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38章

第38章

魏劭当夜没再回房,径直与魏梁出门到了衙署,连夜召李崇、李典、张俭等大将以及主簿卫权等人议事。

李崇李典都主张弃兖州,战石邑。

李崇道:“除去五万常驻兵马驻防匈奴,主公如今可调用的兵力,全数约为十五万,正与陈翔兵力相当。若兵分两路,既战石邑,又保兖州,恐怕两头不能相顾。”

李典道:“兖州本就非我之地,更不能与我同心,形同鸡肋,两头既然难顾,弃之为上。”

主簿卫权也道:“以我之愚见,主公应当以全数兵马速发石邑,力保石邑不失,再与陈翔决一大战,挟去年博陵、石邑两战的余威一鼓作气进兵晋阳,铲平陈翔基业,北方统一大业可成。北方一统之后,主公再复夺兖州,继而南下也是不迟。主公虽娶乔女,但所图是兖州之地,并非乔家之人。乔越懦弱,人尽皆知,乔平无势,做不得主,如今借这机会,正好可以叫乔家与薛泰先行对战,两败俱伤。无论最后双方哪一家赢,必定各损元气。若乔家侥幸守住了兖州,自然无事。乔家守不住,兖州即便落入薛泰手中,以薛泰之横征暴敛、不得民心,料他也不能扎根久占。待主公一统北方,到时乔家若还有人在,主公以襄扶乔家之名出兵,乔家若无人,主公便以复仇之名出兵,到时何愁兖州上下军民不感激,主公大事不能成?”

一番话说的魏梁张俭等人纷纷点头。

魏劭按剑跽坐,身影凝重,侧旁案头的烛火映照着他的面孔,令他眸光半明半暗,有些看不出他此刻的所想。

魏梁等人议完,静待了片刻。魏劭终于缓缓道:“诸位所言,我已知悉。你们先行各自散去,明日听我号令。”

魏梁李崇李典等散去后,魏劭独自留在衙署议事堂中,烛火通亮至天明。

东方微起拂晓,魏劭走出衙署,骑马回到了魏府,并未回西屋,径直来到北屋。

徐夫人如常那样早起,梳洗完毕,钟媪进来,说男君在外侯见。

这时辰还早,徐夫人略感意外,叫他进来。魏劭入内,向徐夫人跪见后坐。徐夫人见他双目微微泛着血丝,似乎昨夜没有睡好,便问了一声。

魏劭道:“孙儿昨夜遇到一件事,难以决断,等到天明,便来祖母这里,想听祖母训示。”说完呈上公孙羊的信,复述昨夜与众人议事的经过。

徐夫人看完信,抬头看向魏劭:“你意如何,兖州救或不救?”

魏劭道:“兖州之急,非我魏家之急。轻重缓急,孙儿以为应当以北方为重。”

徐夫人道:“既如此,你何以还来寻我?”

魏劭迟疑了片刻,忽然抬眼,对上了徐夫人的独目:“孙儿不敢相瞒。要救兖州,也不是没有对策。只是孙儿心里犹疑拿不定,以乔家当年之不义,是否值我大费周章去救?”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丝隐忍的恶恨之色。

徐夫人独目目光微闪:“两家既有姻亲,便视同为盟。你强他弱,如今他遇危难求助于你,你若不救,便是弃亲,如同弃信义。如此与当年乔家之举有何分别?”

魏劭不语。

“信义可大可小,可实可虚,可成事,亦可败事。襄公因信义之举,霸业折戟。高祖亦因信义之名,成就大业。”

徐夫人望着魏劭徐徐道:“可见信义不过是个死东西,全在人的取舍之间。救或不救,也全在你心。祖母当初既然放手了,如今便不会再插手,相信你能自己做出决断。”

魏劭沉默片刻,改坐为跪向徐夫人叩道:“祖母之言,孙儿记住了。孙儿还有事,先告退。”

徐夫人微笑望着他点头。

魏劭从北屋出来,东方才刚泛出鱼肚白的颜色。北方四月暮春的清晨凉风朝他迎面吹来,微微掠动他的衣角。他慢慢行至西屋,到了庭院。早起正在洒扫院落的几个仆妇看到他回来,急忙迎过来向他行礼,道:“女君已经起身,正在房里梳洗。”

魏劭停在廊阶之下,双手负后,面朝那扇还能隐隐看到烛火光晕的窗户,独自出神了片刻,最后并没入内,转身在仆妇略微不解的目光注视下走掉了。

……

昨夜魏劭突然被叫走,人就没回来。留下小乔一人,醒醒睡睡,睡睡醒醒,睡的也不安稳,今天早早起了身。见魏劭一直没回。到了辰点,自己先去北屋拜望徐夫人。

徐夫人在小乔面前,半句也没提魏劭今早来过自己这里的事。如常那样和她说了几句家常。

小乔出了北屋,再去东屋。

朱夫人前些时候被罚思过,对外只称生病。如今回来,大约羞惭所致,平日也不大露面了。

小乔在廊下等了一会儿,就有仆妇传话出来,说夫人叫女君不必来行叩安了。

小乔知道她不愿见自己。自己过来,也不过是出于礼节罢了。闻言便回了西屋。进去后,春娘说仆妇一大早在庭院里见到了男君,似乎是从北屋方向回来的,但不知道为何,只在台阶下站了片刻,并没进去,后来就走掉了。

春娘说这个的时候,表情有点费解。

小乔也是不解。

不知道为什么,魏劭的这种反常,让她感到有点忐忑。联想到昨夜魏梁突然而至他被叫走的事,心里更是不安。

总觉得仿佛出了什么事。而且是和自己有关的不好的事。

很快,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兖州快马信使于辰时飞抵渔阳。除了立刻转呈魏劭的信,也给小乔带来了一封家书。

家书是伯父乔越亲笔写的。信里乔越将兖州所遇之难说了,让小乔务必要在魏劭面前转圜,请得他的救兵,否则兖州将难。

乔越再三叮嘱,词恳意切,焦灼之态,跃然字里行间。

小乔大吃了一惊,心脏啵啵地跳了起来。

兖州是她的娘家,乔家除了伯父伯母,还有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徐州薛泰向来就有暴恶之名,十万重兵压向兖州,以兖州今日之势,即便军民团结奋战,恐怕最后也是凶多吉少。

小乔一时心乱如麻,捏着信在房里来回走个不停。

她终于知道了,魏劭今早过而不入门,应该就是和兖州出的这事有关。

他必定会比自己早收到消息的。

但是兖州的事,应该也不会是唯一情况。否则魏梁不会大半夜地从石邑赶回来将他叫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