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28章 正文已替换

第28章 正文已替换

他要正式纳郑姝为妾了?

小乔来到魏家,时日虽没多久,但从第二天开始就知道,东屋那边的下人都拿郑姝作魏劭姬妾来看待的。

也就是说,虽然郑姝还没正式搬到西屋这边,但这是迟早的事。

魏劭纳郑姝,对小乔来说,自然不算什么能带来利益的好事。但就目前状况而言,也实在称不上多大的损失,除了自己这个刚进门还没满三个月的新妇脸面可能有点不好看。

但现在的处境,已经比小乔当初预想的要好的多了。知足为贵。何况,在她说了也不算的前提下,她有必要在一个男人动了纳妾兴头的当口给他泼冷水添堵吗?这分明是和自己过不去。

“是吗?这太好了。”

小乔露出笑容,转过了身,“我刚来没两天的时候,其实就知道了你和郑姝的事,当时见她一直在东屋那边住,心里还奇怪了几天。如今是定下来吧?日子也选好了吗,明日我就去布置屋子。对了,跨院东厢那屋,我觉得很是不错,地方宽敞,阳气足,浴房耳房全都齐备,明日你可以去看一下。若好,我就布置屋子。总归这里有什么,那边也绝不会少。”

跨院东厢是挺不错的空房子,最不错的是,和她住的这屋隔的有点路,中间要过一道内门。

小乔说完,面带笑容地望着他。见他就那样看着自己,面无表情,没半点的反应,笑容便渐渐地淡了下去。最后迟疑了下,试探地问道:“怎么了?你是觉着哪里安排不满意?”

……

魏劭盯着小乔,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意兴索然。

……

他对和郑楚玉睡觉没半点兴趣,更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了这个表妹的终身。之前因为朱氏逼的紧,他索性置之不理,也没觉得有什么内疚。不想今晚朱氏忽然一改常态,这令魏劭变得有些为难起来。

魏劭了解自己的母亲,知道她视野有限,看事情爱钻牛角尖,身上确实没有大家之气。也不觉得祖母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故意为难了她。但再怎么样,终究是自己的母亲。她对自己好,魏劭始终记得。他对这个寡母,其实也怀了很深的感情,骨子里,其实也算是个孝子。

方才在东屋,朱氏说了那么多,埋怨祖母,告新妇的状,等等等等,其实唯一进了他心里的,就是朱氏诉说她平日寂寞,只有郑楚玉能陪她解闷。

自己常年在外奔走,三天两头打仗,走了这条路,就不可能回头,也不知道到了何日才会到头,刀枪无眼,说不定哪天也就和父兄一样没了命。祖母和母亲疏远。这个新娶的媳妇,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讨自己母亲喜欢。倘若郑楚玉真的能代替自己在母亲跟前尽孝,哄她高兴,把她纳了,于他也不过件小事罢了。

正是怀着这样的犹豫,他回到了西屋,一进门,见她明显又是自己睡了过去的,表面上看着对自己恭恭敬敬,其实分毫没把他这个夫君放在心上。

魏劭活了二十几年了,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竟是这么一个小鸡肚肠斤斤计较的人。对上这个新娶进门的乔家女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无视她,她偏偏总在跟前晃。看她,又横看竖看不顺眼,她浑身上下,除了那张脸还凑合,几乎就没一个地方能让他感到满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子闷气儿,上床后想起朱氏刚才告她的状,顺口就发难了,也是想给她提个醒,自己的母亲,她的婆婆,是断不能容许她这样轻视的。

结果她给了他一个很充分的理由,说自己不会做饭。

简直是匪夷所思。

时下人家的女儿,哪怕地位高贵如自己的祖母,出嫁后根本无需亲自下厨,在出嫁前也是受过最基本的庖厨训导的。她竟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不会做饭。偏他听完,看她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虽然明明疑心她是装给自己看的,竟然也就没了脾气,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出口,只是觉得无可奈何,心里更加郁闷。又想起白天在寿堂前被人打趣生孩子的一幕,忍不住就脱口说出要纳郑楚玉为妾的话。

其实这事,魏劭还没最后想好。就算想好了,也根本没打算和她提这个事的。

但话已经说出来了。

……

“夫君?”

小乔见他神色古怪,轻轻又叫了他一声。

魏劭回过了神,瞥她一眼:“庖厨不通,箕踞为坐,全无妇德可言,就这不妒一项,你倒贤惠的很。”

他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是在和她闲聊。但话里的意思,却呼之欲出。

魏劭口里的“箕踞而坐”,这事发生几天前。

午后这个时间段,魏劭从不会回房,昨天下午,小乔和春娘两人在房里,春娘做针线,小乔帮她画花样,反正边上没旁人,图个轻松就把两腿伸直坐在了榻上,也是运气不好,正好魏劭就进来了,当时小乔赶紧收腿儿,但已经迟了,被他看到。

当时他也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并没说什么,拿了东西就走了。春娘又是自责,觉得自己没教好小乔,又是担心。庆幸他没说什么,才稍稍放心下来,之后再三叮嘱小乔,往后断不可再这样坐了。

小乔还以为魏劭不在意这个的。没想到还是记在了心里,这会儿就翻出来数落她了。

这伸直腿坐的姿势,在现代人看来稀松平常,但在这会儿,却被视为大不雅。几百年前,孟子老婆就是因为在家里独处时这么直着腿坐,恰好被孟子看到了,出来就跟他妈说要休妻。他妈问为什么,亚圣就说了一个字:“踞”。可见这是多严重的一件事。

小乔听他和自己翻旧账了,低头小声道:“我自知妇德不够,但不妒这一项,既是本分,也是出自本心。”

魏劭“嗤”的笑了一声:“听你这口气,我娶了你这么一个有妇德的妻,是我的福分了?”

“我能嫁入魏家为妇,才是我的福分。”她说道。

房里便沉默了下去。

魏劭一下没话了。

他忽然也觉得,自己今晚和她说的话,仿佛有些过多了。这超出了他的本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