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叶程 > 第 1 章

第 1 章

第1章

叶程这年六岁,从前他一直跟随父母外地打工,是父母宝贝疙瘩,就算后来又生了一个妹妹,父母依旧把他带身边,他妹妹叶萍刚断奶就被送回了村子,寄养姑姑家里。

直到两年前,他父亲突然生病,送到医院后,被检查出来是艾滋病,不到一年就过世了。母子两个回到村里生活,因为他母亲也被检查出来携带艾滋病毒,虽然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不过母亲还是从亲戚那里借钱给两个孩子做了检查,幸好,两个孩子都没有感染上这种可怕病毒。

于是妹妹叶萍还是姑姑家中生活,而叶程,他母亲好几次想把这个儿子从她身边送走,却无奈没有人愿意接收。

九十年代初,人们对艾滋病传播渠道并不十分了解,很多人都把这种病毒妖魔化。和一对患有艾滋病夫妇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小孩,谁敢要呢?再说,村里人家大多不缺孩子,他们缺是养孩子钱。

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好治疗,叶程母亲前一年年冬天也过世了,因为没有亲戚肯收留,那个年头,社会福利方面也并不十分发达,加上他们所山村又十分偏远。就这样,三四个月过去了,叶程就这么独自一个人住这个破落院子里。

外婆隔一两天会过来一次,其他时间里,他就自己养活自己,他家院子里头有一片菜畦,是母亲世时候教他开垦,怎么种菜怎么施肥浇水,他都会。

去年一整年,他母亲身体都很不好,很多时候,还需要叶程去照顾,外婆有时候也过来帮忙洗洗涮涮,为了这个,她还专门托人从镇上买了一双又长又厚橡胶手套。

无论是家务还是菜地里活儿,做久了自然就都会了,虽然叶程今年还只有六岁,虽然他还是会常常把米饭烧糊,也常常会把菜畦里头菜苗种死,但是就这么稀里糊涂,他愣是把自己和灰子养活了。

叶程一个人孤零零地蹲院子里,边上坐着他家公狗灰子,灰子今年四岁了,比叶程小两岁,但是蹲坐地上,却要比叶程高出许多。

外婆上次过来时候跟他说好了,今天晚上还会来给他做晚饭,于是叶程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便蹲院子里头等。

他肚子实是有些饿了,中午自己煮饭时候不小心给烧糊了,可能是水没放够,米饭还是夹生。就着外婆前几天炒好咸菜,囫囵吞了一碗,剩下大半锅米饭,连灰子都不爱吃,就只好喂了那两只下蛋老母鸡。

下午他们从鸡窝里摸出两只鸡蛋,这两只鸡很会下蛋,他家篮子里已经有半篮子鸡蛋了,外婆让他把这两只老母鸡看好了,近邻村一群二流子整日里到处晃荡,偷鸡摸狗事情没少干,这两只老母鸡要是给捉走了,叶程从此就连鸡蛋也吃不上了。

“程啊,蹲那儿干嘛呢?瞧外婆给你带了啥?”叶程外婆叫蔡金枝,今年六十了,一辈子就只生了三个孩子,其中大儿子没长到十岁就夭折了,小女儿,也就是叶程母亲,去年冬天也过世了,现就跟着二儿子过,也就是叶程舅舅家。

“啥?”叶程凑过去,巴巴地看着外婆从围裙底下掏出一只蓝色塑料袋,里头不知道装什么东西,裹成长长一根细条。

“看看这是啥?”蔡金枝把塑料袋打开一个口子,叶程就把脑袋凑过去猛瞧。

“排骨!”叶程高兴坏了,外婆以前也给他带过一次,这东西可好吃了,小灰今天也有骨头啃了。

“今天村里二婶子家又杀猪了,我托隔壁王婆子替我去买了一根排骨回来,晓得你爱吃这个,偷偷藏家里碗柜里,你舅舅家那两只小狼崽,要是被他们看到了哪里还有剩……”蔡金枝一边叨咕着一边把院门给关了,取下挂柱子上砧板菜刀,砰砰砰几下,利落地把那根排骨剁成一小堆,叶程就眼巴巴地站一边看。

“你说那二婶子,卖肉就卖肉呗,话那多,上次我打她那儿给你买了一片猪肝,她转脸就跑去跟你舅妈说了,那好几天啊,你舅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就连那大胖二胖,也直骂我偏心眼,嘿,没良心小崽子……”

“后来我追上门去跟她大吵了一架,看她以后还多嘴,不过啊,咱这穷乡僻壤,就她男人一个杀猪,要还有别家,我早换地儿了,还跟她买?”

“别光顾着流哈喇子了,点,烧火!”蔡金枝把剁好了排骨放一只小碗里,加了点盐,又倒上几滴酱油,放米饭上面蒸着,吩咐叶程好好烧火,自个儿戴上手套,屋里屋外地打扫开了。

他家灶台就架院子里,头顶上就只有一片屋檐挡着,而且只有一个灶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