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11章 姝丽

第11章 姝丽

信都北上到渔阳,路上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钟媪先前被徐夫人派来这里备办婚礼,现在婚礼完成,女君北上,她自然也同行回去。

护送女君北上的人,也还是魏梁。

魏梁对乔家深恶痛绝。当年小乔父亲乔平来魏家吊唁时,灵堂上就是他带头拔刀怒对。他对如今的小乔自然也没好感,第一次看到她,见主公要娶这样一个女人,心里就对她下了“祸水”的定义。现在又要派他送去渔阳,心里不愿,但这个任务是公孙军师派给他的,他推却不掉,并且心里也明白,这个乔家女虽然往后注定没人会待见,但主公既然娶,说明用处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所以也只能再次勉强答应下这趟差事。

魏梁备好车马,点选了随从,着人将小乔随身行奁抬出来安置好后,便等候在信邸门外。

小乔也没让人久等。收拾好后,日头也才不过升上屋顶的高度。

她带着春娘和几个侍女,从射阳舍的新房里走了出来。

春娘早上实在是憋了一口气。

如果说,昨晚婚礼上,小乔的衣妆是为了匹配她作为君侯之妻的身份,偏于较她实际年龄未免有老气之嫌的端庄和华丽,那么现在,必要的大方之外,更多的是要凸显她原本的美貌和举手投足间天然流露的姿态。

小乔是春娘看着养大的,她能美到什么程度,没人比春娘更清楚了。

春娘为她梳了个望仙髻,长发全部高盘于顶,饰以小乔最喜欢的那枚翡翠插梳,鬓侧再插一支镶了颗有指甲盖那么大的南珠的步摇,别无多饰。她的脸,其实也根本无需过多脂粉。脂粉厚了,反而掩她原本的□□。昨日春娘替她上厚妆,是出于压住大婚礼服的考虑。今早她翠眉轻扫,朱唇一点,两颊淡淡扑上一层烟霞香粉,一张脸就足以光彩动人。

春娘很早也知道,通身紧窄、膝下曳洒至地的曲裾,最能展现小乔如今正变得日益玲珑美好的身段了。她近身服侍小乔沐浴,最清楚她身体的变化了。去年从她来癸水后,就看着她一天天地变样,胸前玉房也早如花朵般悄悄膨隆而起,那种有别于丰熟,妇人的别样质地和美感,非亲眼所见,难以形容。

她的使君之女,只是骨架娇小了些,不像这里的女子,大多高健,又刚至及笄之年,身量还未完全长齐,加上昨晚内外六层的大婚礼服,完全遮盖了她实际已经玲珑有致的身材而已,绝不是像今早那些碎嘴妇人们在背后讥议的那样骨瘦如柴才会不讨魏侯欢心。

是你们那个魏侯,自己错过了知道的机会,好吧?

春娘忍不住再次腹诽。她为小乔选了一身浅浅水红的曲裾,反复裹身三重后,以绣带系腰,下露软银轻罗曳撒襞裙,整理好衣袂后,因天寒风大,给她加了一袭天香色的镶裘软帽披风,披风别无多饰,只在下摆一侧绣了一枝舒展萼梅,若风大,则可戴上帽子取暖,素雅又不失富丽。

这一身以她本色居多的出行装束,从头到脚,只剩恰到了好处,既不过于简朴,堕了新婚君侯夫人的身份,也不至浮于竟奢。迎风款款行步而出时,只见她青丝润翡翠,耳坠明月珰,裙裾摇曳,双目晶莹,鬓边步摇辉耀生光,远远望去,恍若洛神出水,美竟不可方物,连身后这座因冬天而只剩下了一片灰扑扑颜色的方正院舍,也如添了一道初春的亮目美景。这一路出去,所遇仆从纷纷侧目,竟有看的忘了行礼的,直到她渐行渐远,还依旧望着背影迟迟收不回目光。

春娘终于觉得心里那口堵住的气稍稍顺了些。

前面那道门过去,就通往大门外了。有几级台阶。昨夜大寒,春娘唯恐阶面还有残冰,便伸手扶住小乔,小乔略微提裙,低头下台阶时,觉到身边的春娘忽然停下了脚步,接着,衣袖被她轻轻扯了下。

小乔抬眼,看见魏劭就站在前头不远的道旁,身侧有一个身量略微消瘦、留三绺须的中年男子,面容清癯,目光炯炯,脸色看起来带了点病痨感,像是魏劭身边的文官。

先前春娘已经打听过,得知魏劭身边有个名叫公孙羊的谋臣,颇得他的倚重,时常一处。这会儿见这中年男子与他同行,便猜应该是那个人了。看他们样子,似乎也是刚从这里路过,结果就和自己这么遇到了一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