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37章

第37章

下半夜了。罗帐软衾,鼻息里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在边城陋宿半个月,回到家中这里,魏劭这个晚上反而睡不好觉。

他边上的乔女却睡的很宽坦,早已入梦。

他前半夜只合了一下眼。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已经不止一次地睁眼看边上的人。

白天开始堆积在心里的,还有此刻身体里的那股莫名的火,一直消不下去。

他闭目了片刻,再一次睁开眼,转脸朝向她。

他二人睡觉向来都是各自一条被。每次睡时,她的被总压的很是紧实,把她自己紧紧地裹起来。今晚也是如此。

帐中光线昏暗。但依然能看得到,她的身体蜷曲成一团,裹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像只柔顺的猫咪。

魏劭看着她被朦胧夜色勾勒出来的那团身影,身体里的火气愈发强烈了——他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晚上的情景。也是在这张床上,她为自己做的那些事儿。

现在他又有需要了。非但有,而且感觉非常的强烈,简直是不可能再靠自己压制下去了。

上回看她实在吃痛的模样有些可怜,一时心软就放过去了。

虽然她是乔家的女儿,自己根本就不想碰她的。但她也是祖母做主给他娶进了大门的女人。要是让祖母知道自己现在还没和她有过夫妻之实,一定会责备他的。

魏劭决定不再继续忍了。

也是巧了,小乔睡梦里不知道梦到什么,魏劭听到她嘴里含了个汤圆似的咕哝了一声,就翻了个身朝他滚过来。

他的胳膊被两团什么软绵绵的给轻轻压了一下,隔着被,也挡不住绵软又趁手的感觉。

身体里仿佛有一阵热流冲刷而过。魏劭打了个哆嗦。抬起大腿就将她腿勾了过来,手也伸过去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给拖进了自己怀里。

……

说也奇怪,小乔到了这里后,就一次也没再像从前在乔家时那样晚上睡觉做关于前世的可怕噩梦了。

晚上搞清楚魏劭不高兴的原因后,她也就释然了。

他真要生自己的气,她也没办法。又不是她让祖母逼他来接自己的。

白天壁画题字真的很累。刚回来时还是胳膊肩膀酸,后来躺下去,觉得酸痛已经蔓延到全身了。眼皮很快就耷拉下来,睡了过去。

刚才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梦到春娘在给自己捏筋骨。一开始帮捏她肩膀,后背,动作很柔缓,力道不轻也不重,她觉得挺舒服,还嗯嗯了几声鼓励她,后来就梦到她捏自己胸口和肚子上的肉,捏了好些时候,完了又往下……再……

反正春娘力气是越来越大,手的位置也越来越刁。还把她弄的疼了。

小乔在梦里也觉得不对了,春娘不会这么乱摸,更不会对自己这么粗暴的。而且这感觉太真实了,她在梦里都觉得这应该不只是个梦而已。她想睁开眼睛阻止那只手,可是起头实在睡的太死了,就跟只猪一样,眼皮被黏在了一起,一时就是睁不开,呜呜了几声,正难受着,忽然觉得自己又被人整个地翻了个身,身上一凉,似乎衣物也被除了,弄成了四平八叉仰面朝天的姿势,接着,一沉,什么山一样重的有点热的东西就压了下来。

小乔整个胸骨被压的往下微微一凹,幸好够柔韧才没被压扁,但呼吸一顿,睡意终于彻底消失,猛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仿佛看到有张人脸就在自己的脸的上方,距离不过数寸,自己脸庞上也热乎乎的,就是那人的呼吸,大吃了一惊,张嘴惊叫出声,可是声音才刚刚起了个头,嘴巴就被那人给堵住了。

当然了,是魏劭用自己的嘴去堵住她的嘴。

他可不想在自己兴奋的不得了的这个当口,让她的惊声尖叫吵醒睡在隔壁耳房里的春娘或者别的哪个仆妇侍女。

他一堵住她的嘴,就觉得她的唇又香又软又暖,亲起来很是舒服,忍不住伸舌头舔了几下,舔完见她嘴还张着,顺便就去吃她的舌。两人舌头碰在了一块儿。

小乔这会儿已经彻底醒了过来,也意识到这个摆弄压住自己的人就是魏劭了。

她起初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脑子彻底蒙圈。只会张开嘴巴,整个人一动不动,就像只夏夜田里被手电筒的光给照住了的乔傻蛙。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了什么。感觉他的舌头在往自己嘴里探,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感觉,应该是带了点恶心的肉麻感吧,朝她袭了过来,急忙摇头要躲开。不过,一个要躲,一个是兴奋的不行,非要吃到她不可了,两条舌头在她小嘴里追逐了一会儿,小乔终究还是躲不开,最后被他紧紧地吸住,绞在了一起。

小乔大脑再次发晕。

这回应该是吸入氧气不足导致。直到她快要憋死了,那个男的才松开了她的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