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47章

第47章

魏劭那温柔的语调,那英俊的笑容……

他人都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还如同春风沐雨,一直深深地留在小乔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又想掉眼泪了。

他为什么不出远门?

说句矫情的,她这会儿还有点怀念起之前他当自己空气般存在的日子。以后怎么样是不知道,今晚,要是今晚再让她来一趟像昨晚那样的经历……

魏劭是只顾他自己痛快就好,她还要不要自己这个身子了?

下面实在肿胀发疼,春娘进来服侍她起身,小乔也顾不得臊了,支支吾吾地跟她提了半句,可把春娘给心疼死了。

看昨天男君回来的样子,她就知道女君一定会吃力。因为不放心,后半夜了还爬起来悄悄出来看过两次,见房里的烛火一直就亮着。后来到了寅时些许,才灭了下去。

女君身子本就娇弱,年也才及笄未久,遇到体贴的夫婿自然没什么。看男君的体格也能想象房事如何,昨晚灯又点了大半夜,春娘其实早就不放心。所以早上男君一走就进来了。但还是没想到小乔会这么吃力。进来就见她躺那里无精打采两个淡淡的黑眼圈,让她看着都心疼。又听她向自己诉痛,急忙要察看。小乔不肯让她看。春娘无奈去取了药膏过来。

之前小乔出嫁,春娘考虑的周到,连这种消肿去痛的药膏也没忘记。如今还没开封。小乔接过自己背过身涂抹了些上去,终于感到清凉舒适了些。这才吐出了一口气。

春娘过后一边帮她穿衣,一边低声教训:“昨日婢原本想,男君初回家中,难免急切,女君能迎合,自当迎合的。只再如何,也不能叫自己如此吃苦啊!又不是没有别的法子,婢从前也不是没教过你。你这孩子,心眼儿也忒实了些!”

小乔懂春娘的提示。可是她真有点委屈。

她怎么跟春娘说,魏劭昨晚根本就不管她的拒绝,也没兴趣上别的花头,就一门心思的要她。想要就要。她打又打不过,哭求更没用,她哭的越狠,求的越多,好像他还更要兴奋些。

遇到这样一只两脚兽,她能怎么办?

……

虽然魏劭嘴里说她今早可以不必去祖母和朱氏那里露面,小乔自己却没这么厚的脸皮。男人昨晚刚回家,房里会做什么,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她要是真听魏劭的,以后的日子也不用混了。等身上的酸痛稍缓过来了些,梳洗完毕,就像平常那样先去了北屋。

魏劭早于小乔来过这里,提过一句她今日会晚起。见她跟平常差不多时间就来了,徐夫人的态度也如常,并没问什么令人尴尬的话,不过和小乔闲谈几句,最后提及小乔的弟弟。说,自己已经亲自吩咐下人将要住的屋子收拾好了,就等着她的阿弟早日过来。

徐夫人的这个表态,让小乔彻底地放下了心。

毕竟魏家乔家之前有世仇。自己嫁到魏家到现在,虽然祖母一直很好,和魏劭的关系,最近也渐渐开始破冰,有了缓和的迹象。但她毕竟是嫁出了门的乔家女儿,按照现在的看法,她整个儿就是魏家的人。魏家接纳自己这个儿媳妇,和接纳自己的娘家人,完全是两回事。

算着使者一行人出发的时间,应该也快到幽州了。小乔就这两天还想,万一要是魏家这边不主动开口留弟弟在家里住的话,自己是否要考虑怎么委婉地探听一下口风。

和弟弟同行的使者是无妨的,自然安排住驿舍。弟弟远道而来,也安排住在驿舍,若从前自己刚来时这样,也就罢了,现在还这样的话,先不说难看不难看,她自己心理上的这一关就有点过不去。

现在徐夫人主动提到这话茬,原来早把事情办了。小乔十分的感激。急忙向她道谢。

“你的阿弟,便是二郎的小舅子,都是一家人,有何可言谢?”

徐夫人微笑道。

……

小乔从北屋出来,心情颇愉快,连身上的不适感仿佛也消除了大半。转到东屋。

平常她来东屋,朱氏就是一张阴阳怪气脸。

今天更甚。

那种冲天的厌恶她的气味,她还没进去就能闻到了。

不过现在,应该是知道徐夫人也护着的缘故,朱氏除了给她脸色看,别的倒也没什么。小乔也习以为常了。

今天唯一有点意外的,就是又看到了姜媪。

姜媪自从断了腿,已经很久没露面了。今天还是头一回。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姜媪,小乔总是想起容嬷嬷。一个朱夫人加上一个容嬷嬷,可想而知,小乔是有多不想来东屋。

偏偏朱夫人像是得了受虐症,明明那么讨厌看到自己,偏不学她的婆婆徐夫人,主动开口免去了儿媳妇的晨参礼,非是天天要让自己到她跟前给她添堵。

小乔参完了婆婆,很快也就把刚才出来时那位容嬷嬷盯着自己的两道目光给丢开了。她回到自己房里,这剩下的大半个白天,就都归自己支配了。

前次徐夫人大寿,她送的那卷经文,小乔留意到徐夫人平日时常有翻阅诵念。因为经文毕竟是她在娘家时抄的,对于徐夫人的视力来说,字体未免小了些。前些时候,她打算重头开始另抄一卷字体大些的经书送给她。也已经起了个头。这会儿回来也无心再休息,怀着对徐夫人的感激之心,卷起衣袖坐下来,磨了墨接着抄了下去。

中午魏劭也没回,小乔自己用完饭,稍稍合了一眼,起来后又接着抄。抄完了一段,需要换支大些的毛笔框写引文时,感觉手头的那支笔有些秃了,用起来不趁手。

魏劭的书房离卧房不远,就隔了一道走廊。

他的书房里肯定有适用的毛笔。

要是像从前,他还拿剑指着自己鼻子那会儿,小乔自然不会进他的书房。

但是现在稍微有点不同了。男女之间,只要经历过了真正的肌肤之亲,还是像昨晚那种疯狂劲儿,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心理上应该多少都对会对方多出一种亲密感。

何况只是去拿一支毛笔而已。

小乔起身,穿过走廊,经过两个正在扫院子的粗使仆妇的身旁,到了魏劭的书房门口,推门进去拿了支合适的笔,随后就出来了。

……

入夜戌时末,魏劭回了房。

刚进来时,他似乎还披着在外头的那层“君侯”的皮,看起来居然一本正经的。

要不是小乔的下面到了现在走路摩擦起来还是带了那么一点的不舒服,仅仅看他这张一本正经的脸,她还差点会以为昨晚是自己在对他施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