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黑色烟火 > 第57章 鸿沟

第57章 鸿沟

十月底的时候A市气温突降,已经有了入冬萧瑟的味道。明明已经过了夏季炎热到令人难以忍受的高温时节,叶长安却越来越心浮气躁。

此时距离他们的婚礼还有十余天,叶长安的肚子已经有了些微凸起,人也越发懒惰疲乏,可她的睡眠质量却不太好。

自从接到那个人的短信开始,叶长安就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失眠的时候叶长安脑袋里总是反复出现那条短信: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你一定会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她……为什么会后悔?本来在这场婚姻交易里,她就没有任何期待和憧憬,而姜淮左最丑陋、残暴的一面她也见识了许多次,既然如此,那个人为什么还能如此信誓旦旦?

是喜欢姜淮左的人发出的威胁?

还是了解内情的人出于好心对她的提醒?

不祥的预感异常强烈,搅得她寝食难安。叶长安隐约知道自己不安的根源所在,却始终看不清谜底。千丝万缕的混乱思绪中,缺少了至关重要一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长安开始做些稀奇古怪的梦。

第一个梦。

大学报志愿时她选了对面Y大,后来没有遇见竹西,更没有遇到姜淮左,她偶然在学校里遇到了纪蔚年。梦里纪蔚年依旧是别扭又不近人情的样子,他们一个猛追,一个猛躲,最终纪蔚年被她成功拿下,两人恋爱、工作、结婚、生子,生活圆满幸福。

第二个梦。

升入初中后的第二年,纪蔚年突然转学而来,成了她的同班同学。之前所有人对她的冷落、刁难戛然而止,纪蔚年像个骑士一样伴她左右护她周全,直到毕业魏辉也没能对她产生什么实质性伤害。后来她跟纪蔚年升入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缘分深厚,形影不离。

第三个梦。

小学四年级的那个十一长假,小贺并没有无辜惨死,她带着老师回到班里成功把他救了出来。那之后小贺转学,纪蔚年成了她的新同桌。没有枪声,没有血流,没有虐杀,没有跳楼,没有分别。他们青梅竹马情窦初开情投意合,升学,恋爱,偶尔吵架,又很快和好,一起垂垂老去。

梦里所有的灾难都一环一环被修正过来,明明都是美梦,叶长安醒来却只觉得心慌难过。但凡实现其中任意一个,都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

她白日里魂不守舍,晚上又休息不好,有几次平地上都差点摔倒,多亏阿杰眼疾手快,次次都能把她扶起来。

随着婚礼筹备工作的陆续完成,姜淮左在家的时间也逐渐多了起来,可他对叶长安的态度却有了微妙变化。

原来他们吃饭的时候姜淮左就跟得了多动症一样:

“长安,渴不渴?来碗汤?”

“长安,尝尝这个,好吃,有营养!”

“长安,来,我喂你,啊~”

那时他一会儿递水,一会儿夹菜,偶尔还恶心吧唧的非要亲手喂给她,黏人、啰嗦,殷勤到有些可怕的地步。

除去吃饭时间,姜淮左更是抓紧每分每秒在她身边晃荡。

下楼梯的时候会小心扶着她,或者干脆一把抱起来。

洗澡的时候会规规矩矩站到一边,生怕她不小心滑倒。

怀孕三个月开始定时给她按摩脚底、小腿和肚子。

最合格的丈夫也不过做到如此。

而现在,不知是不是错觉,叶长安觉得姜淮左对她冷淡许多。在家的时候他们很少碰面,偶尔见了姜淮左也不发一语,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扭头又去做自己的事情。

最近几个晚上姜淮左甚至搬去了隔壁房间。

终于感到厌倦了吧?他们还没有结婚,靠单方面维系的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

叶长安觉得自己解脱的时机到了,她很想跟姜淮左聊一聊,如果他已经不再执着,那么这场婚姻、这个孩子,就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书房中,姜淮左正在看书。

叶长安轻轻敲了两下门,推门走了进去。

姜淮左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放到书页上,表情和声音都很冷淡:“有事吗?”

“不如……把婚礼取消吧。”

他当即就皱起眉来:“什么意思?”

“已经没有必要再……”相互勉强了啊。

还没等她说完,姜淮左突然就把手边的书扔过来,正好打在了她的小腿上。

“现在,立刻,回你的房间,不要再惹我生气了。”

叶长安呆呆的看着姜淮左愤怒又隐忍的神情,踉跄着后退两步,转头消失在门后。

姜淮左只手撑额平复了许久,才走到门边把门关好,顺带捡起了地上的那本书——《产前护理与注意事项——关于准妈妈的1000件小事》。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津津有味的研究这类书籍,还几乎能做到过目不忘。他怕她一不小心出什么意外,怕她生孩子时吃尽苦头,怕她以后落下病根,怕自己照顾不好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