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1627崛起南海 > 26.第26章 黎人(一)

26.第26章 黎人(一)

随着基建项目的逐步铺开,人力资源特别是劳动力数量的短板也开始凸显出来。除了占穿越众比例极小的老幼成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变成了廉价劳动力,不管穿越前是当大老板的还是搞科研的,现在统统都得到工地上搬砖。而这还仅仅只是胜利港和一号基地这片区域的基建工程,接下来对于内陆田独工业区的开发建设更是需要大量劳动力才行。

于家父子所在渔村的村民在得到安全的保证之后已经逐渐返回家园,并且其中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到一号基地的工地上打工——于家父子带回家的白米精盐可是让村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于家父子能卖体力换粮食,难道别人就卖不得?

于大山因为“从龙”较早,表现得也比较老实听话,直接就被执委会任命为工头,专门负责指挥渔村的几十号劳动力。而每天穿着迷彩作训服来胜利港“上班”的于小宝,更是已经被穿越众们视为了第一个归化民,负责文教工作的宁崎已经表示,在接下来要开办的第一所本土学校中,会将于小宝连同其他几名渔村儿童一并收入,专门办一个土著儿童班,将领先这个时代数百年的各种理念逐步灌输给他们。

能得到短毛老爷们的如此重视,于大山多少还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方圆数十里之内可都没有能让孩子读书的地方,想要读书识字那就得把孩子送去几十里之外的凤凰镇,但高昂的费用却不是他们这种渔民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如今短毛老爷们说要办学,而且还不收取学费,简直就是天降喜讯。于大山感激之余,便找到执委会的人主动献计,称有办法缓解目前劳动力奇缺的状况。

于大山的办法其实并不复杂,便是外出招工。胜利港这附近人烟稀少,是因为近年来每逢季风期就有小股海盗来此作乱,很多不堪其扰的人都逐渐搬离了此地。但在崖城到这里之间的百余里沿海平原,却是有数个村镇,居民数千。特别是后世三亚市区一带,因为有三亚河、临春河两条大河及数条支流,拥有丰富的淡水资源,所以在沿河两岸有不少的村落存在,只要出得起工钱报酬,从这些地方招一些劳动力完全不是问题。

于大山的献计立刻得到了执委会的重视,在经过短暂讨论之后,执委会便委托了渔村这边派出数名乡老组成招工队,出发去稍远的地方招工。按照乐观的估计,半个月之内大概能招到两三百劳动力,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缓解目前的用工压力。不过要长期雇佣这么多人,原本并不着急解决的粮食问题就必须要立刻提上议事日程了。好在田独东岸的两处农业用地开发都比较顺利,赶在谷雨前播种第一批农作物还是能做到的。负责禽畜养殖的袁秋业也已经在东岸考察好了地段,准备把禽畜养殖基地从目前简陋的临时安置地转移过去。

1627年4月9日早上,深入到田独地区开辟临时营地的先锋组联系一号基地指挥部,称有黎人在营地附近出现,但因为语言问题无法进行联系沟通,希望指挥部尽快派出专业人员支援。

要说起和黎人打交道,目前穿越众里首屈一指的专家就是周恒行了。周恒行本身就是黎族人,穿越前在儋州市文化馆的工作就是专门搜集研究古时海南黎族相关资料,对黎族的民风民俗最为了解。现在执委会要成立黎区特别工作组,周恒行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组长。

黎人源于古代百越,而“黎”这一专有称呼始于唐末,早在汉代以前黎人先民就渡海而来,作为第一批居民开发了海南岛,汉武帝平定南越之后,数次派军民进驻海南,设立了珠崖、儋耳两个郡。之后的历朝历代中,黎人也一直被纳入到中央王朝治下,黎人生产的珍珠、玳瑁、香料等物品向来都是琼州的“贡品”,元代的时候中央政府甚至直接就给海南黎人各个峒的峒首授予世袭“千户”“万户”的官职。当然这么做的后果也造成了黎人内部阶级矛盾的激化,从那时候起黎人与汉人之间的关系便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而对于穿越众来说,这些半开化的黎族山民无疑还属于非常危险的交往对象,但如果利用得当,黎人山寨的人力同样也可以为己所用。对历史比较熟悉的宁崎指出,明正德《琼台志》中就有记载,永乐年间崖州地区的黎峒就达近百个,整个海南岛地区的黎峒数量达到惊人的1200余个,这么多大大小小黎人村寨的人口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二十万上下了,绝对是一大笔值得开发的人力资源。因此执委会对于黎区工作是非常重视的,为了这个工作组,几乎是将各个部门的精兵强将全部都调集到了一起,力图要在海南内陆地区开辟出一个新的人力来源。

除了周恒行这个黎族专家之外,特别工作组包括了矿业、农业、建设、通信、商务、军警、文教、医疗等部门的人,执委会委派了相对清闲一点的宁崎作为决策把关,整个队伍浩浩荡荡足有四十来人,其中还不乏像大胡子约翰逊这样兼具军警医疗两职的能人。而交易的物资早在穿越前就已经准备好,主要是以食盐和大量的铁制农具为主,这也是在内陆山区居住的黎人最需要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