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三十二章 天籁美音

第三十二章 天籁美音

有一天,黑豹和肖摇飞回到大房子,看到尖头和铁锅在喝茶。

黑豹提起整个茶壶,对着壶嘴大口喝了几口,看向尖头问道:“他们呢?”

话刚说完,便听到熊猫房里传来异响,黑豹大步走去,推开房门,发现熊猫跟一个**正在床铺之上“激烈打仗”,黑豹勃然大怒,喝道:“喂!疯够了没有?”

熊猫大吃一惊,从床上一跃跳起,连忙穿上衣服。那个**慢吞吞地爬起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黑豹瞪着熊猫怒道:“你疯了吗?带她到房子来乱搞?”

这时,野虎搂着只穿睡衣的甜甜走出来,问道:“什么事?”

黑豹看到他们两个,脸色更加难看,冷冷道:“原来如此!老大带头,做小的当然学了!”

他转头怒瞪熊猫一眼,道:“还不叫她滚!”

熊猫把钱给了那女人,道:“走吧走吧。”

那女的接过钱票,塞入衣服,口中说道:“妈的?赚你一点钱,还要受你们呼来喝去!”

熊猫把她往门外推,口中说道:“走吧走吧!下次再找你!”

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怏怏走出,一肚子不高兴,在她走出房门的一刻,冲着熊猫怒道:“以后别找我!性无能的家伙!”

熊猫不理会她的辱骂,快速把门关紧,走回原处。

黑豹狠狠推了他一把,怒道:“你疯了?我们的巢穴怎能让人知道?”

熊猫赔笑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欲望太强,一时控制不了!以后不敢了!”

黑豹怏然不悦,道:“女人是祸水,母猪都知道!笨蛋!”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地瞟向旁边的甜甜。

野虎眼光闪了闪,咳嗽一声,道:“好了,没事啦。大家吃饭吧!”

一伙人坐下吃饭,肖摇飞摆好几盘菜,又为每人斟了茶水。

甜甜喝了口茶后,对野虎撒娇道:“老公,明天是我生日,你要送什么礼物给我?”

野虎笑道:“宝贝,你要什么?”

甜甜道:“在‘柳业步行街’的‘回珠阁’,有一条‘七星项链王’,很高贵!很气派!”她转头看向黑豹几人,叫道:“喂!你们几个,今天去把它拿来,抢也好,偷也好,总之明天早上我要看到!”

她的语气傲慢无礼,立即激怒黑豹,他大火喝道:“臭三八!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挥我们?呸!”

甜甜脸色一变,霍然站起,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大嫂,自然可以对你发号施令!”

黑豹更加冒火,倏地站起,正待大作,野虎笑道:“坐下坐下。都是自己人!坐坐坐!”

听了此话,黑豹怏怏坐下。

野虎笑道:“那你们几个就今天去把它抢来吧。毕竟她是你们的大嫂,又是女人,大伙迁就一下她。”

甜甜抱住野虎,在他脸上吻了吻,嗲声嗲气道:“老公,你真好。”把头藏到野虎怀里,轻轻晃动摩擦。

野虎笑道:“你知道我疼你就好。”把她整个人抱起,笑道:“我现在要疼你全身。”匆匆往房间里钻进去,跟着把她扔在床上,大吼一声道:“我来了!试试我这招‘饿虎扑羊’!”整个人扑了上去!

甜甜尖笑道:“啊啊啊,救命啊……格格格……你越来越重了,哎呀,压死我了……”

房间外,黑豹脸色铁青,胸膛一上一下起伏,大口喘着气。

尖头看了看房子,跟着,轻轻凑过来道:“豹哥,这样下去不行哦,我们是用命在拼,她却是靠一个柔嫩身体就想爬到我们头上,压着我们。这样不行啊。”

黑豹冷笑道:“有什么不行?他是老大,不是他,我们早就饿死了。”不停发冷笑。

尖头道:“豹哥,要不你带我们混吧?”

铁锅插口道:“别乱说话。不就是一串珠宝吗?别伤了兄弟之间的和气。”

尖头闭上了嘴。

……

黄昏,回珠阁的伙计笑嘻嘻冲着同事道:“嘿嘿,又是一天,几十个铜板入口袋,再过三天便能拿薪金啦。哈哈哈……晚上吃烤肉。”一边说着,一边关门。

他的同事道:“吃这么多烤肉,小心热气上火,满脸青春痘!”

突然!

砰!

两个伙计都被狠狠踢飞,重重砸在地上!

黑豹几人一窝蜂冲了进去,店里的人大惊,一些会武艺的纷纷抓起兵器抗击。

噼里啪啦!

当!铮!叮!咚!

黑豹几人飞快劈砍,不久,便杀了八人。其他人员见到人头一个接一个掉在地上,急忙选择投降。

熊猫打开袋子,装入珠宝。

黑豹看着那些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放弃抵抗的人,突然怒火中烧,忽地对他们拳打脚踢,一边发怒道:“刚才还手!**的还手,我踢死你!我踢死你!”

那些伙计东倒西斜,不停喊叫:“救命啊!不敢了!救命啊!……”

尖头连忙抱住他,道:“豹哥,别把气发在他们身上,算了!算了!”

黑豹虽然人被抱开,口里还是咒骂连连:“我**!臭**!打死你!你是什么狗屁!指挥老子!……”

……

晚上,黑豹几人满头大汗、溅满鲜血地回到房子。甜甜看到他们,立即叫道:“东西呢?”没理他们是否受伤。

黑豹不出声,径直坐到椅子上。

甜甜大步走近,看着黑豹叫道:“喂!我在跟你说话!东西呢?”

黑豹撇过头,不理会。

甜甜开始生气,道:“喂!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聋了吗?”

这时,野虎从房子里走出来,笑道:“拿到了吧?”

黑豹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袋子,扔了过去。

野虎接过,打开,从里面取出金光闪烁的“七星项链王”。

甜甜狂喜,一把抢过,周身兴奋得不停打哆嗦,一边颤抖道:“啊啊啊,这是……啊啊啊……真漂亮……”

黑豹只是郁闷着。

那天夜里,肖摇飞陪黑豹喝茶聊天。

黑豹道:“这个卧银岛,现在到底谁是主人?”

肖摇飞笑道:“第一个发现卧银岛的,是一个欧美国家的人,那个国家的名字太长了,我记不起来。占领后,这个国家只是派出些许人员到这里,算是主权宣示,实际上没有真正管理过。”

黑豹道:“哦。”

肖摇飞道:“最近,好像在跟东南亚一些人物商谈卖岛的事,只是价格方面没谈妥。”

黑豹道:“嗯。”他喝下一杯茶,道:“早些睡吧,明天出去收收风。”

过了几天。

下午。

尖头和铁锅正在下中国象棋,熊猫在旁边观战。

只听熊猫指着棋盘,对尖头道:“你的兵过河啊,就可以锁住他的马了。”

尖头笑道:“没错!”下了一步棋。

铁锅瞪了熊猫一眼道:“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插什么嘴?”

熊猫咧嘴一笑,道:“我本来就是小人!好了,别生气,我不会再插嘴!”

这时,黑豹和肖摇飞推开房门,匆匆跑进来。黑豹问道:“老大呢?”

尖头努努嘴,道:“在房里呢。”

黑豹走近两步,立即听到房里男女的“异类惨叫声”。

黑豹脸色一沉,郁闷地坐下。

尖头站起来,问道:“豹哥,打听到什么?”

黑豹道:“鲨鱼帮的人,把赏金提高到三百万,委托‘雄鸿帮’的齐哥找出杀害秦佰船的凶手!”

尖头,熊猫,铁锅三个大汉连忙围过来。

铁锅道:“不是吧!雄鸿帮若是插调查,我们只怕难以逃掉。”

黑豹道:“所以要想个对付的法子。否则,劫数难逃!”他望向房间,心中闷气更深。

过了一阵,甜甜穿着件半透明的丝绸睡衣走出来,看到黑豹,叫道:“喂!你,给我倒杯水!”

黑豹脸色一变,迅速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

甜甜一直不太喜欢黑豹,当下道:“什么呀?我说,给我倒杯水!我是你大嫂,吩咐你做点事不行吗?”

黑豹一听大怒,挥手狠狠掴去!

啪!

甜甜尖叫一声,被打得晕头转向,嘴边流血。

野虎冲了出来,道:“发生什么事?”

甜甜捂着脸,另一只手指着黑豹,哭泣道:“他打我!”

黑豹怒道:“打你怎么样?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发号施令!”

野虎沉下脸,对黑豹寒声道:“她是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对,你可以对我说,让我来处理!怎么可以打她?”

黑豹冷冷顶道:“我对你说,你已经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还听得进去我的话吗?”

甜甜在一旁说道:“你看,这家伙没大没小的!”

野虎脸色阴沉,瞪着黑豹道:“道歉!向她道歉!马上!”

黑豹手一挥,喝道:“神经!要我向这个**道歉!你脑子没事吧?”

野虎脸色一变,突然一掌快速劈向黑豹!

黑豹右手一切,架住来掌,用力一推,两人各退三步。

黑豹瞪着野虎,冷冷道:“动手,怕你不成?”

野虎怒道:“你想造反?”

黑豹眼中射出冷光,高声道:“在我们快饿死的时候,你救了我们,让我们吃饱,才认你是老大。但是,现在,你看看你现在,那一点像个老大?天天就只知道跟这个**的**鬼混!当个屁的老大!”

野虎眼皮不断跳动,凶光毕露!

黑豹提高声音道:“你以为是纣王妲己、刘邦吕后时代?一个女人,靠丈夫就想压制众人,门都没有!”

野虎蓦地转身,迅疾抽出一把钢刀,凶狠向黑豹的头部劈来!

当!

野虎的钢刀被稳稳架住!

出手的是尖头和铁锅!

尖头用铜刀,铁锅用断门刀。

两刀夹住野虎兵器!

尖头看着野虎,沉声道:“老大,都是自己兄弟,不要冲动!”

野虎脸色更加寒冷,瞪着他和铁锅,喝道:“你们居然拦着我!”

尖头道:“大哥,自己兄弟,你冷静点!不要动兵器!”

野虎怒道:“你们帮他?”

铁锅道:“大哥,你先把刀收起来再说!”

野虎望向熊猫,道:“你怎么说?”

熊猫犹豫一下,回答道:“大哥,我们一场兄弟,要不,你走吧,以后,我们跟豹哥!”

野虎手中的钢刀“当啷”的一声掉地,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颤抖道:“好,好,好。你们都反我,好好好!”

一连说着好字。

甜甜大怒,冲向黑豹,泼妇式地乱打,一边吼道:“一定是你策反的!你这个人渣!居然造反!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大!”

黑豹大怒,突然抽刀出手!

嗤!

一刀把甜甜头骨削掉一半!

甜甜气绝卧地!

黑豹顺手劈一刀!

血花飞溅!

这一刀,把精神状态有些混乱的野虎右臂整根切断!

尖头几人一愣。

野虎吃痛之后,神志一清,连忙躲开黑豹的第二刀!

铁锅叫道:“豹哥,你疯了吗?快停手!”

黑豹一边挥刀,一边喊道:“我们已经杀了他的女人,造了他的反。像他这种角色,不杀他,以后要天天防着他!”

嗖嗖嗖声急响,野虎慌乱中避开几刀,但是,黑豹没有停手,反而砍得越凶!

突然,嗤!

一把长剑穿透野虎身体,从胸部露出一截!

跟着,长剑回抽。

野虎,这一具死尸,缓缓垂落。

尖头看着手中那还在滴血的利剑,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唉……”

熊猫和铁锅冲过去,抱起野虎,连续叫了几声,没有回应。

尖头走近,拍了拍他们肩膀,道:“算了,以后跟豹哥吧。”

熊猫和铁锅松手,不断叹息。

整个过程中,肖摇飞从头到尾站在远处,一声不吭地看着变化。

……

今天的“粉红娱乐阁”大门站满黑衣人,分立两边,他们腰板笔直,神情漠然,眼睛一眨也不眨。

这伙人是“雄鸿帮”的帮众,他们的头领叫罗刻齐,正在楼上大厅喝茶。

过了一刻钟,几个人走上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

罗刻齐站起来迎接,呵呵笑道:“苏堂主,你好!”

矮胖的苏沃蜡笑道:“你好!”

两个人握了握手。

罗刻齐道:“坐坐!”

“鲨鱼帮”的苏沃蜡笑着坐下。

罗刻齐笑道:“苏堂主,你,最近发福了?”

苏沃蜡笑道:“发什么褔?一直都这么胖!我老婆,叫我:黑种肥猪,因为我晒得像黑炭一样。”

罗刻齐笑道:“这个外号不错啊!现在猪肉涨价啦!”

苏沃蜡拍手笑道:“说得是!说得是!哈哈哈……”

罗刻齐慢慢收敛笑容,拍了拍手。跟着,黑豹、尖头、铁锅、熊猫四人走了出来。

黑豹手里捧着一个大木盒,走到桌子旁边,轻轻放下,小心翼翼揭开盒盖。

一阵血腥味迎面扑来!

苏沃蜡冷冷地盯着盒子里两个血淋淋的人头,眼光不断闪动!

罗刻齐道:“这个叫野虎的人,就是杀害贵帮主的首脑人物,另外一个是他的女人。至于他的同伙,已经在不久前的抢劫活动中丧命。”

苏沃蜡点点头,转身对身边的助手道:“把这两个恶徒的头颅带回去,砸成粉酱,分给兄弟们吃!”

助手道:“是!”立即走前,盖好盖紧,跟着转身带着木盒离开。

苏沃蜡脸色铁青,过了一会儿才恢复常色,他把一叠银票放在桌子,看着罗刻齐笑道:“齐哥,这是给兄弟们的茶水钱。”

罗刻齐点了点头。

这时,前面的大舞台上,出现了一个雍容华贵的美貌女子,她面对台下观众,微微笑道:“大家好!我现在要为大家演唱一首《爱海之歌》。”

台下观众,罗刻齐和苏沃蜡等人大力鼓掌。

这个歌手艺名叫露丝丝,二十四岁,身子高挑,是罗刻齐的情人。

随后,露丝丝用她那醉人的嗓音演唱了一首悦耳动听的歌曲,赢得在场所有人的热烈掌声。

露丝丝登下舞台,莲步轻移,行到大桌子旁边,叫道:“齐哥!”

她,亭亭玉立的身子,性感迷人!

罗刻齐站了起来,轻轻搂住她的娇躯,突然动作加速,按住她的头,狠狠狂吻她的嘴唇!

两个人激烈接吻!

苏沃蜡等人不停拍手叫好!

一会儿后,罗刻齐缓缓松开,脸带满足笑容,牵着露丝丝的手坐了下来。

苏沃蜡抬头瞧了瞧黑豹几人,道:“有些陌生,新进的?”

罗刻齐微笑点了点头。

苏沃蜡微笑着向他们点点头。

过了一刻钟左右,苏沃蜡告辞离开,他走下楼,上了马车,绝尘而去。

罗刻齐一手搂着露丝丝,一手提着茶杯,静静喝茶。

黑豹看着他,道:“齐哥,多谢你!”

尖头、熊猫、铁锅也道:“多谢齐哥!”

罗刻齐淡淡道:“有用的人来投靠,我是不会拒绝的。”

露丝丝站起来,为黑豹几人斟茶,亲切地微笑道:“大家喝茶吧!”

黑豹等人马上口中道谢,拿起茶杯一口喝下。

露丝丝笑道:“兄弟们别客气,坐吧。”

黑豹犹豫一下,看向罗刻齐。

罗刻齐道:“丝丝叫你们坐,你们就坐吧。”

黑豹几人先后坐下。

露丝丝笑道:“你们不要拘束,以后就是自己兄弟了。”

这时,有个婢女捧着一盘金色葡萄过来,对露丝丝道:“姐姐,这是徐老伯送来,是最新鲜的金葡萄,”

露丝丝笑道:“你放下吧,代我向老伯说声谢谢。还有,价格按市价的三倍算给他老人家。”

婢女道:“知道了。”轻轻放下盘子,退走离开。

罗刻齐看着黑豹道:“你们几个要加入也可以,但是先要让我看看你们能做什么?”

黑豹急忙道:“齐哥有事,尽管吩咐!”

罗刻齐道:“嗯。”转头对身边一个伙计道:“拿来!”

那个伙计把一张画像送上。

罗刻齐递给黑豹,道:“这个人叫力驴,‘百步伏虎拳’已经有九分火候,鲜遇敌手。现在住在‘树高客栈’十号房。不过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好,不要让他活到明天早上。”

黑豹看着手里的图像,道:“好的。”

……

夜。

深夜。

月半弯。

树高客栈。

五楼十号房。

顶级贵宾套房。

超一流家私摆设。

金碧辉煌高贵气派。

好视野好隔音好空气。

超一流服务超一流享受。

价格奇贵但物有所值。

高级客栈只住豪客。

豪客们花钱如水。

人大方小费多。

宾主皆满意。

安谧和谐。

喜洋洋。

双赢。

和。

套房里。

力驴正在做体操运动,他双手按住地面,支撑起整个身体,跟着快速转动,身子在半空迅疾盘旋!速度飞快的旋动,立即卷起一阵激烈的风声。

持续一刻钟,力驴停下来,站直身子,轻喝一声,全身一弓,肌肉蓦地一团一团地凸出来!

他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许多女人躺在她怀里,轻轻抚摸那劲霸的肌肉,一边嗲声嗲气说:“哎呀,好棒啊!这块肌肉,好硬啊!怎么练出来的?哎哟,胸肌也好厉害!真好!……”每当这个时候,力驴会笑得合不拢嘴。

嗒嗒嗒……

有人轻轻敲着房门。

力驴赤裸着上身,大步走去,打开房门。

一看!

喤……

眼前发亮!

一个时髦艳丽的性感美女映入眼帘。

那个美女露出迷人笑容,用一个让男人全身发软的娇嫩声音道:“您好!先生,需要放松一下吗?我帮你按摩好吧?”

力驴立即兴奋,一股冲动涌上来,他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好像没叫这服务?”

美女掩嘴轻轻一笑,道:“我是送货上门,五两银子。可以吧?”说着走前两步,凑近嘴唇,在力驴耳朵旁边吹了吹气,一股芳香扑来,让力驴异常兴奋,呼吸加速!

力驴大口喘气,突然一阵冲动,快速把美女拉入房间,两臂伸出,把那个美女整个人高高举起,往舒适大床冲去,一边大喊:“我要把你整个人吃了!你这个荡妇!贱人!好兴奋!”他后脚顺势往一只椅子轻轻一敲,椅子撞向房门!

砰!

房门砸紧!

房间隔音很好,里面的激烈状况,外面是听不到一丝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在响。

很轻。

很缓。

很淡。

嗒嗒嗒……

房间外面,走廊的右边,有两条黑色人影缓缓走出,他们头上戴着盖式灰布帽,把半边脸遮住。

一个是黑豹。

一个是尖头。

突然!

走廊的左边,有两个人轻轻跃落,动作灵敏而敏捷。

铁锅。

熊猫。

随后,他们一步一步走近,停下,静静望着前面的黑豹。

黑豹抬头望着远处,跟着,缓缓前行,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轻轻停在十号房,侧耳细听,听着里面的微弱雌雄娱乐声。

隔音太好,尽力倾听,也只能听到一丝丝。

铁锅他们围过来。

黑豹向他们点点头,道:“做事吧。”

铁锅抽出一把尖刀,那把刀极细极薄,他把刀刃塞入门缝,轻轻切下,切断门闩,跟着幽幽把门推开。

黑豹第一个走进去,其他三人跟随其后。

房间西角豪华大床上,力驴压在那个女人上面,全副心思专注欢愉活动,对于身后一切完全不晓。

黑豹四人步伐矫健而轻柔,没有被察觉。

尖头,熊猫,铁锅三人慢慢围到大床边,黑豹行近金色窗口,望望外面无限美好景色,视野不错,又伸手把窗帘轻轻合上,走到大床边。

他们四位男士,每人右手稳持利器,立于大床周边,静静地盯着豪华大床,盯着大床上发生的一切。

他们没有人出声。

他们没有人开口。

他们没有人说话。

有的,只是静静的观看。

眼睛一眨也不眨。

毫无表情的观看。

时间在流逝。

他们还是石像般站立着。

房间里,只有床上异响。

房门紧紧关闭着,那是铁锅进来时,顺手关紧的。外面的路过者,不会听到里面的动静。除非,他们贴近房门,运力倾听,或许可以收到些许。

过了一会儿,力驴开始感觉异常,他忍不住转头一看,大吃一惊,正准备起身——

突然!嗖!

黑豹的利刀架在他颈部,道:“不要动,继续!我们让你临死前快活个够,做个风流鬼!继续!”

力驴不敢停下。

黑豹等着。

他很有耐心。

过了一盏茶功夫,终于完成。

黑豹道:“嗯,可以了是吧?”手一沉!

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