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48章

第48章

魏劭接连几个白天都很忙碌。基本早出晚归。昨晚回来的早些,也独自在书房里处置公务。后来有些晚了,见他还没回房,小乔给他送了碗点心过去。点心没吃几口,倒把小乔当成了点心。搂着她坐在腿上,两人亲热了片刻,魏劭道:“涿郡临时有点事,明日我过去,三四天后回来。”

小乔微微一怔。

消息递送回来,说乔慈一行人已经很近了,也就这一两天内便会到。魏劭也是知道的。

“夫君有事,自管去吧。”小乔迟疑了下,微笑道。

魏劭看了她一眼,并没说什么,只是脸靠过来,亲了她脸颊一下,抱她站了起来道:“不早了,回房吧。”

第二天一早,小乔送走了魏劭,如常在房里抄着经书,随后魏劭派了个亲兵回魏府取东西。说昨晚忘了一卷放在书房柜格里的牍文,请女君取来,让来人带走。

小乔估摸他昨晚大约是忘记了。知他应正等着取了牍文走,急忙到他书房,在指定的柜格屉里找到了魏劭要的文书。

她转身待去,却又微微迟疑,脚步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她看到其中的一个柜格里,放置了一个匣子。

之前,她刚到魏家,住进如今这间屋子的第一天,因为无意地动过这个匣,魏劭当时还质问过她,随后次日,他就拿走了。

当时她就猜想,这个匣子里装的东西对于他来说,一定具有特殊的意义,所以他连碰也不让之碰一下。

小乔的视线落到匣子上,看了片刻。

她知道不应该动。但修养终究不够,最后还是忍不住将匣子从屉里取了出来。

匣子上锁,不是普通的锁,而是九宫格,类似于密码锁。

匣子不重。木头本身应该就已经占了重量的大比。小乔抱靠到耳边,轻轻晃了晃,感觉里面装的,应该是类似于书信或纸张的东西。

出于直觉,小乔眼前就浮现出了在中山国里曾遇到过的苏女的样子。

前世魏劭宠她多年,大乔死了没多久,就封她为后。

这个曾陪伴魏劭成长的大了他两岁的女人,对于魏劭来说,应该是一个极特殊的存在。

确实,那样一个丰艳双绝,又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连她见的第一眼都有些入神。

小乔原本对自己容貌也算满意,但和这个女人一比,容貌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身条更不能比。至于风情,大约她这辈子都修炼不出来了。

何况是男人?

小乔将匣子照原样轻轻地放了回去,匆匆转身出来,将取出的牍文交给亲兵带走。

……

第二天,得到信报,乔越派来的使者杨奉和乔慈一行人快抵达渔阳。随从有二三十人,打着兖州刺史的旗号。

徐夫人十分重视。指派魏俨出城去迎。随后又让小乔也一道去。

马上就要见到弟弟的面了,小乔心情既期待又高兴。换好正装出来到大门外,看到魏俨已经带人在等着了,侧旁停了一辆夏日乘坐的双辕辎车,顶上带蓬盖,左右后三面环着轻纱帷幕,既防风遮阳,也为避开路人的无礼注目。马车通体装饰极其华丽,连前头拉车的那匹枣红马也是神骏,精神昂扬,毛色油亮整齐,不带半分的杂质,马额佩以黄金打造的卢当,颈项挂了缀有九只小金铛的项圈,随马匹晃动脑袋,小金铛发出一串悦耳的轻微撞击之声。

这样的宝马香车,也就只有像小乔这样身份地位的列侯之妇才有资格乘坐了。

魏俨似乎已经等了有片刻的功夫了,却不见半分的不耐,坐马背上气定神闲。见到小乔身影渐渐从大门里现身,翻身下马迎了上来,笑着请她登上马车,道:“方才报讯,还有不到二十里的路。弟妹随我迎到城门之外,料想令弟也就到了。”

“大伯费心了。”

小乔朝他微微笑了笑,转身提起裙裾登上马车。魏俨命随从前后持护上路,自己上马跟于小乔马车侧旁稍后,出发去往南城门。

小乔嫁给魏劭,来到渔阳虽然时日也不算短了,但大多数时候深居简出,上回去王母殿题字,来回坐厢式马车,渔阳民众少有机会能见到君侯之妻。今日这辆发自魏府大门的宝马香车刚一上路,就吸引了路人的目光。车上虽有三面帷幕,但前头中空,马车行动起来,也会被风卷扬而起。

飘飘卷卷的轻纱帷幕间,远远看到马车上坐了一位华服盛容的绝代佳人,吸引了无数目光,传开知她便是魏府女君,路人更是激动,不少人开始追随去往南门。从前在信都出城时的一幕,似又要上演一遍。

魏俨见道路两旁民众越来越多,唯恐冲撞了小乔,命随从严加守护,自己也驱马靠近了些,一路望着她在轻纱幔间时隐时现的一段背影,最后出城,将行驾停在了数里之外的石亭之侧。石亭三面也早用帷幕拉起,内设坐墩,魏俨请小乔下马车入石亭暂歇,等着兖州一行人的到来。

魏俨考虑倒是细致。石亭里还摆有两盘洗过的新鲜果子,两样精致糕点,还有茶水。小乔只想快些见到阿弟,无心吃东西,只感到有点口渴,见正好有茶水,慢慢地喝了一盏。续到第二杯,喝到一半的时候,看到远处驰道的尽头,出现了一列人马的影子。

小乔一阵激动,放下茶盏出了石亭,站在路边手搭凉亭翘首观看,远处那群人马渐渐地近了,她已经能看到打出来的兖州旗号,再近些,看清前方有一匹红马,弟弟乔慈坐于马上,正往自己的方向行来。

间隔一箭之地,乔慈也看到了路边正向自己挥手的小乔。大喜。立刻催马出列朝着阿姐飞驰而来,到了跟前飞身下马,奔到了她的面前。

“阿姐!”“阿弟!”

小乔两手紧紧抓住弟弟的胳膊,一阵激动,胸口一热,眼眶都有些红了。仔细打量阔别了半年多的弟弟。

他的个头拔高了不少。记得出嫁前,他也就比自己高上小半个头,这半年多,自己身量长了些,但他长的更快,只比魏劭稍矮,自己都要仰头看他了,而且肩膀也更宽阔,站在面前,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大人的样子。

乔慈对自己的阿姐也很是想念。从她出嫁后,就总觉得魏家娶乔家女儿不怀好意,时刻担心阿姐到了这边遭虐,所以这回乔越派遣使者北上,他也一定要跟随前来。也打量着阿姐。

小乔比去年稍长了些个,身上衣裳华美,面庞气血盈泽。出嫁前是闺阁少女的清丽单纯之美,如今眉目之间,比从前又添了微微几分的妩媚小妇人韵味。乔慈只觉得阿姐比去年仿佛更好看了。但好看在哪里,他却又说不出来。总之看到她似乎过的不错,路上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才放了下来。忽然见她眼眶似乎又微微泛红,顿时手足无措,慌忙问道:“阿姐,你哭什么?”

“你的阿姐见你比从前愈发英姿飒爽,小小年纪便在阵前杀一敌二,气概英雄,心里欢喜才高兴落泪。”

小乔还没回答,魏俨已经靠近,对乔慈笑道。

乔慈看了眼魏俨,微微一怔。第一感觉以为这男子是魏劭,再一眼又觉得不对。听闻魏劭二十出头,这男子长身而立,虽然也是出众,但年龄仿佛稍大了些。看向小乔。

小乔飞快拭了下眼睛,随即笑道:“他是你姐夫的表兄魏使君,代郡郡公,朝廷三品轻车将军。奉祖母之命,特意出城来迎你一行。”

乔慈恍然。稍稍打量了下魏俨。见此人仪容不俗,令他感到精明强干,却又笑容满面,态度十分亲切。

他在来时,已经做好了要被魏家人冷遇的准备。此刻却出乎意料之外。又想他刚才提及了自己在巨野城外阵前交锋的事,口吻里带了夸赞,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心里难免也感到高兴,一下子对他印象就很好。听小乔介绍了,肃然起敬,急忙向魏俨见礼,呼他“使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