志气!”

他看着万敏道:“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我就二十岁了,每次看到你们这些小伙子,就会想起我年轻时的事。”

孙小强拍拍万敏的肩膀,道:“年轻人,好好干!如果你有兴趣,老夫我找个时间指点你几招。”

万敏大喜道:“真的?谢谢谢谢!”

吕贤铭和谢潇峰走进来,吕贤铭叫道:“总算找到你们了。”

孙小强道:“找我们什么事?我们准备看书,充实一下。”

谢潇峰道:“我切!我切!我切切切!看什么书?今天汕头广场有大戏上演,你们知道主角是谁吗?”

孙小强忙问:“谁?”

吕贤铭叫道:“有‘全球第一美人’之称的白佳欣!”

孙小强脱口惊呼:“啊啊啊啊——”

吕贤铭道:“繁星戏团环球巡回演出,难得来到潮汕,怎么能错过?”

孙小强雀跃欢呼道:“好棒!”

……

在汕头广场的正中央,搭建了一座大戏台,台下挤满各式各样的观众,男女老少群情鼎沸,翘首以待!李草根等四人漂浮于人海中,左摇右晃,前后摆动。

孙小强被挤得有些喘不过气,对旁边的一个胖子喊道:“老兄,你别这样压我行吗?”

那个大胖子在人群中撞来撞去,回应道:“你以为我想啊?是后面的人推我搡我。”

孙小强脸部涨红,叫道:“胖子,我快喘不过气了,你身上那些肥猪肉,哎呀,压得我很难受!”

那个大胖子道:“别吵了,快开演啦!”

孙小强道:“对了,老肥,白小姐,今天演什么戏?你知道吗?”

大胖子道:“知道知道,那是她的成名作:《西施望月》!”

孙小强叫道:“好好好!歌舞戏三栖女星的风采,今天终于可以亲眼目睹到啦!”

大胖子口水都流了下来,道:“是啊是啊!这部戏里,白小姐不但出演主角,还有唱歌,还有跳舞,哇塞……”

这时,大台上,一个男主持人从幕后走出来,他脸带微笑,高声道:“各位观众,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前来捧场!今天,我们要表演的是著名歌舞剧:《西施望月》!”

台下无数观众轰然叫好!

主持人高声道:“首先,有请我们的主角出场,她就是杰出的、伟大的、举世闻名的:白佳欣女士!”

整个广场突然变得鸦雀无声,个个翘首以待!

一个白衣女子轻轻地走上了大戏台。

众人沉醉了。

白佳欣仙女般圣洁的脸上,散发出端庄高贵的气质,又含有一种令人心醉的庄严。白玉般的脸颊风情万种,顾盼间妩媚多姿。她清澈的眼眸犹如海洋一样深邃,柔情似水的眼神让遇到的人如同触电,几可夺走世界上任何男子魂魄。淡淡的倾国微笑,足以让全天下的男子臣服膜拜,乌黑靓丽的秀发自然下垂,随风轻扬,仿若仙子降临。

所谓的魔鬼身材绝不足形容白佳欣的万分之一。那玲珑剔透、凹凸有致、令人陶醉的苗条曲线,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能雕刻得出!一件夺天地造化的艺术极品!雪白晶莹的肌肤宛如婴儿般幼嫩,令人心神荡漾,坠入爱慕之河不可自拔……

整个世界沉醉了……

……

观赏完白佳欣那出类拔萃的精湛表演后,孙小强四人迷迷醺醺地、痴痴醉醉地回到了笔架山。随后,大家浑浑噩噩地上床睡了觉。

第二天一大早,孙小强就起床跑到院子里写东西,李草根看到了,好奇问道:“写什么呢?”

孙小强道:“情书!我在给白女士写情书!我情真意切的情书,将深深地打动她的芳心。”

谢潇峰道:“神经!白小姐每天不知道收到多少亿这种情书,你就,省省力气吧!”

孙小强道:“你说得好!正因为每个人都这么想,所以没人写,于是,我就成了独一无二的!”

李草根笑道:“反正试一试也无妨,缘分的事,很难说的。”

吕贤铭道:“没事干,拿头撞墙不是更好!别笑死人了!”

孙小强道:“怎么?泼我冷水?哼,走着瞧!”埋头写信。

两刻钟后,孙小强满意地站了起来,盯着手中的情信,欢愉地道:“这是一篇最伟大的真爱告白!这是本世纪最感人肺腑的示爱!没有任何女孩子能够挡得住它的魔力!我相信,只要读了此信,就算西施也会感动万分,杨玉环也会泪水满眶,王昭君必将怆然泪下,貂禅定会泣不成声!它将会是一篇永世流传的文章!”

谢潇峰道:“这么厉害,拿来见识见识!”伸手去抓。

孙小强快速缩手,把信收起,道:“别闹了!这种信怎能公布于众?”

这时,有个青衫男子走过来,李草根看着他,打招呼道:“嗨!”

那人名叫林云城,他对李草根笑了笑,道:“嗨!早上好!一群人一大早在干什么呢?”

孙小强道:“在谈终身大事!”

林云城一愣,道:“哦,终身大事?这么厉害!”

孙小强点点头,道:”不跟你们说了,我现在去汕头!”转身便走。

林云城看着孙小强,道:“他怎么了?”

谢潇峰道:“坠入情网!”

林云城道:“哦?”

吕贤铭道:“是啊!无穷磁力的情网缠住了他!只可惜小强没有林老弟你的英俊潇洒,否则应该能成功。白佳欣啊白佳欣,你又掳走了一颗纯真的少男心!”

望着孙小强离去的背影,林云城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却说孙小强匆匆奔到“繁星戏团”住宿的客栈“滨海客栈”,把信交给白佳欣的婢女小青,千叮万嘱:“千万要交给白女士!”

小青笑着答应了。

孙小强喜滋滋地走了。

小青行入房里,把信交给白佳欣,然后退了出去。

白佳欣坐在窗户边,打开孙小强的情信,阅读起来。

……

美女您好!

我叫做孙小强,是韩逸学派的高材生。非常荣幸,俺昨天能够目睹您精彩的演出,在下被阁下的美貌深深迷住了。

鄙人虽然渺小,但是情真意切。

吾的朋友,今早取笑老子不自量力,但是,洒家相信您是一个识货的女生,一定可以看出小可的内在美!

不才大胆向您说一句:本人是这个世界最爱您的人!来吧!跟余相爱吧!

不肖保证,一定对您一生忠贞不渝!

今天黄昏,敝人将会在中山公园鸳鸯湖等您!请务必准时前来约会!

小生我,深深爱着您,不见不散!

……

那天深夜,李草根几人在院子里等着。

谢潇峰道:“怎么还没回来?真的在约会吗?白小姐真的去赴约了?”

吕贤铭道:“没可能的!白小姐不会去的。我担心,小强受不了求爱失败的打击,一时想不开,在公园里上吊自杀!”

谢潇峰道:“应该是跳海自尽!他的性格喜欢海葬!”

吕贤铭摇头道:“他不会跳海的,太冷了。应该是切腹自尽!”

谢潇峰道:“自刎而死!”

吕贤铭道:“撞墻暴毙!”

谢潇峰道:“冲出大路,被马车践踏丧命!”

吕贤铭道:“自断筋脉,七孔流血而死!”

谢潇峰道:“受不了刺激,神经错乱猝死!”

吕贤铭道:“跳崖自尽!”

谢潇峰道:“被雷劈死!”

吕贤铭道:“被老虎活活咬死!”

李草根道:“别说笑了!他……”

突然有人气吁吁地跑过来,口中叫道:“输了输了!”

正是孙小强。

李草根几人连忙迎上去,问道:“情况怎样了?”

孙小强叫道:“输了输了!她连去都没去,唉!”沮丧万分。

李草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灰心!继续努力!”

孙小强叹息道:“唉,打击好大,人生第一次失恋,心情糟透了!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心情才能恢复!”

吕贤铭转头看向谢潇峰,问道:“这也算是失恋?”

谢潇峰道:“当然算了!孙小强跟白佳欣的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拍拍孙小强的肩膀,道:“没事的!她迟早会回到你的身边。”

孙小强沉痛地点了点头。

却说在接下来的几天,林云城总是准时到达汕头广场看戏。

第六天,林云城来到“繁星戏团”住处,对小青说道:“您好!麻烦您把这等信转交给白小姐。”

小青接过信封,笑道:“情书?”

林云城点头道:“还有我的肖像。”

小青笑道:“好的!帅哥!”

林云城道:“拜托了!”告辞离开。

……

那天下午,赵温志来看李草根。

大厅里,韩逸弟子铁三飞、郭盛、乔小丰也在场。

赵温志笑道:“这么多青年才俊,好大的场面!”

大家向他打了招呼。

赵温志看着李草根道:“身体如何?”

李草根道:“每天还是要睡六个时辰以上。否则全身乏力。”

赵温志道:“嗯。”他把一个铁盒推来,道:“这是西部密宗疗伤极品,炖汤喝。”

李草根接过,说道:“谢谢。”

赵温志微笑点点头,他看向铁三飞,道:“文人,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乔小丰哈哈笑道:“他今天受打击了。”

赵温志道:“哦,怎么?”

乔小丰笑道:“他的志向就是要成为一位文学家,近来写了几篇短篇小说,今天给一位学府的教师看,那教师把那几篇小说批为垃圾,说是无聊的东西!三飞他大受打击,难过得很,痛哭自己的文人梦破灭!”

赵温志道:“神经!”

乔小丰道:“怎么?”

赵温志道:“一个否定就沮丧成这个样子,不怕人家笑掉大牙!”

铁三飞和乔小丰道:“哦。”

赵温志道:“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汉朝时,董仲舒有个弟子叫吕步舒,吕步舒一直把老师敬为天人。有一次,董仲舒写了一篇文,被另一个人拿走献给汉武帝看。汉武帝叫来儒生,让他们发表意见。吕步舒不知道是老师写的,把那篇文骂得狗血淋头、一无是处!搞得后果很严重。如果当时,吕步舒知道是老师写的,相信评价大不相同。”

赵温志顿了顿,道:“所以说,有时人发表评论不是冲着东西的好坏,而是着重于出自何人之手。”

他喝下一口茶,又道:“这就是人性。不单是文学界,任何地方都一样。又如一对夫妻,如果男的事业顺利,赚到钱,妻子生活过得好,就会爱他。若是他长期处于厄境,赚不到钱,老婆和孩子跟着受苦。那么,老婆看到丈夫时,那就是:左边看不顺眼,右边看不顺眼,怎么看都讨厌,每一句话都觉得刺耳!有钱就不一样了,什么话听来都挺顺耳,感觉都很有道理。不单是夫妻,其他人也一样了。你若成功了,别人看你时,就是什么都顺眼,你说的话,感觉都对,感觉都是真理。”

赵温志继续说下去:“再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若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评击,就对自己的文人能力灰心丧气的话,那就太不应该了。如果你只是想庸俗地过一生,那就算了。但你若想要做出大成绩,成为大人物,就要学会在没有鼓励,没有支持,没有理解,没有宽容,没有选择,只有压力的情况下,获得胜利。如果你要靠别人的鼓励才能走下去,那你就只是一个平庸的人。”

铁三飞眼中发光,为赵温志斟了满满一杯茶,道:“赵大哥,谢谢!”

赵温志淡淡一笑,接过杯子,轻啜茶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