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黑色烟火 > 第58章 面具

第58章 面具

黑暗之中,寂静无声。

他们一个放弃挣扎,一个食之味髓。

姜淮左的吻星星点点落在她的胸口,又一点一点下移,最终来到了她的腰腹。

不同于以往的平坦纤细,现在那里微微隆起,有了小小的弧度。

他终于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松开了钳制她的手,小心又虔诚的摸了摸她的肚皮。

手心下厚实的质感让姜淮左动容又懊恼,他颓然的倒在叶长安身边,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她是无心之举,他却是故意刁难。无论如何,她怀孕已经足够辛苦,他不该这样子对她。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丝毫不肯让步,暴躁、易怒、多疑,稍不如意就冲她发难施暴,那么叶长安只会记住那个人的好,永远都看不到他。

姜淮左反省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小心又别扭的恢复了先前温柔体贴的模样。叶长安却更加不想见到他,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卧室装睡。

如此姜淮左在家呆着也没意思,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公司和婚礼筹备上。

时间一晃到了婚礼前的第五日,叶长安吃过中饭后觉得困乏,睡了会儿午觉。

那是最后一个有关纪蔚年的梦,他们结婚了。

圣洁的教堂里,雪白的婚纱,同色西服,她跟纪蔚年比肩而立,一起站在神父面前,听他慢慢诵读那许诺永远不离不弃的誓词。

可誓词只念到一半,纪蔚年突然摇了摇牵住她的手:“悠鸣……”

身旁的男人突然被耀眼的银光萦绕,他本就穿了一身白,此时就像是要被拖入另一个空间一样。

叶长安紧紧攥住了他的手,焦急又无措:“阿年……阿年你怎么了?”

纪蔚年的笑容十分温柔,眼角却湿漉漉的。

“很抱歉,时间到了,我要先离开了。”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又努力笑了笑:“以后要照顾好自己,悠鸣,我爱你。”

话音刚落他俯身吻了她一下,随后犹如泡沫般碎在了银光里。

“阿年……阿年!”

叶长安在午后惊醒,十一月的阳光明晃晃的照进来,只让人觉得寒凉。

她怔怔的躺在原处,双目大睁,面色惨白,额角的细汗濡湿了头发,卷曲的黏在一起。

电话突然在这个时候响起,她手指微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嘟……嘟……”

可怕的声响还在继续,她扯了被子把自己完全盖住,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此情此景,跟那个时候像极了——深夜里她做了噩梦,醒来就是电话铃响,纪蔚年被人打进医院,重伤昏迷,还被划断了脚筋。

不祥的预感海水般溢满全身,最后齐齐汇到胸口,心脏不堪重负后微微疼了一下,随后彻底爆发,绞痛的让人无法呼吸。

叶长安害怕极了。那时他在离她很近的地方,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可以立即赶到他身边,而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跨越了半个地球,她还被束住了手脚。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而她这个胆小鬼只敢胡思乱想却始终不愿面对。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终于重新归于平静。她如释重负的探出头来,小心的抓过手机。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看上去有些古怪,不像是国内用的那种,一共有十三个未接。

是……纪蔚年打给她的?

就在她迟疑之间,手机一震,收到了一条短信。

她目光空洞的看着那两行字,脑袋里一片空白,低头再看时竟觉得自己好像不识字了。

手机从她手心滑落,沿着被子落到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美梦到头,终成噩耗。

姜淮左傍晚时分卡着饭点回家,餐厅居然没人。他在一楼转了一圈,又去了二楼卧室,叶长安也不在。

就在他准备去其他房间找人时,突然听见三楼有人在说话。

姜淮左沿着声音寻去,就见阿杰站在其中一扇门前敲门:“夫人,吃饭的时间到了,您出来吧。”

这是……他改造成的那间小型放映室。

见他来了阿杰连忙过来汇报情况:“先生,夫人已经自己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说想一个人呆一会儿,让我吃饭的时候再叫她。可现在怎么敲门也不肯开,您看……”

姜淮左心下一凉,三个小时?他顾不上责怪阿杰,一脚蛮力把门踹开。

房间里漆黑一片,唯有大屏幕上还在放映着电影,是很早的一部片子,《赎罪》,此时已经临近结局。

姜淮左忘了开灯,摸黑走到屏幕前的沙发旁,昏暗的光线下,隐约可以看到那里横躺着一个人。

他心下觉得不好,心都提了起来。

“长……长安……?”姜淮左站在一米远的地方小声叫她,声音抖得厉害:“你……别吓我……长安……”

她还有他们的孩子,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宝贝,比他的命还重要的宝贝。没有哪一刻姜淮左像现在这样无助,这样害怕失去她。

从他进来起,她就维持那个姿势一下都没动过。姜淮左慢慢蹲到沙发前,颤抖着伸出手,小心晃了晃她:“长安……你是不是睡了?”

手心的触感一片冰凉。

他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响,像是在哭,又像是在惨笑。

面前的黑影突然动了一下,姜淮左感觉自己被推了一下:“你挡着我了。”

他要哭不哭的僵在那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叶长安慢慢爬起来缩在角落,小声打了个喷嚏。这屋里的地暖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冷的厉害。

姜淮左突然扑过去抱住她,声音的都是后怕:“长安,你刚刚吓死我了。”

“松手。”

“我不。”

“让开。”

“我不。”

身前的男人……是在对她撒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