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老大嫁作三人妇 > 7窥月

7窥月

月容还想再看,瞟了一眼漏壶,却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时辰,再过两刻钟,顾嬤嬤就要回来了。只好站起来,打算回房,有心拿一本回去藏着读,想了一想,还是把三本书放回原位。刚推门出来,院墙外突然跳进来一个人,不由贴门站住,喝问:“来者何人!”

刚落地的那人,显然没有料到院里有人,反倒被吓了一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待听出是个小女孩娇俏的声音,方缓缓站直,仔细打量面前的小女孩。小女孩此时贴门站立,瞪着黑水银似的大眼睛,警惕的盯着他看。对,是警惕,不是惊慌,仿佛一头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小豹子。头发只用一根红绸松松束在脑后,齐眉刘海,衬的眼睛亮得像秋夜的星芒。蛋形脸,脸色略显苍白,樱色嘴唇紧紧抿着。上身着粉色短衣,下面着湖绿裙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六月的一箭水芙蓉。来人不由微微怔住,马上又嘻哈一笑:“我道是谁抢了佩云表妹的压床童女,原来是这么个小女孩啊,也不怎么样吗?当不得五弟所称‘最漂亮姐姐’!”

原来只是个找茬的登徒子,不是自己以为的绑架小女孩的绑匪!月容松懈下来,上下打量面前的少年:大概跟光宇差不多的年纪,凤眼,五官很精致,穿着骑马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月容看罢,冷冷开口:“既如此,还不快走!”

少年似乎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有点恼怒,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月容也很恼火,这人谁啊?平白无故闯人家里,还颐指气使当起主人来了,心下一动,道:“这位公子,我不认识你。不过,嬤嬤说过,今日家中会来一位客人拜访,不知您是否贵姓梁,名上,字君子的?”

少年没想到还歪打正着了:“对啊,对啊,我就是你家的客人梁尚,均梓!你就是王光宇的表妹么?”

月容大乐,拼命憋住笑,道:“我真是王光宇的表妹,你真是‘梁上君子’?”

少年觉得这丫头无邪,怕她不信,急急肯定道:“我就是梁尚均梓!”

月容突然又一皱眉,道:“我还是不大相信,要不,你大声说三遍‘我是梁上君子’?”

少年毫不犹豫,道:“我是梁尚均梓!我是——”

“咯咯……哈哈……”月容笑弯了腰。

少年醒悟过来,狠狠一跺脚,伸手指着她,气急败坏道:“你个坏丫头!枉刘嬤嬤还夸你贞静呢!不许笑!”

月容捂住肚子,好容易才止住笑,道:“可不是梁上君子么?谁请你来家了?顾嬤嬤就要回来了,你快点走吧。”

少年本还待刺她两句,听她提醒“嬤嬤就要回来”,觉得她待自己也不是太坏,也就忍住了,回身便想跳墙,突然又顿住,回过头,道:“我叫刘琨,是王光宇的朋友,记住了!”

月容不置可否,少年直直瞪着她,月容只好点了点头,道:“刘公子一路走好!”

原来,压床童女竟是这么热门的差事!病倒错过了,居然还有人抱不平的。也对,一来一回,收了两个大荷包,里面满满都是金银锞子,又饱餐一顿,还见了新娘子,稳赚不赔啊。那个佩云表妹,估计就是先前选定、后来病倒的压床童女了。压新床,本来应该是一男一女,现在大庆朝,生生换成了两个童女,真是想女儿想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