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冠绝山水 > 第三十四章 旺财帮主

第三十四章 旺财帮主

白萝卜、司马衣、雷猛三人行出一段路,来到一座小山,他们环望着四周。

白萝卜指着前面一个隐蔽之处,道:“就那里吧。”

当下三人钻入那里,躲藏着。

这个时候,月亮把它的一半藏到云层里,光芒暗淡许多。

白萝卜低声问道:“他们有没什么暗号的?”

司马衣道:“没有,但是他们打招呼的方式比较特别。”

白萝卜道:“哦,怎么个特别法?”

司马衣道:“我们见面是,我伸出右手,你伸出右手,两只手相握,轻轻摇晃说:‘你好,你好!’他们却是握着对方的小弟弟(下体)说:‘你好!你好!’”

白萝卜眼神一凝,道:“哦。”

司马衣道:“帮主,东西到手后,我们就能垄断卧银岛这个玉米市场,榨取巨额利润,从而实力大增。有了钱力,可以拔去更多的眼中钉,特别是‘寒蔬派’的石武宗。我们可以把这个潮汕人抓来,狠狠教训他一顿,拧下他的头!”

白萝卜道:“别胡说八道!石武宗人挺不错的,过几天我就要跟他结拜为兄弟了。”

司马衣一怔,道:“”结拜为兄弟?你不是说你最讨厌潮汕人吗?”

白萝卜道:“你听漏了。我是说:我最讨厌没钱的潮汕人。”

司马衣道:“哦,明白了。要在前面加上‘有钱没钱’做修饰。”

月亮消失于空中,大地一片黑暗。

白萝卜道:“怎么还没来?消息可靠吧?”

司马衣道:“理论上,正常情况下,一般来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不大可能出错。”

白萝卜道:“若是消息有误,那就白辛苦一趟。妈的,奶奶的,我靠!”

过了一刻钟左右,月亮从浓密的云层中艰难爬出来,向大地施舍一些柔和冷光。

只听一阵沙沙沙的脚步声响起,有四个黑衣人从山的东面走上来,他们都是皮肤异常白皙的北美洲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的头儿,名叫罗拉尔。

同一时间,西面出现了四个白衣人,大步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的老大,名字叫做熊千锦。

四个黑衣人立即迎上去,大老远罗拉尔就伸出右手。

那四个白衣人也踏步而来,熊千锦在五米之外就伸出右手。

几步之后,两批人面对面站立,白衣人熊千锦右手伸得更长,紧紧握住罗拉尔裤裆里的小弟弟(下体),黑衣人罗拉尔也握着对面之人熊千锦的小弟弟(下体),两个人同时大力摇晃,口中说道:“你好!你好!”

一边握着,一边摇晃,同时寒暄着,说着场面话,好一会儿才松手放开。

白衣人的头领熊千锦神情变得严肃,道:“罗拉尔先生,玉米超式种子呢?”

罗拉尔哈哈笑道:“已经带来,只要用我们这种玉米种子,培植周期短,长出来的玉米又大又甜,相信熊先生很快就能垄断整个卧银岛的玉米生意,那可是几十亿的生意啊!”

熊千锦露出笑容,道:“承你贵言!”

罗拉尔道:“钱带来了吗?”

熊千锦点点头,道:“拿来!”

他的下属立即捧上一个盒子。

熊千锦打开盒子,让对方远远看看钱票,道:“这是两百万,要不要先点一下?”

罗拉尔点点头道:“要。”

熊千锦把盒子递给他。罗拉尔把盒子放在地上,拿出钱票,仔细地数起来。数要第一遍后,又数了第二遍。数完第二遍,又数了第三遍。这个时候,罗拉尔才笑嘻嘻地站起来,道:“金额没错。”

熊千锦一直在旁边耐心地等着,这时脸带微笑,开口道:“罗先生是个谨慎的人,名不虚传啊!”

罗拉尔笑道:“是是是,我每次收钱,都要数三遍,确保万无一失。”

熊千锦赞道:“真是好习惯,我要向你学习。”

他顿了顿,问道:“那么,种子呢?”

罗拉尔转过身,点点头,他的两个手下立即把一个大包裹放在地上。

罗拉尔蹲下去,解开系着包裹的绳子,认认真真翻动着,查找着,寻觅着,终于,他从找到一个白银色小瓶子。

熊千锦眼中射出亮光。

罗拉尔轻轻拧开瓶盖。

熊千锦颤抖着声音道:“这,这就是‘玉米超式种子’?”

罗拉尔摇摇头,从瓶子里倒出几颗,塞入嘴里,咀嚼着,口中说道:“不是,这是炒腰果,我的宵夜。晚饭吃得太少,我有些饿了。”又倒出几颗,递给熊千锦,道:“要不要试一试?很好吃的。”

熊千锦立即泄气,道:“不用了。那种子呢?”

罗拉尔对一个下属道:“给他。”

一个黑衣人捧着一个木盒,递给熊千锦。

熊千锦接过盒子,打开,仔细研究一阵,脸上绽出满意笑容,朝罗拉尔点点头,道:“很好!”

罗拉尔伸出手,笑道:“合作愉快!”

熊千锦也伸出手,握紧对方的手,笑道:“合作愉快!”

罗拉尔又道:“熊先生,你怎么准备大力发展蔬菜水果业了,你的烟酒生意呢?”

熊千锦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最近几年,全球关于戒烟戒酒的呼声越来越高,那些大人物陆续加入支持,估计很快就会在美国纽约签订世界公约,把烟酒列入毒品行列,到了那个时候,全球贩卖烟酒的人将无法生存。这个卧银岛,很快就要由韩逸学派接管,韩逸学派掌门人风青良是反对烟酒的先锋,认为它们的毒害巨大,特别是在损伤青少年身体方面毒害更大。卧银岛,将会是全面禁烟禁酒,若不早点改行,到时候就太晚了。到那个时候,只有后悔药,没有回头药。”

罗拉尔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伴随着人们文化水平快速太高,健康生活成了日常的大主题,我们那边基本已经不抽烟、不喝酒了,除了一些没什么文化的乡下人外。”

熊千锦道:“所以,我才要……”

话音骤然停顿!

有两个人从黑暗中大步走出来。

左边雷猛。

右边司马衣。

看到这两个不速之客,在场的人都立即提高警惕!

罗拉尔满怀戒备,紧紧盯着他们,问道:“两位是?”

雷猛二人不答,突然快速跑动起来,跟着挥拳便打!

十个人开始混战!

雷猛使出外功刚猛的“铁臂通拳”,每一拳的击出时的力道有八百斤重,他一个打五个,还占有上风。

司马衣一个打三个,平手状态。

雷猛开始加速,加速,再加速!

越来越快!

砰!

一个白衣人毙命!

砰!

第二个气绝!

砰!

杀了第三个!

突然,熊千锦击出一拳,雷猛右手飞快架住!

嗤!熊千锦的袖子里蓦然有黑光诡异一闪,一把小巧而锐利的匕首骤然射出!

速度极快!距离极短!方位极诡!

它出人意料!它没人想到!

雷猛无法闪避!

他的眼中露出恐惧!脸上骤现惊慌!

躲不开,闪不了!

叮!

匕首正正击打在胸膛!

幸运的是,他击在了怀里的一个小金币上。

可能性极其微小的幸运,救了雷猛的命!

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雷猛突然像发狂一样,大叫一声,集中毕生真力,拼起命来,拳脚极力发狂擂捣!

空中开始传出各种杂声,惨叫声、呼救声、骨头爆裂声、鲜血迸溅声……

终于,雷猛和司马衣把所有人都杀光了。司马衣看着雷猛,雷猛大声喘气,逐渐从疯狂状态中平静下来。

司马衣道:“干嘛火气那么大?”

雷猛摇摇头,道:“没事了。”

白萝卜从暗处跑出来,从地上捡起木盒,打开看着,研究了许久,满意地点点头,道:“看来我已经美梦成真!太棒了!”他又道:“你们累了吧?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会。”

雷猛和司马衣应道:“是。”

三个人快速下山,转了一圈,进入一间草屋,司马衣生了火,房间明亮了。

白萝卜对司马衣道:“你去弄些吃的来。”

司马衣道:“好的,帮主。你要吃什么?”

白萝卜迟疑一下,道:“这个时候,估计也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你拿主意吧,记得节省第一!”

司马衣道:“明白了,帮主!”转身出了木门。

雷猛走近几步,把木门牢牢关紧,跟着,他缓缓转过身来,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白萝卜。

那是一种非常奇异的眼神,那是一种非常古怪的表情。

他就这样诡异地盯着白萝卜的背部。

紧紧盯着。

白萝卜是背对他的,正在集中精神研究桌上的种子。

雷猛紧紧盯着白萝卜的背部,一步一步地走近。

一步,两步,三步……

然后,雷猛缓缓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胸膛,抚摸着那个救了自己的金币。

若不是金币,他已经死了。

白萝卜转过身,看了看他,扬了扬眉头,问道:“你没事吧?”

雷猛隔着衣服握紧铜钱,摇摇头道:“我没什么事。”

白萝卜道:“怎么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没事就好。刚才辛苦你了,差点被杀。”

雷猛道:“帮主,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注定要为你牺牲一切!就算真的死了,我也不会后悔,只要能帮到你,我什么都不在乎!”

白萝卜伸出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

雷猛按住白萝卜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道:“帮主,刚才我几乎丧命,在那绝望的一刻,在那临死的一刻,我突然发现,生命是这么短暂,光阴如此短促,许多事情,若不及时去做,就可能永远都做不了!”

白萝卜点头道:“嗯,有道理!简直就是真理,甚至可以说是公理!”

他看了看雷猛,发现表情有异,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怎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我?”

雷猛不说话,只是紧紧盯着白萝卜,大声喘息起来,喘息声越来越响。

白萝卜感到很奇怪,追问道:“你怎么了?”

雷猛突然道:“帮主,有一件事,我想说对你说很久了,但是一直埋在心底处。”

白萝卜鼓励道:“都是好兄弟,有什么话就说吧。”

雷猛突然握住白萝卜的肩膀,道:“帮主!我爱你!其实,我是同性恋者!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一见钟情,情难自控地爱上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埋藏自己的感情,现在,我要向你告白!帮主,Iloveyou!”

白萝卜吃了一惊,忍不住退后一步,道:“什么?你开什么玩笑?”

雷猛开始失去控制,道:“帮主,我真的爱你!你把身体给我吧!”快速白萝卜按在桌上,嘴巴凑上去,不停狂吻,一边撕扯他的衣服!

白萝卜大惊,挣扎着,大声喊道:“救命啊!来人啊!**啊!”

雷猛按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快速拉扯,想把白萝卜衣服脱光。

白萝卜把头一侧,不让他吻,口中呼救:“来人啊!救命啊!快来救我!”

雷猛紧紧抱着他,吻他的脸颊、下巴、脖子,手上动作豪放,同时,他发疯地叫道:“帮主,我爱你!我爱死你了!我要占有你!帮主,你就从了我吧!……”

白萝卜拼命要推开他,都是力气不够他大,只是无谓的挣扎抗拒。

嗤!

白萝卜的右手袖子被扯裂,露出他保养得很白皙的手臂。

雷猛吻得更猛!

白萝卜狂叫:“救命啊!来人啊!**啊!救命啊!……”

砰!

一个人突然撞门而入,抓住雷猛后背,大力狠狠拉开,喝道:“干什么?”

司马衣!

白萝卜连忙穿上衣服,退到墙边。

雷猛被司马衣怒喝一下,恢复了理智,连忙道歉:“帮主,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白萝卜整理好衣服,盯着雷猛看了一会儿,叹息道:“不用道歉了,算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啦。可能我长得比较帅,除了女的,这辈子遇到过五六个男的求爱。”他仰天叹息,道:“唉,长得帅就是麻烦。”

雷猛吁出一口气,道:“谢谢帮主!”

白萝卜看着他道:“下不为例,知道吗?否则,我会翻脸。”

雷猛连忙道:“是是是!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我发誓!”

白萝卜走近两步,盯着他,突然笑了笑,道:“还有一件事,以后,我绝对不会跟你一起去大澡堂洗澡。哈哈……”

……

却说万无胜举起那根重达一百公斤的狼牙棒,准备大力下砸,把金旺财的头颅像西瓜一样砸个稀烂!

叶胆喝道:“慢!”

万无胜怒道:“干嘛?”

叶胆道:“虎面洞主,给你脸你不要脸是吧,那我们就来拼命吧!”

西瓜老跛跳出一米,抡起拐杖,道:“没错!先杀了万无胜,再讨论如何分割猎物!”

纪先劳立即附和道:“好!这个讨厌的家伙,灭了他!”

虎面洞主万无胜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好,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就帮帮你们。”他沉下脸,喝道:“谁先来?”

西瓜老跛三批人突然沉默下来,万无胜是个劲敌,谁也不想打头阵。

只听西瓜老跛看着叶胆,道:“万洞主是上流武林人士,论资格,这里只有叶先生才可以相提并论。叶先生,你先请吧!”

叶胆眼光一闪,道:“在下那点虚名算什么,论年纪和江湖资历,只有西瓜老跛你老人家才和万洞主属于同一个档次,你先来吧。”

西瓜老跛直摇头道:“我的资历差远了,与虎面洞主根本不是同一个次元的。”

他看向纪先劳道:“纪先生,你的‘奇行剑法’威震八方,老夫一直想见识一下,还请不要推辞。”

纪先劳谦虚地道:“在下的那点皮毛剑法,不值高人一哂!比起您的‘独孤七星棒法’那真是,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还是您老人家先来。”

三个人不停互相谦虚,互相恭维,期待说服其他人先上去打一场,自己可以观看虚实。

万无胜有些不耐烦,道:“我看你们干脆一起上不就行了!是不是顾忌一旦真的动起手,就就跟万草洞结下怨仇?不要浪费时间,要不抽签吧?”

西瓜老跛三人再次陷入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说话。

闲呆一边的金旺财突然开口道:“各位,不如让我来说两句,我有一个好建议。”

西瓜老跛看向金旺财道:“说来听听。”

金旺财道:“我的建议就是,现在已经这个时候,不如我们一群人先找个地方,好好吃个宵夜,吃了东西,才有力气打架,你们说是吧?”

万无胜瞪着他道:“想吃宵夜是吧?我请你吃狼牙棒!”突然暴风般扑出,那根沉重的狼牙棒对准金旺财,当头砸下!

金旺财大骇:“不吃宵夜也不用杀人啊!”

西瓜老跛、纪先劳、叶胆三人见情况紧急,快速出手,分别袭击万无胜的头部、腰部、腿部。

攻敌所必救!

万无胜若是不收手,自然可以把金旺财砸个粉碎,然而自己也必然受伤。

迫不得已,万无胜狼牙棒抽回,横扫后方,化解攻势,同一时间,他抬起右脚,把金旺财踢了一个狗吃屎。

金旺财粘得满脸泥土,从地上爬起,看到万无胜已经和西瓜老跛三个混战起来。

四人打得又快又急,一时看不出胜负。

金旺财拍打干净身上泥土,又吐了两口唾沫。

有人悄悄走近,低声道:“帮主,我们走吧。”

不知何时,张戒烟等人已经解开穴道,靠了过来。

金旺财看到保镖们恢复,胆子变壮,想起刚才的狗吃屎就来火,对着战团里的万无胜喊道:“喂!我的结拜兄弟,又大又笨的家伙!你说我**你老婆!错了错了!”

万无胜一边挥舞着狼牙棒,一边吼道:“错什么?”

金旺财道:“其实,是你老婆**我!她欲望很强,每晚都要我陪她。我看在和你结拜兄弟的份上,不忍心她被冷落,才半推半就地让她占有我!”

万无胜火冒三丈,吼道:“你说谎!”

高手相争,最忌讳心浮气躁。万无胜一动怒火,所取得的上风开始失去。

金旺财笑道:“没有!我说的千真万确!你老婆是受虐待狂,她喜欢我用皮鞭抽她,牙齿咬她,拳头打她,折磨她,虐待她,欺负她,然后,她就很兴奋!哈哈哈哈……”

万无胜更怒:“你胡说八道!”想要冲过来打金旺财,却被三位高手死死缠住!

金旺财有了复仇的喜悦,道:“你老婆跟我说过,她说一点都不喜欢你!她说你坏事做绝,是个大人渣!五岁就做小偷,六岁就做强盗,十岁卖身到妓院做童子鸭。你心理变态,最喜欢年纪大的女人,特别喜欢跟老太婆交尾。你找女人的标准就是:我不管她有没有钱,我不管她的身材好不好,只要她够老!多变态啊!哈哈哈哈……”

万无胜气得差点晕过去,出手杂乱,失去章法。

砰!

西瓜老跛的拐杖在万无胜的左腰狠狠砸了一记,痛得他叫出声来。

剧痛让人清醒,万无胜连忙收紧心神,不再理会外界,专心迎敌。

金旺财见好就收,一口气已经顺了,便对张戒烟等人道:“走吧!”

万无胜见他想溜,大吼一声道:“混蛋!你别走!”全力持棒横扫一通,逼退敌人,随后扑来。

西瓜老跛等人也不再紧咬虎面洞主,冲向金旺财!

张戒烟等人吼道:“帮主,你先走!”

一群人留下与敌人火拼。

金旺财犹如丧家之犬急急向远方没命奔去,口中高喊道:“你们给我挺住!我去搬救兵!”把一大帮人甩掉,很快逃得无影无踪。

这是一场混乱的战役,大家几乎见人就打,只觉到处都是敌人,个个都豁了出去。

武功高强的虎面洞主吃了一棒后,真气渐渐溃散,自觉伤势不轻,他有意识地边打边退,溜出战团,突然转身向黑暗中奔去,奔出一里后,他开始摇摇晃晃,感觉将要晕倒。他抬头望去,发现前面有间破旧的铁质小屋子,马上跑过去,踢开门,钻入屋子里。

屋子里没有人。

万无胜扫视一遍,看到有个敞开的大柜子,行近钻入,掩好柜门,打坐运气自我疗伤。

这个时候,他的真气已经几乎全部溃散,杂乱无章地在体内乱窜,整个人如同虚脱,通过修整气息,引导真流,总算压住奇经八脉的混乱,一切踏上正确的轨道,缓缓回归原位。

这个时候,黎明已过,天色渐明,晨曦温柔。

突然,铁门被推开,金旺财蹑手蹑脚钻了进来。原来他逃离战场后,没头没脑地乱跑,绕了一大圈后,发现这个铁质屋子,便跑了进来。

只听金旺财笑嘻嘻地自言自语道:“看来最安全就是这里啦。我先在这个地方打个盹,等敌人全死光再出去。”

他把铁门牢牢关紧,还不放心,又推来一只大桌子,死死顶住,想了想,看了看,又搬了几块石头,堆在桌子上,确定密不透风了,这才放下心。

金旺财感到满意,笑嘻嘻地转过身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一米九五的巨汉。

虎面洞主万无胜!冷冷地瞪着!一步一步地,缓慢地向他迈过来。

有一瞬间,金旺财感到眩晕,之后,他定了定神,静静看着万无胜。

万无胜也是静静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双方距离是五米。

金旺财看着不断接近的万无胜,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道:“你好!你看上去很面熟,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万无胜冷冷踏步走近!

金旺财开始游走着后退,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名言,叫做:‘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很有道理的。”

万无胜一步一步逼近。

金旺财道:“对了,你读过《论语》没有,没读过是吧?里面孔子说了许多至理名言,其中有一句特别好,那句话就是:‘有话慢慢说,不要动手动脚。’圣人的言语,总不会错的。”

万无胜已经接近,金旺财无路可退,

金旺财笑道:“咦,是你啊,万大哥!刚才太远,看不清楚。原来是你啊!你比以前帅多了,嗯嗯嗯,身材很棒,我……救命,不要打……”他向左边滚过去。

万无胜一脚飞起,他受伤之后,力气和速度大不如前。

啪!

踢中了,但力道不大。

砰!金旺财又是一个狗吃屎。

万无胜怒吼:“白萝卜,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方泄我心头之恨!”

金旺财大骇失色,喊道:八块,这么多?那不是死得很惨?六块,好不好?”

万无胜怒吼:“啊——”

金旺财大喊道:“有没有人啊!快来!快来!”

砰砰砰!

铁门被踢开,张戒烟等人冲了进来!

原来他们经过附近,听到大喊大叫,连忙奔来,总算及时赶到。

万无胜手中没有兵器,看到他们,反而生出怯意,站在原地,没有动手的迹象。

张戒烟叫道:“帮主,走!”护着金旺财,退了出去,跟着一行人跑远。

万无胜内伤未愈,狼牙棒丢失,只是冷冷看着,没有阻止。

金旺财等人奔出一段路后,确定安全了,便路边小摊吃了点心。

车夫马合齐笑道:“帮主,如梦姑娘就在前面,你要不要去找她快乐一下。”

金旺财心中一动,眼珠子转动两圈,他摸摸自己的头,道:“我摔了两跤,到现在头还有些晕,许多事想不起来。关于这个如梦姑娘,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我详细讲讲。”

马合齐笑道:“是是是。这个如梦姑娘是你在剧院认识的,她是一个舞蹈员。你跟她认识后,每个月让我按时送她八千文钱。有空的话,你偶尔会去她的豪宅聊聊,嘿嘿嘿……自从你包了锦华大道的梨花姑娘之后,已经很久没来了,冷落她很久啦,呵呵……”

金旺财抬起头,脸上绽放出笑容,道:“好好好!我去找她!你们等会在外面等我。”

……

如梦,二十四岁,长得貌美如花。

那天傍晚,在她的豪宅里,卧室中,有一个男的手持两杯糖水走近大床。

这个男的名叫陈骁毕,一米八零,全身肌肉发达,像个健美冠军。

躺在床上的是身穿半透明睡衣的如梦,妩媚动人地看着他。

陈骁毕坐到床上,说道:“宝贝,刚才太激烈了,喝杯水解解渴吧。”

如梦挪近,靠在他身上,右手抚摸着他那强健高凸的肌肉,撒娇道:“你喂我喝。”

陈骁毕笑道:“好!”把杯子移近,喂她喝。

喝完之后,陈骁毕把杯子放下,张开双臂抱住那个柔软的娇躯,轻轻吻了吻她的脸蛋,在她耳边温柔说道:“宝贝,我爱你。”

如梦一阵刺激,一阵兴奋,突然抱紧他,叫道:“来!再来一次!”

陈骁毕推开她,道:“已经三次了,不行了,我还要回去陪我老婆。每周一次,今晚她一定不会放过我。”

如梦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不为难你了。你留给你老婆吧。”

陈骁毕疼爱地吻了吻她的脸,道:“你真是善解人意的大美人,爱死你了。”

如梦躺在他怀里,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愿意让你随便糟蹋吗?”

陈骁毕道:“因为我够粗壮,肌肉发达,刚猛有劲。”

如梦吃吃笑道:“你知道就好,那你每天记得多多锻炼身体,把肌肉越练越棒!”

陈骁毕道:“遵命!”

如梦站了起来,道:“你先回去吧,免得你老婆独守空房。她一个妇人,老公太晚回去,也是挺可怜的。”

陈骁毕点点头道:“嗯。”他穿上衣服,又抱住如梦,道:“你真体贴,宝贝,我舍不得你。”嘴巴印上如梦的双唇。

两个人狂热接吻一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