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19章 北归

第19章 北归

魏劭对石邑虽图谋已久,但此次攻打,事出突然,事先并无周全的预备,人数也不占优势。城头这一场鏖战,全凭部曲将士多年经由大小阵仗历练出来的战斗力加上自己在军中的领袖之力才取胜,甫定,手边亟待处置的事务又千头万绪,故虽对那日小乔被劫的细节有所疑虑,但忙忙碌碌终日不得空闲,也就压了下来,并没十分的上心。

事情起在了今日。石邑那边押解来了一批俘员,中有一人,正是当日侥幸从陈滂刀下漏网了的一名陈瑞亲信,为求自保,言不无尽,说出了当日自己等人随陈瑞是在半道从琅琊刘琰手中将魏劭之妻劫走的经过,魏劭得报,着人稍打听,立时便知道了小乔与琅琊世子刘琰从前曾立有婚约的事情。

与乔家的联姻,于他不过顺水推舟,从未上心过,更不曾有过与乔女生同衾死同穴的念,是故议婚时,他半句也没过问,更没着人探听过,乔女是美是丑,德工如何,他丝毫不在意,只要过来的是乔家女便可,所以并不知道小乔从前与刘琰还有这样的一番隐情。突然知晓,本就感到不快了,更没想到,竟然还有琅琊刘琰劫人在先,随后才落入了陈瑞之手的这一段插曲。

新婚之妻被人这样公然劫入了石邑,就算他魏劭并不在意妻子死活,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可能无动于衷,迫的在未做好周全准备的情况之下便仓促兴兵攻伐石邑,最后虽夺回了人,一并也占了城池,但自己损失也超出了原本预计,实在不算轻,再想到小乔还与刘琰藕断丝连,乔家竟如此羞辱于自己,以他平日的目高于顶,如何能忍下这口气,当场便勃然大怒,丢下了别事,径直闯过来就发难。

乔女自辩,这原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没想到的是,自己偏竟就听进了她的自辩,随她言语,心头原本冒出来的那股怒火,不知不觉慢慢地消退了下去,目光也不觉落到了她身上。

小乔因方才匆忙出浴,身上只着了件白色中衣,长发也未来得及打理整理,垂覆在肩上,发梢还在不住地滴水,水痕渐渐蔓延开来,浸湿了肩膀和她胸前的一片衣衫,紧黏在她身上,若削双肩和一段微微起伏的曲线轮廓便有些若隐若现。

魏劭视线定了一定,眼前忽然便浮出了片刻前在浴房里,自己俯身下去质问她时瞥见的一幕,当时她虽立刻就缩到了水下,他却已经瞥到。见她此刻模样私密,和平日人前的情态大不相同,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淡淡的怪异之感,立刻将印在脑海里的那一幕给驱了出去,抬起视线,又见她面颊沾泪,梨花带雨,且多少也听出了,她最后那句话里似有负气,想自己一时没克制住,刚才闯进来时应该确实吓到了她,心里不禁微感后悔。皱眉瓮声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胡思乱想?我说过休你回去了吗!”

小乔侧过脸,抬手飞快抹去脸上泪珠,没有说话。

房里沉默了下来。

魏劭见她不再转脸朝自己了,眼睛只盯着斜旁桌上的那盏烛台,仿佛那是一朵花儿似的有的看头,忽然感到有些没趣儿,迟疑了下,道声“你且把头发擦擦,早些睡了吧。”转身快步便走了。

他一走,小乔一直绷着的肩膀慢慢地松垮了下来,长长舒出一口气,有些乏力地靠在了侧旁的桌边儿。

……

这晚的风波过去,一切和原来并没什么两样。只在两天后,钟媪给小乔送来了金、帛各若干,除此,还有两盘平日不大见得到的羌桃和安石,国进贡才有的水晶石榴。钟媪说,是君侯吩咐送来的。

小乔略感意外。猜测应该是魏劭就那晚事的一点弥补的意思,便应景地笑了笑,说,请转告君侯,她很是感激。

春娘忙让侍女接过赐物,再三地表谢。

“女君,老夫人年迈,身旁需婢伺候。婢明日先行启程回去,不能再服侍女君。女君在此再安心留居些时日,待与君侯一道北归,到时便可拜谒老夫人了。”

她临走前,忽然这么说了一句。说话的态度也和从前差不多,还是一样的端持冷淡。但却是这些时日以来,小乔听到的她对自己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并且留意到,钟媪的话里,并没有提及在渔阳魏家的另一个女人,魏劭的母亲朱氏朱夫人。

她说了几句路上祝安之辞。

钟媪朝她略拜了拜,转身离去。

……

春娘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对着魏劭送来的这堆东西,却露出微微喜色。说过两天用这锦帛给她裁套新衣。

“我衣服已经够多,本就来不及穿,不必再做了。”

小乔有点漫不经心,说道,随手抓起两个羌桃放在手心,滚着玩了两下。

“也好,那等过些时日。”春娘命侍女收起金、帛,“婢帮你剥食桃榴。魏侯倒是有心了。从前在东郡,冬日里也难得见到这么喜人的桃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