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采红 > 28第27章

28第27章

周红红一惊,差点以为程意是要抽她。

程意瞥见她惊惶,笑了。他用皮带刮刮她脸,“怕了?”

她强装镇定,扭过脸去。

他扔掉皮带,亲昵地舔/她耳/垂,手指钻/进她身/体,一下一下地进/出,轻轻道:“怕就听话么。你要听话了,我让你一/浪/比一/浪/高。”

周红红恨恨地道:“你走开。”

他便停了,抽/出手指给她看,讽笑道:“不爽?不爽你能出/水成这样?”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她刚刚止住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他就不能尊重一下她。

他掰过她脸,看着她泪眼婆娑倔强模样,敛了笑容,“你不是给我上了那么多年了么,现来装什么贞/烈。”

她一边哭一边说:“我不想和你一起了。”

“女人,我忍耐是有限度。” 程意眼里是山雨欲来平静。

“我也是。真,和你一起我很累。”他和时婕艺事情真相,她也不想知道了。就算他没有和时婕艺发生什么,那个叫周红红女人也不他心上。

“你给我闭嘴。”他俯视她,眼里微微闪烁着,“周红红,别耍脾气,跟我回家。”

“我不回去。我早说过,我不回……”她话还没说完,程意就抓住她腿,撑成大角度,毫不留情地/刺/进去。

周红红刚刚湿/润/度不够,而且他太粗/鲁,冲/撞/又//又/狠,她痛得死死咬住唇,一阵血/腥味道她嘴里弥漫。

程意表情,也不像有/感。他冷冷地看着她,重申道:“跟我回家。”

她就是倔着那么一股子气,不吭声,嘴唇已经是一片血/红。

她身/体疼,可都没有心里绝望来得深。如果他有那么一丁点乎她,都会来哄哄她,而不是用着这么轻/贱她方式对待她。

程意发泄了一阵,稍稍平复情绪后,便退了出去,然后又挂起笑容,“我真要搞/你还不是容易得很。不一会儿,你就得求着我上你。”

她继续沉默。

他捏住她脸颊,直接对着她唇覆了上去,吮掉上面血迹。他看着她伤口,哼道:“丑不拉叽。”

周红红疼得直喘气,挣扎着要起身,却还是被他压得死死。她终于开了声,“你起来,我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他依然笑,“谈谈你怎么勾/搭上楼下那小白脸?”

周红红这才明白过来,他还误会她和钭沛,她澄清道:“我没有。”

“没有?”他绕着她头发扯了几下,食指点点她唇,“周红红,你没本事是没有,就勾男人这方面厉害。”

“我没有!”她来来去去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他凭什么这么说她,“我不想和你说这些,反正我要分手。”

“你要?”他又扯出那种嘲讽笑,“你问过我意见?嗯?”

说着他就抚上她身/子,一寸一寸都是她敏/感/带。

周红红扭来扭去地躲着,可他就是有本事摸/到她,抓/到她,进去她身/体里搅/动。

程意真要想撩/拨周红红,不是什么难事。他本就深谙男/女之事,和她这么多年,什么姿势都尝试过,他比她还熟悉她身/体,有是手段让她臣/服。

看着她他动作下越来越软,呼吸渐渐急/促,他笑意深。

而周红红则恨极了。可是恨归恨,当程意含/弄着她丰/挺,猛地进/去那/润/泽/之地时,她几乎是本能地绞/住他,然后紧紧抠住他手臂,随着他节/奏起/伏。

她情动反应让程意耐性全部耗光,摆/幅越发狂/烈,差点让她磕到床头。

虽然天气微凉,他却是大/汗/淋/漓,强健肌/肉随着律/动过程,一块一块鼓/动着。

床板一阵咯吱咯吱作响,伴着周红红急/促喘/叫,以及结合处水/声,程意光听着都觉得要爽/翻/天了。

周红红这人,他要/干之前就忸忸怩怩,要真干上了,又很是叫得欢。骨子里就是个骚。

----

后一次浪/潮,周红红颤抖了好久。她闭上眼睛微喘着,等那令人晕眩璀璨慢慢过去。

程意很有成就感,躺她身旁,笑着用手指她丰/乳/上弹来弹去,见她似乎是回神了,便凑过来亲她脸颊,“媳妇儿,爽不爽?”

周红红没脸面对他,把头侧了过去,她觉得很不堪,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是个荡/妇。

他看出她羞愧,没有再讥她,改为哄,“乖,不要闹了,跟我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