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穿越之我为外室 > 19艳福不浅

19艳福不浅

昨夜天气极坏,站承天门楼上上宿士兵都看见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景象极为壮阔,可他们却没有心情赏看,他们站高处,抱着兵器早就缩成了团,都骂骂咧咧着说:怎这般倒霉,轮到他们时候摊上这么大冰雪天气。7k7k1

翌日一早,人们起床来看,便见整座长安城都变了样儿,那真是落了片白茫茫世界真干净。

外面阴冷,屋里暖和,又有软玉似得美人怀里抱着,懒洋洋凤移花才不想起那么早,只是,他一夜风流活好不自,有些人却夜不成眠,胡思乱想,恨了怨了。

这不,天才蒙蒙亮时,侯府里尊贵有权威老太太便打发了二门上小总管兴儿过来叫人。

别个人,便是他老子,他也能搪塞几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回去,唯独老太太命令他不好违逆,一则这老人家算是疼他,他不好辜负了老人家一片心,二则,昨日撞上了家里那只母老虎,她心里不顺畅必然找事,他不回去一趟跟老太太交个底是不行了。

可他实不想离了这温柔乡。

低头去看怀里娇人儿,便见她乖猫儿似窝他怀里睡呼呼哈哈,可爱妧媚,真是让人爱不行。

心里想着,这妖精真个神奇,把他心弄软塌塌,甜一回,酸一回,忽儿怒火冲天恨不得弄死了她,忽儿恨不得把她揉进骨子里狠狠疼爱。

正此时,又见窗外有人影晃动,他哼了一声,再不想起也得起了,想着昨夜伤了她,又给抹了回膏子,这真是甜蜜折磨。

那处又软又滑,幽香扑鼻,原怪不得自己那孽根想钻进去不出来。

似找到了自己迷恋她根源,他满意咂了咂嘴。

屋里,昏暗漆黑没有旁人,静悄悄适宜做些坏事,锦绣被里满满都是小女人气味儿,脑袋昏昏沉沉,着了魔似得,他做了这辈子不屑做事情,他亲了,亲了一个女人那处。

轰!

他那厚城墙一般老脸红了,像个被人追债追到家门口,落荒而逃败者。

了不得了!

他匆匆给她抹了药膏,衣裳没穿好便跑了出去。

远山静谧,那一丝天光才刚刚漫上城头,城头上士兵正打着哈欠和人换防,他长舒一口气,心里低咒了几句,脸上热度依旧高吓人。

嗯,很好,天黑,不会有人看见。

“花大爷,赶紧吧,老太太等着呢。”兴儿见着马上黑影,连忙跑过来打千作揖。

凤移花正想着心事,恼羞成怒,一鞭子将人打个倒翻,没好气道:“滚!”

便听“哎呦”一声,有重物落地。

马蹄哒哒,不一会儿便跑远了。

金宝嘲笑他一回,催着马也赶了上去。

“起来吧,一起走。”还是银宝讲点理,拉起兴儿,不由分说将人塞上马背,一拍马屁股,便听那兴儿惊吓似得“嘿”了一声,紧紧抱住马脖子就上了道。

银宝哼笑一声,嘱咐门房看好家,利落翻身上马,追了上去。

只有他知道,当大爷从屋里出来,走至廊庑上灯火下时,他匆匆一瞥瞅见了奇景。

红脸大爷,他都多少年没见过了。

遥想当年,探花郎打马长安街,大爷兴奋双颊通红,何等意气风发……

银宝猛沉下了脸,狠狠一甩马鞭,便听马儿痛苦嘶鸣一声,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

侯府里,大正院是侯夫人居所,可奢华并尊贵院子却是春晖堂,里面住了青阳侯和勇毅侯,两位侯爷共同生母,一品诰命夫人,柳氏。

满堂华彩,灯火通明。

老人家睡眠浅,这个点,正是别主人熟睡时候,只有她穿戴整整齐齐,正和宠爱大丫头说笑,脚踏上还坐着一个非主非仆俏姑娘。

“老太太,这桃子软烂,您吃这个正好。”这俏姑娘把桃子切一小块一小块,素手捏着碧玉叉递了过去。

“闻着就香,赶紧给我,我爱吃这罗国进贡大黄桃。”老太太喜笑颜开,就着大丫头喜儿手吃了好几块。

老人家也贪嘴,不一会儿吃了大半个,再要吃时,大丫头喜儿再也不肯给,笑着哄道:“我老祖宗,可不能再吃了,吃多了仔细闹肚子,奴婢给您放着,咱歇歇,响午时候再吃可好?”

脚踏上俏丫头噗嗤一声笑了,起身坐到榻上,抱着老太太手道:“老太太,瞧您把她惯,竟敢做您主了,我看啊,赶紧打她一顿是正经。”

老太太接过喜儿递上来帕子边擦手边笑道:“我可舍不得,我有喜儿一个就顶上你们好几个,成日家甜言蜜语说孝敬我,可等到我找人时候,一个个都不跟前,还是喜儿好,时时刻刻,我喊她,她就我跟前,还是我喜儿好。”她满意又重复了一遍。

“奴婢知老太太疼我。”喜儿感激看了老太太一眼,不去和那俏丫头争锋,垂下眼,自顾给老太太捶起腿来,倒是令那俏丫头面有几分讪讪。

“花大奶奶来了。”门上小丫头高声禀报。

老太太脸上笑容淡了几分,拍着俏丫头手道:“月儿,你叫我一声姑太太,姑太太总得给你安排个着落,你且等着。”

“请老太太安。”她笑着欠身行礼,由丫头服侍着脱了外面御寒皮裘,穿着一身正红对襟袄子迤逦走了上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