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164章

第164章

六月, 魏劭于洛阳登基称帝, 定国号燕, 年号太和。

天下虽归一,但中原多年饱受战乱, 民生凋敝, 大燕开国伊始, 百废待兴。

帝沿袭统御北方之时所纳的宽政,废前朝苛政,减免赋税徭役,令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又鼓励农桑,兴修水利, 尤其重视黄河治理, 针对中下游河床长久淤塞以致河床高过两岸民居犹如悬空之河的险情隐患, 征召治河能人, 帝后又一道微服去往砀山。

丞相公孙羊的恩师白石老人, 如今便归隐于此山,去年乔平为治目疾寻访至此,白石老人仁心仁术,收治了他,如今乔平也在山中,与老人搭茅舍比邻,半是隐居半是治病。

帝后相携入山,除探望乔平,也是为向老人请教治水方略。

皇帝之所以想到向白石老人请教,是因为当年与他与老人初次遇于淮南时,正逢堤坝出险,老人当时及时出计,助力修补了堤坝,排除险情。

此事虽已过去多年,但给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毋忘,是以如今前来拜访。

白石为墨家传人,半生游历四方,除精通医道,对工术之事也涉猎很深,知水利更关乎民生,尤其黄河,因中下游河道迂回曲折,加上水土流失,一向暗藏隐患,古起便数次决口改道,遗患无穷,是以早年借游历之机,对河淮水道多有考察,只是从前朝廷并无治水之心,后天下大乱,诸侯割据,更是放任河道淤塞,老人虽有济世之心,奈何孤掌难鸣,如今新君即位,如此重视黄河隐患,老人感慨之余,亦颇多欣慰,虽因年迈不能再亲自出山治河,但不遗余力,将自己半生心得尽数传与新帝,又举荐当年游历到曹阳时曾遇过的一个名为徐勉的地方河吏,说此人虽不不过是个小吏,但心系民生,对治水亦极有一套,皇帝可以加以提拔重用。

帝欣喜,与老人秉烛长谈一夜,至天明方歇,回朝后,立刻召徐勉入洛阳。

前朝做官有征辟和荐举两条门路。这两种方式,起初起到了招贤纳才的积极作用,但到了后期,早已流于形式,朝廷官员用人唯亲,卖官鬻爵更是司空见惯,真正有才华又做实事的人,一辈子都难有出头之日。

徐勉出身寒门,不过是曹阳一主管河工的小吏,一做就是半辈子。他虽有才干,亦怀厚民之心,从前数次向朝廷呈治水方略,请求修渠治河,但朝廷一直不予理会,徐勉本心灰意冷,不想如今改朝易代,新君即位不久,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竟下诏征辟自己入朝为官。

天子征辟平民,被称为“征君”,对于受召之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徐勉怀着惊喜又忐忑的心情赶赴到了洛阳,得天子召见于南宫,君臣一番交谈,次日皇帝便下诏提拔他为大司农,主事河淮水务,即刻上任。

徐勉半生抱负一朝终于能够得以施展,下跪山呼万岁,感激涕零,此后到了地方,大展才干,一心扑在治水事上,花了多年时间清淤拓河,筑牢堤坝,终于将黄河中下游的泛滥决口隐患消除,与此同时,堤堰引水,也灌溉了豫东和鲁西南数十个县,多达数百万亩的田地,从此沃野千里,民众安居乐业,徐勉不但被当地人尊为徐公,也多次受到朝廷的嘉奖。

朝廷里,此时文有丞相公孙羊、御史大夫卫权、少府卿竺增等贤良辅政,武有大司马李典镇幽州、卫将军魏梁守西凉,抚羌校尉乔慈守并州,绿眸将军比彘,因从前在南方平乱有从龙之大功,封九江侯,镇守南疆。

帝不纳嫔妃,册立乔氏为后,结发相守。

人人都知,乔后不但貌美倾城,更是皇帝的贤内助。当年皇帝南下出征,渔阳遇匈奴突袭,岌岌可危之时,便是乔后不惧生死,亲登城墙激励军民奋勇抗争,最后保住了渔阳,热血事迹,至今被世人传为美谈。

帝登基次年正月,朝廷颁布了一项新政,宣布在原有的官员选拔机制基础上,增加科举制度。天下之人,只要有才,愿报效朝廷,便可自投入科举参加选拔,朝廷择优录取,委以官职。先举行试科,以观成效,若此法行之有效,则往后彻底废黜征辟荐举,实行科举的人才选拔制度。

“科举”这个陌生的辞名,从政令颁布的第一天起,便迅速成为街头巷尾人人热议的话题。无数出身寒门的白衣士子,闻讯后激动万分,彻夜难眠。因为这意味着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无需以苦苦等待的方式盼望得到一个渺茫的地方官员荐举机会,从而获得一官半职。多少有真才的人,终其一生,未必都能等到梦想中的征辟和荐举。如今有了这种开了先河的人才选拔方式,不说一定就能实现梦想,但至少,离梦想的实现,更近了一大步。

政令颁布后不久,当年,朝廷便举行了第一场试恩科。各地自荐之人据称总数逾万。经过一级一级遴选,最后千秋殿试策,大燕出了开国,也是有史以来的首批中举士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