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21章 月夜

第21章 月夜

魏劭身上披了件白色单衣,襟口略敞,右衽松垮掩至腰间,也没系带,飘飘洒洒地从浴房里出来。西屋这边从前就服侍他沐浴之事的几个仆妇手脚麻利地收拾完,躬身退出去。春娘望了小乔一眼,跟着也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房里剩下了他两个人。

他那些东西,刚才都已归置回了原位。其中有个尺长的扁平红木匣,以暗锁扣住,原本搁在置物架的最上一层,这会儿也照原样摆了回去。

魏劭原本上了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翻身下榻,径直走到那个靠墙的置物架前,拿下匣子,背对着小乔,仿佛拨弄了下暗锁,忽然回头问:“这匣子,你可打开过?”

小乔立刻摇头:“未曾。这房里所有你的一应器具,我半点也不曾碰,下人起先收拾时,也只照我吩咐,将东西暂时搁在了一起。怎敢擅自开启?”

魏劭将盖子盖上放回原位,转身道:“往后我的东西,不要随意动。”声音冷冷的。

小乔点头:“不消你说,我也知道的。今日确实是我一时疏忽了。往后不会再动。”

魏劭不置可否的样子,走回到床边,躺了下去。

小乔还站在床前,见他上了床闭上眼睛仿佛预备睡觉了,心里不禁有点犯难。

魏劭一回到魏家,居然就一反常态地和自己同居一室了,实在令她意外。她自然不会认为是他突然大发慈悲地要顾及自己的颜面了,更不可能是对自己动什么心思。虽然原因有点叫她费解,但她猜测,应该是和傍晚时与他母亲朱夫人的会面有关。

这些可以日后慢慢研究,问题是此刻。

此刻她该睡哪?

她揣测,这男人应该不愿意自己和他同床的。

就她自己来说,两人同床,即便什么也不干,心里其实多少也是带了点别扭的……

“还站着干什么?”

魏劭忽然说道。

小乔一怔。看了他一眼。

他双目依旧阖着。

他这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小乔爬上了床。轻手轻脚地。她慢慢躺了下去,小心尽量不去碰到他。

他没再说说了,眼睛一直闭着,仿佛睡了过去。

片刻之后,小乔原本有点绷的身体,慢慢地也开始放松。就在这时,魏劭倏地睁开了眼睛,一个翻身下床,一把抓起搁在案上的他的一柄长剑,朝着门的方向就快步走去。

小乔略微吃惊,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边胳膊撑着肩膀半坐了起来,还没回神儿,见他一把拽开了门,剑已出鞘,剑尖正对着门外那个俯在门缝边全力偷听着的仆妇。

这仆妇姓王,侍女唤她王媪,正是负责伺候西屋这边沐汤之事的那个管事。

王媪一边耳朵使劲凑在门上,听的正费力,忽然觉察情况仿佛不对,正要溜走,不想门突然开了,眼前一晃,唰的一下,雪亮剑尖就指到了自己鼻尖,抬眼见一个人影笼罩下来,魏劭现身在了门内,衣襟半开,两道目光却阴沉无比地盯着自己,打了个哆嗦,两腿一软,噗通便跪了下去,不住磕头地求饶。

“男君饶命!男君饶命!婢也是无奈……夫人下令,婢不敢不从……”

魏劭眯了眯眼,往侧旁让了一让。

“睁大狗眼,看个清楚没?”

王媪哪里还敢看,只不住地磕头哀求。

“叫你看,你就看!”

王媪战战兢兢,终于勉强抬起头,飞快朝里瞥了一眼。

房里灯影昏昏,螺屏暖翠,隔着垂幔数重,隐隐可见床上半坐着的一个朦胧身影,小乔长发垂腰,身影倩倩,情状极其香旎诱人。

王媪不敢再看了,闭上了眼睛。

“可看清了?”

耳边响起魏劭阴森森的声音。

“看……看清了……”

魏劭蓦地挥剑,在王媪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一侧门框被劈断。

王媪本以为剑是劈向自己的,一屁股坐到地上,最后发现自己没事,慢慢睁开眼睛,人已经抖的成了个筛子。

“滚。”

魏劭收了剑,嘴里蹦出一个字。

王媪如逢大赦,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

魏劭“砰”的关上了已经闭合不严的门,走了回来。

小乔屏住呼吸望着他。见他面上阴霾沉沉,到了床前,把剑扔在案面,撩开帐子便重新躺了回去。

他很快就闭上了眼睛,片刻后,面上怒气仿佛渐渐消去了,神色终于恢复了平静。

烛火透过帐子,给他侧脸的轮廓线条蒙上了层近乎柔和的光。

忽然,他再次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小乔的视线。

“看够了没?”

他问。声音很平,带了点冷淡。眉宇间却带了丝掩饰不住的倦色。

小乔急忙闭上眼睛。

烛台上的烛火终于燃尽,光线暗了下去。

月光从窗前浸入,帐幔里也变得朦朦胧胧。

魏劭呼吸均匀。睡着了。

小乔再次睁开了眼睛,目光越过枕畔的男子,望着帐外窗前的那片白色月光。

今夜月光很好。

……

相同的一片月光,此刻也照在了千里之外,淮南灵璧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里。

深夜了,月光下的这个不过散居了十来户以樵猎为生的人家的山村静悄悄的,村民早已如梦。远处偶尔传来的一两声夜枭鸣叫,更添了这春夜的静谧。

村尾,一条淙淙流动的山涧旁的空地上,大乔和比彘在这里的新家,就快要完成了。

他们是在半个月前,经过这里的。说起来也是缘分。那天原本要继续南下,道上恰好遇到几个盗贼正在劫夺王老汉祖孙俩用皮毛从县里集市上换来的粮和盐,比彘将几个盗贼揍趴在了地上,盗贼四下逃窜而去。王老汉受了些伤,孙子才十几岁,儿子早几年被徐州刺史薛泰强征去当兵,没几个月就死了,如今家里没别人,只祖孙俩相依为命,比彘和大乔便送他二人回家,王老汉感激,闲谈间听说他二人是小夫妻,因老家闹了兵灾,日子过不下去了,无奈想逃往南方落脚。老汉深感兵荒马乱之苦,邀他二人在在自家边上落脚住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