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34章 替换了

第34章 替换了

家中后宅的事,让魏劭感到有点头疼。

之所以头疼,是因为对着自己的母亲,即便她做出了像昨晚那样的事,他也依然无法下的去狠心用他习惯的那种杀伐决断去对待。

在这世上,如果一定要他说出他无法狠下心对待的女人,不会超过三个。

祖母当然是一个。

他的母亲朱氏是一个。

还有……

已经没了。

魏劭立刻就将脑海里的旧日那张脸驱了出去。

很快,他也没多余时间或者精力再想家中后宅事了。

边城数年没有遭过此次像上谷那样的来自匈奴的大阵仗袭击了。

数年前,单于相继吃了几次大败仗。最后那一次,他率自己的骑兵逐匈奴深入千里,四角王庭之一的西王庭破,一度被迫迁移。匈奴人从此没再像从前那样频频南下侵犯,幽州边境也得以宁静。

从之前探子陆续回报的消息看,单于伊邪莫因为身体渐衰,继承人的争斗就成了目下匈奴王庭最大的矛盾。屠耆太子左贤王乌维是伊邪莫的儿子,单于之位的继承者,但这个太子并不十分得匈奴人的心,反而是他的叔父日逐王乌珠屈更得人心。王庭里,贵人议会、左右谷蠡王、左右大都尉,左右大户当这些出于单于子弟或匈奴名门的重要人物里,渐渐有不少人或明或暗地开始支持日逐王,这引起了左贤王的警惕和不满,与自己叔父之间的争斗也日益激烈。

魏劭已经知道,袭击上谷的那批匈奴骑兵出自左贤王乌维。

选择在徐夫人大寿的时间突袭上谷,乌维是想用这种手段在族人中树立威信、向乌珠屈挑衅,同时,也是在向自己复仇,为多年之前曾败于自己手下的那场王庭保卫战。

也是因为那次失利,乌维威信大受打击,日逐王势力才开始慢慢崛起的。

上谷的这个教训让魏劭再次警觉了起来。

最近几年,因为边境无事,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统一北方的战事上。

统一北方固然重要,但戍边保境,抵御匈奴,才是魏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的立足之本。

祖父父亲做了一辈子的事,不能断在自己手里,哪怕为此要推迟,乃至无限期打断自己问鼎中原的目标,他也别无选择。

魏劭早上一出门,立刻忙碌起来。从东到西,柳城、白檀、白登、马邑、桑干等十余个用于驻防匈奴的重要边城军报都陆续送到了都衙。他与部曲将臣议加强戒备、安排防守、调遣兵将,案牍事毕,又出城巡营,结束这一天的事,归城已经入夜。

不止入夜,是晚了。

其实他本可以早些结事,继而早些回去的。

但他却亲自巡遍了城外所有寨营,直到从最后一个最远的,规模也很小的寨营辕门了出来,这才照月踏马而归。

这时已经很迟了。

随他同行的李典、张俭等人都以为君侯是为前些天的上谷之事而如此亲力亲为。这事原本完全可以由他们代劳的。

魏劭确实为了上谷之事。

但也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其实也是因为家里头的那个她。

白天忙碌时,他也没空想昨晚的事。此刻要回去了,他慢慢开始不自在了。有些不知该如何再去和她面对面。

想起昨夜自己对她做的那些事……想起她被自己欺凌的背冒香汗、娇喘吁吁……想起她抱怨他为什么不肯快点释放,因为她早就已经手痛胳膊酸时的那种带了点哭音的语调……

魏劭人还骑在马上,下腹突然就涨热了起来,就跟昨晚吃了他母亲喂他的王母仙药差不多的感觉了。

所以他更不想这么快和她碰面。

昨晚和她发生的事,太过突然了。

这本也无妨。她是自己的妻,他有纾解的需要,她又正好在边上。他在极其兴奋的关口能中途停下那样待她,其实连他自己到了此刻还没明白,当时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更不用说接下来的那一次次重复的过程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下去没要了他的。

这些都罢了。真正让他感到别扭的,是自己到了后来的投入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设想。

他很是措手不及。更拿不准往后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她——一个他原本他娶过来纯粹只是为了当摆设的乔家女。

……

魏劭最后终于进了魏府。

将近亥时。除了守夜的下人和在夜风中飘摇着的一盏盏照明的灯笼,整个魏府已经和夜色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魏劭走进西屋,穿过跨院,远远看到对面甬道尽头中间那间屋子的门窗里溢着昏黄的灯光。

他的脚步原本就不快,此刻更慢了下来。但最后,终于还是走到了房廊台阶下,一个靠在廊柱上等着关门昏昏欲睡的仆妇听到脚步声,转脸见他回了,精神一振,急忙撑开眼皮子站直身体正要呼他,被魏劭动作阻止了。

魏劭步上了台阶,来到门槛前,停了一停,抬手慢慢地推开了虚掩着的那扇门,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男女事,阴阳人伦也,况乎夫妻。

他想道。

……

夜虽然深了。小乔此刻却再也没法像从前那样,等着等着,最后就没心没肺地自己瞌睡了过去。

其实她倒希望自己能睡过去,然后就不用再去对着魏劭那张脸了。

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最后她又开始抄帛书。一抄就是大半个时辰。原本虚浮的心情终于慢慢地沉静了下去。

但他开门进来时发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还是打断了她原本渐渐平静下来的思绪。

她写完了正在写的那个字,将笔搁回在笔架上,然后站起来,转过了身。

魏劭已经进来了,身影在屏风旁晃了一下,接着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一看,立刻就松了口气。

他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不对,应该说比平常还要冷漠。平时他进来,至少会看她一眼。

今晚她一个大活人站在他跟前,他连眼角风都没扫她一眼,径直就往浴房方向快步走去——脚步快的连她像平常那样迎上去说句譬如“夫君回来了”之类的场面话的机会都没有。

小乔望着他背影,今天困扰了她一天的关于和他在床上亲密接触后该如何面对他的烦恼,立刻被解决了。

看起来那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叫事儿。

这样最好了。

小乔呼出一口气,转身让门外已经闻声过来的仆妇进来伺候沐浴。

……

魏劭换了衣裳从浴房里出来,终于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小乔。

今晚他看她的第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