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32章 无题

第32章 无题

魏家地下建有冰窖,专为藏冰以供夏日消暑。(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如今冬天刚过去没久,冰窖内满是藏冰。仆妇受命立刻去寻魏家内管事张媪要冰。张媪听得是西屋要冰,似乎急用,量还要多多益善,虽一时间不明所以,但立刻拿了钥匙开门下地库取冰,取了两大桶,叫人抬了亲自给送到了西屋,小乔指挥放到浴房门口。仆妇们退出,小乔跟出去关门时,便听到身后脚步声起,知道是魏劭取冰,想起他一丝,不挂,一时不敢再回头看。

片刻后,她听到浴房里传来两下“哗啦”硬物落水的声音,知道冰块应被倒进了水里。接着,里面安静了下来。

刚才等着冰块的时候,小乔就在臆想他要这东西的目的。

起初她以为他要洗冷水澡锻炼身体。转念觉得不像,而且太过没头没脑了,好端端东屋那边吃了顿饭回来,怎么就想起来要洗冷水澡锻炼身体。费解着的时候,忽然记起他刚才进来虽然脚步仓促,但自己依稀还是瞄到他下头仿佛支出来的异样,只是当时人被他推开了,有点手忙脚乱,也没多往别处去想。

此刻细想,又联想到他的反常举止,小乔忽然有所顿悟,整个人顿时就尴尬了……

但新的疑问又来了,好端端的,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无须多高深的知识,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男人正常的样子。

想明白了这事,小乔本想出去避一避的,等他自己消火了再回来。

这不止是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小乔猜测,他应该也不愿自己留在边上看他狼狈的样子。

只是他进去的时间也不短了,除了刚开始那几下倒冰块的声,一直没别的动静,她又有点不放心。屏住呼吸,竖着耳朵仔细再听。什么声都没有。

小乔终究还是靠了过去,隔着帘问道:“你……怎样了?”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小乔变得不安起来。迟疑了下,撩开帘子往里看去。

他整个人泡在了水里,只露出头颈。水面浮着的那层厚厚的冰块已经慢慢消融变小。他的头微微后仰着,眉头紧皱,闭着眼睛,表情依旧十分紧结痛苦的样子。

听到她的动静,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见他还活着,小乔便松了口气。不敢多看他的样子,垂下眼皮,只将视线盯着自己脚前他之前扯下来丢地上的一堆衣服上,用听起来尽量正常的声说道:“那么我还是先出去吧。我就在房门外。你若好了,或有别事,叫一声便可。”说完匆匆掉头就走,走了两步,听到他的声音在后传了过来:“我口渴……帮我倒水……”

他的声音听起来,破碎而喑哑。

小乔一怔,跟着哦了声,急忙去倒了水回来。

“水来了。”她把水递过去,望着他轻声道。

魏劭的眼睫毛,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如同两片薄薄的蝶翅,竟然让小乔感觉到了一种类似于折磨中的虚弱美感。

他慢慢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稍稍坐直身体,从水里抬起一只*的胳膊,接过了她手中的茶盏。

她的手不小心被他碰触了下。

虽然只是非常短暂的一个碰擦,但小乔依然清晰地感觉到了来自于他皮肤的滚烫温度。加了冰的水,似乎也没能够帮他降下多少的体温。

魏劭仰头喝水,小乔听到他咽水发出的清晰的咕咚咕咚声,喉结随着吞咽动作,剧烈地上下滚动,几块浮着的冰块碰到了他的胸膛,又被碰开,在水面上慢慢地打起了没有方向的旋转。

他几口就喝完了水。小乔接回茶盏,迟疑了下:“你要是实在不舒服……要不,我去北屋说一声,告诉祖母……”

“不要让祖母知道!”

他立刻打断了她。

小乔一怔,跟着点了点头:“晓得了。还有什么要我帮你做的吗?若没有,我便出去了。”

魏劭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停驻了片刻,喉结再次滚动了一下。

“再倒杯水,多些……”

最后他喃喃地道,声音沙哑如同耳语。说完闭上了眼睛,头往后靠在桶壁上。

小乔“哦”了一声,“你稍等”,她有些责怪自己刚才糊涂,没把整个茶壶端进来给他喝,急忙转身迈步,快到浴房门口,抬手要掀开帐幔,忽然听到身后发出“哗啦”一下水被泼洒到了地面的声音,其间又混合着冰块落地砸出的轻微跳跃声。

是魏劭忽然间睁开了眼睛从水里出来,赤脚踩在地上,大步地朝她追了上去。肩膀和后背上,沾附着的水随他行走动作迅速地凝合成了条条细细的水柱,沿他微微起伏的肌肉纹理滚落下来,在身后的地上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

小乔一愣,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背一热,人就已经被身后那个朝她贴过来的坚硬的高大男人身体给包围住了。

魏劭从后抱住了她,臂膀穿过她的腋下,将她箍在怀里,迫她紧紧地贴靠着自己的皮肤。

她身上裹以轻薄的丝绸春衫,一将她贴在胸前,魏劭就感觉到了一种与冰水截然不同的玉凉之感,又柔软的不可思议,仿佛只要他再稍稍多加些力,就能让她的玉凉和柔软一寸寸地完全贴融进自己的皮肤里一样。

他备受折磨的身体终于感到舒适了些。本已麻木到自己始终无法纾解之处,也忽然像是活了回来,血液重新开始流动。

一声呻yin从他喉里发出,他忍不住低头下去,张嘴又一口含住了她清凉的一侧耳垂,火热的舌卷住来回咬噬。

小乔突然遭到魏劭这样毫无防备的侵犯,耳垂肉都要被他给吞咬下来似的,一疼,大惊失色,就“啊”的叫了声,茶盏也失手脱落掉到地上,“砰”的砸成了两半。急忙挣扎想脱出他的臂膀。

魏劭却再也无法忍耐了,一手便轻而易举地横抄起了小乔,不顾她的挣扎捶打,径直给送到了床上,自己扑了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