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44章

第44章

与朱氏不同,祖母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听起来和平常并没什么大区别,也看不出应该有的兴奋的样子。

倘若说真有什么与平常不同,那就是小乔看到她那只独目中放出的光芒里,流露出了一种近乎骄傲的神采。

这些英雄或枭雄,造就了这个乱世,也是这个乱世,又成就了新的英雄和枭雄。

魏劭的祖母确实当得起骄傲,有魏劭这样一个以弱冠之年便跻身于一方霸主的孙子,小乔在心里想道,何况他现在又攻下了晋阳。从军事的意义来说,晋阳绝不仅仅只是一座城池,晋阳并入魏劭手中,也绝不仅仅意味着他只是真正统一北方,成为名副其实的北方霸主,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有着天下粮仓称号的这块宝地。

有了足够的粮草供应保证,才是日后图谋中原腹地的最大保证。陈氏父子坐拥宝地,最后却为他人做嫁衣裳,也只能怨自己无能了。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就反复困扰她的那个可以称之为噩梦的将来,随着那个名叫苏娥皇的女人的出现和魏劭统一北方的步伐,正在按照预定的轨迹,一步步地便为现实。

如果不出意外,她的丈夫魏劭最后应该还是会称帝的。

下这种论断,并不仅仅只是出于自己的那个噩梦,或玄之又玄的天命之说,而是到了魏家之后,在魏劭这个男人的身上,她亲眼看到了勃勃的野心、充沛的精力、目空一切的舍我其谁,以及坚韧不拔的步步推进。

这样的一个男人,能在乱世的交伐合纵中走到最后,绝不会是因为偶然。

所以小乔心中难免也更加的疑虑了。这一世的魏劭之妻不再是大乔。妻既易,那个随着这趟中山之行终于活生生地出现了自己面前的苏女,究竟是否依然还会沿着前世的轨迹,如她所知的那样,最后与他并肩站在一起,成为这秀丽江山的开国帝后?

自己对于前世的所有认知,就在魏劭称帝、大乔自尽、苏女立后,刘琰城破后戛然而止。

她忽然很想知道,前世的那个魏劭,在如愿称帝,携手爱人,并且也终于将他恨之入骨的乔家彻底摧毁了之后,当他偶然想起那个被他冷待了一生,就连死后也不能入魏家陵寝的可怜女人,他的铁石心肠里,究竟会不会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和愧疚?

他的最后结局,又将会是如何?

……

(前世。)

三个月前,魏劭大军攻入洛阳,逼入皇宫朱雀门,此前废了末代汉帝、自己面南称帝的幸逊四面受围,无路可逃,最后**于北宫。

北宫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平息下去。

半个月后,魏劭祭祀北郊,告天后于千秋万岁殿登基,建号“燕”。

这一年,他才三十出头,成为有着百万人口的帝都洛阳的新主。

他立了宗庙社稷、省台司院,赏功罚罪,后宫后位却依旧空悬。

他如今的后宫里,有两个女人。

一个是大乔,十年前他娶的嫡妻。

另一个,便是已经随伺他多年的宠姬苏女。

他在多年前就已经统一了北方,如今中原连同洛阳的大小军阀均被伐尽,剩余少数漏网之鱼,不过苟延残喘不成气候,他并不放在心上。

唯一一块能入他眼,却还没入他手的地盘,就是雍了。

两年前,为了反抗幸逊僭位,部分忠于汉室的臣子迎原琅琊王世子刘琰来到雍都,另立了汉室小朝廷,都城设在雍。

只要拿下雍这个小朝廷,天下尽归于魏劭之手。

事实上,在魏劭刚攻入洛阳,幸逊**的数日之后,使者就带来了小朝廷的旨意,封他为大丞相,大司马,请他前往雍都迎帝驾归洛阳,奉正统刘琰为天下之帝。

魏劭当时哈哈大笑,谁都能看出他的轻蔑和狂妄。

他说,天赐不取,必受其咎。

半个月后,他便兴兵攻伐小朝廷。

他在出兵前,依然没有立大乔为后,也没有像别人猜测的那样,改立他宠了很多年的苏女为后。

他只做了一件事。封苏女为夫人。

这是后宫中皇后之下品级最高的后妃了。

随后他离开洛阳亲征雍都。

在他离开后的第二天,苏娥皇来到了北宫崇德殿。

……

洛阳皇宫宏伟壮丽,分南北两宫,南宫是皇帝朝贺议政之所,北宫则为皇帝后妃的寝宫。

半个月前幸逊所燃的那场大火,烧毁了北宫的大部分宫殿,如今只剩部分残存建筑。魏劭亟于灭小朝廷,并未立刻下令修缮,只命人将从大火中残余下来的几处宫室收拾出来用作暂时居所。

苏娥皇住在最华丽的延休殿,幸逊和前汉帝后宫里侥幸活了下来的后妃宫女一律安置在东边的增喜观,而大乔就被安置在最偏隅的这处崇德殿。

她已经病了许久。边上只有一个老媪伺候着她的药饭。

很久以前,那时候她还没出嫁的时候,在家乡东郡,与妹妹小乔一道,以貌美被时人并称“双乔”。

如今她二十五六,原本该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能绽放芳信的美好年华,但她却瘦的脱了形。搭在床榻上的那只手,手背只剩了一层能清楚看到内里宛如蛛网般蔓爬的青色血管的皮。只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从那双眼睛的眸光里,还能依稀找得出一丝残存的当年美人的痕迹。

大乔感到很口渴。她已经渴了许久。她知道那个老媪不愿意服侍自己,刚才想挣扎着自己下去倒水的。但是她实在爬不起来。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已经一寸寸地离她而去。

她再次用低弱的声音呼唤那个老媪。老媪终于走了进来,脚步在光砖地面发出刺耳的啪嗒啪嗒之声。

老媪倒了一盏已经冰冷的水,送到床前,竟杯盏重重顿在了床沿上。

水泼洒一半出来,弄湿了被褥。

“婢正忙着给您煎药哩!若无大事,少叫为好。”

老媪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转身就走。

这个分派了自己伺候的女人,虽然名义上是大燕皇帝的嫡妻,可是谁都知道,皇帝从没有来看过她一眼。

甚至,她们这些人私下里还在传说,皇帝非但不看她一眼,而且这么多年,压根儿根本就没碰过她一根手指。

做女人做到了这种地步,活着也是一种羞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