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重生神雕之杨过 > 第六章 传授口诀

第六章 传授口诀

第二日,杨过一个人游遍了全真教的前前后后,见人就打招呼,搞得像首长视察一样,最后走得腿都酸了,那股兴奋劲才逐渐退去。

用过了晚饭,估摸着已到了传授武功的时辰,杨过才满心激动地来到了赵志敬的静室门外。

能不激动吗?等会儿就可以知道天下第一人传下的功法是何等的玄妙,这种梦寐以求的机会摆在了眼前,压过了心中对赵志敬的诸般厌恶,所以杨过老老实实地叫了声:“师父!”

赵志敬此时正盘膝坐在榻上,一副有道高人的模样,见杨过来了,心中寻思:“这小杂种桀骜难驯,目无尊上,上次打骂了他,被他揪住把柄,险些让我栽了跟头。若是再传授了他武功,等得他功夫渐深,我这个当师父的对他可就更难以管束。一个处置不当,看他这睚眦必报的性子,我多半会教出一只白眼狼来。”

他不愿传授杨过武功,但又不敢违背师门之命,左思右想,好生难以委决,突然灵光一闪,想道:“他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小孩子,那日与我动手时,尽是撒泼耍赖,身上没有任何武功底子,对本门武功更是一窍不通,我且只传他玄功口诀,于修炼之法却半点不授,谅他也看不破这其中的关窍。”

计议已定,赵志敬再看杨过时,觉得也不是那么刺眼了,和颜悦色地说道:“过儿,你过来。”

杨过刚才见他眼光闪动,哪还不知这个心胸狭窄的便宜师父在耍什么念头?心中想道:“我可不是原来的杨过了,你想算计小爷,却是打错了算盘。”他也不挑破赵志敬的心思,依言走到近前。

赵志敬一脸严肃,说道:“过儿,我们全真教的武功,博大精深,乃是正宗的玄门功法,与旁杂门派的外练功夫大有不同,属于是由内而外,乃最适合人体的修炼之法,习练下去,一辈子都练不到尽头。你不可急躁冒进,一味贪图拳脚上的威力,一定要理解透了,要静下心来。现在我先传你本门的入门内功歌诀。”当下将几百句玄功歌诀,一句一句念出。

杨过心头冷笑,想道:“你此言不过是想安我心,怕我万一向你请教修炼之法,你的计谋就无法奏效。哼哼,你不肯教,我就偏偏让你不得不教!”他心中所想,自不会表露出来,只是认真聆听,用心默记,等赵志敬念了一遍之后,已是尽数记在心里。

杨过心中不由有些吃惊,没想到他现在的记忆力竟是如此之好,看来以后若是想到少林寺偷学武功,倒是不用像慕容博那个记忆力低下的家伙一样,费力誊抄副本了。

他担心记忆有所错漏,又请赵志敬重念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告辞离开。

赵志敬望着杨过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想道:“哼哼,任你奸猾狡诈,也不过就是一些小孩子的自作聪明,想和我斗,你还差得远了!”

殊不知此时的杨过也是一般心理,他在思虑着该如何对付赵志敬。

最解气的做法便是扮猪吃虎,一切暂作不知,该吃吃,该睡睡,没事时赏花逗鸟,闲得无聊了就游山玩水,等数月之后的全真派大校之时,再“无意”中向马钰揭露赵志敬的阴谋。

这与之前只能忍受赵志敬对他的打骂不同,弟子拜了师,便是将身家性命都交给了师父,师父有着比亲生父母还大的权力。

师父可以对徒弟随意驱使,即使打骂也无人可以指责。但有一点一定不能违背,那便是要尽心尽力传授徒弟武艺。

若是名为收徒,实则暗藏不授,蒙骗徒弟,便可归之为奸邪一类,徒弟可另投他师,不必担受半点责任。

选择这种做法对付赵志敬,简单直接,不留后患,杨过也可不必再与赵志敬虚与委蛇,但杨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打倒了赵志敬,他还得重新拜师。全真六子是不可能收他为徒的,马钰已经和郭靖有了师徒之实,郭靖虽未正式拜马钰为师,但众人都已默认了马、郭二人的师徒关系,况且赵志敬毕竟也当过他的师父,全真六子若再收他为徒,岂不是乱了辈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