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40章

第40章

小乔连鞋都未曾来得及穿好,趿着几乎是小跑着便迎了上去,才跑了几步,看到魏劭身影已经从那扇屏风后转了进来,二人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便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中间还隔着段数臂长的距离。

她之所以这么殷勤,除了不自觉地被徐夫人和朱氏的那种出战前离别的气氛给感染了,也是存了点感激。

魏劭从一进来,目光就落在小乔的脸上,眼睛一眨不眨,带了种毫不遮掩的直勾勾的味道。小乔被他看得略略不自在起来,见他又只看着不说话,便找话轻声道:“夫君回来了?可去过祖母和婆母那里了?祖母婆母应都未眠在等你……”

“去过了。”魏劭眼睛还依旧那样望着她,信口应了一声。

小乔咬了咬唇:“你腹中可饥饿?我这里还有……”

魏劭盯着她雪白贝齿咬着红唇的娇俏样子,忽然几个大步到了她身前。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给一把抱了起来。

小乔脚底一空,人就径直被他给抱到床边放了下去。魏劭跟着单膝跪在床沿上,低头凝视着她。

“我不饿。”

他喃喃地说了一句,压了下来亲她的嘴。

……

君侯明早出征,昨晚后来又传回来话,说他迟些回来会一一去拜别,所以不止北屋东屋,小乔这边的一整屋下人此刻也都还跟着没有歇下去。

方才他终于回来了,春娘和另两个侍女便如平常那样跟了进来伺候,眼睁睁却看着男君在几人眼皮子底下竟然就把女君给抱上床亲了起来,几人都是一惊。春娘最快地反应了过来,回头见身后俩侍女的眼睛睁的滚圆,仿佛看呆了似的,轻咳一声,示意出去。侍女这才跟着反应过来,无不心跳脸热,急忙低头匆匆退了出去。

春娘退在最后,怕惊动了床上的两人,放轻脚步,最后轻轻地带上了门。

……

小乔被他压在枕上亲。起先他亲她的嘴,亲了一会儿,移到脸颊、鼻子、眼皮、后来又亲她的嘴。

小乔起先闭唇,后来就被他强行欺开了唇瓣,像昨晚那样深深地吮舌不放。她闭着眼睛让他亲吻,渐渐又感觉透不过气了,下意识地呜呜摇头挣扎。

魏劭忽然松开了她的嘴。两手捧她脸喘着粗气:“你放心,我已安排下去,援手兖州了……”

小乔眼睫毛颤抖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他的脸就在自己脸的上方。

小乔哼哼:“我猜到了……”

她脸颊滚烫,自己也知道,一定是红的不行了。

魏劭便仿佛快意地笑了起来,又凝视着她,双目亮的异常。

“大军卯时出发,我还须得提早点将,没剩多少时辰了……”

他又说道。

小乔起先一直垂着眼皮。忽然听到耳畔他这么说了一句,听了出来他话里的意思。迟疑了下,双手搭他肩上,推他坐了起来。

魏劭不愿。但还是顺她的手坐了起来,这才知她原来是为自己解带宽衣。胸膛里一颗心脏狂跳,兴奋的快要撞胸而出。

他变得从没像此刻这样如此听话,低头看她为自己解开了腰带,一件件地脱下衣裳。

两人衣衫终于都除的差不多了,相对跪坐在床上。小乔见他不动,双目只在自己身上流连不去,虽然之前也在他面前赤身过,不知道为何,这次却仿佛有些不同,忍不住害羞起来,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想掩,却被他抬手拿开了。

魏劭目光落在她娇美雪脯上片刻,闭了闭眼睛,喉结滚了一下,睁开眼睛,俯脸便亲吻了上去。

……

帐子落了下来。

小乔闭着眼睛,感觉着此刻压覆在自己身上的这具年轻而强壮的男人躯体里所隐含的那种惊人的力量给自己带来的巨大的冲击。

他的动作,不经意间带着急切,其实令她并不是很舒适。但她却也能感觉到他今晚的对待和此前似乎有所不同,所以再次尽量放松自己,好去接纳他的到来。

小乔紧紧闭着眼睛,身体下意识地绷起抗拒外来之物时,忽然感觉到耳垂被他含住了,听到他带着压抑的几乎已经变了声调的耳语:“……我受不住了……很疼告我一声……别踹我脸啊……”

小乔仿佛根本还没预备好什么,他闷哼了一声,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到来了。

她的身体在延迟了片刻后,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感受到了必然的那种痛楚。

幸好他好像兴奋的要命,居然比小乔预想的要快的多,没几下就完事了。

但即便这样,小乔疼的额头还是出了一层冷汗,两腿也像是漂在了云里,人都有些晕晕乎乎了。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儿,睁开眼睛转头,就看到他一脸的懊丧,仿佛难以置信似的。

小乔自己还疼的火辣辣的,偏就天生的性子不改,一见他这表情,居然又“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她一笑出声,就知道要完了。果然,魏劭目露凶光,抬手抓住她腿就将她扯了过来,一个翻身重重地压住她。

小乔很快感觉到了他再次起来了,气势汹汹,顿时慌了。他低头又要吻她的嘴,小乔急忙摇头说疼。魏劭却不复起初的那一丝柔情样儿了,一口就狠狠咬住她嘴,咬的她都快要掉眼泪了,觉他手的动作也跟着粗鲁起来。

小乔心里后悔的要命,紧紧闭腿不松,呜呜挣扎,魏劭却不放过她,枕上正纠缠,却听外头一个仆妇声音传了过来:“男君可在?夫人等男君,一夜未睡,方才心口疼,打发婢来看看。”

魏劭停了下来。

小乔却大大松了一口气。忽然又觉得不对。

刚才他进来,自己问他有没去过北屋和东屋,他明明说,去看过了回来的。

可是听这东屋来的仆妇的口气,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去过。

只是有了刚才那个教训,这回她是真学乖了,见他停了下来,自己也跟着停了抗拒,更不敢再催他,就躺他下面一动不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