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折腰 > 第168章

第168章

层层绮罗绡帐, 将白日的光线挡在了光华殿外。

寝殿幽暗, 博山吐着缕缕芬芳, 凤形鎏金烛台凤嘴衔着的颗颗明珠若含云烟。流苏合欢宝帐里,锦衾粲烂, 丽人头上双插翠翘凤钗已东一支西一支地零落掉在云枕, 低鬓散乱, 玉肌回春雪。

“……蛮蛮要为夫快些还是慢些……”

皇帝忍着燎身之火,稍稍放缓了些,亲吻她闭着的眼皮子,哼哼着问她。

身下美人儿两颊粉红,羽睫微颤。

“这样?”

“还是这样?”

“朕要你说……”

“嘤嘤嘤……夫君怎么样都好……”

美人儿终于开口, 皇帝龙心大悦, 探舌缠吻住了檀唇小口, 龙, 根怒挺, 一阵金钩玉坠乱颤发出的轻微金玉碰撞声里,玉人断断续续娇啼,声声酥骨。

正所谓“欢荣若此何所苦,但苦白日西南驰”,我们英明神武的皇帝抱着他的美人儿皇后在龙床上翻滚,滚的酣畅淋漓毛孔舒张、舒爽甜美难以言表之时,忽寝殿外传来一阵宫人的说话之声。

嘉德宫里的那只猫儿,也不知怎么回事,跑出去竟掉到了御花园的甘泉池里。

猫儿年岁渐大,平日白天也不大活动,以晒太阳睡懒觉居多,今天宫人便没怎么留意它,等发现后将它从池子里捞上来的时候,瞧着似快要淹死了。

太皇太后养了这猫儿多年,七八岁大了,肥头肥脑,浑身雪白如同滚绣球儿,一直伴在她的身边,腓腓小公主对它更是喜爱,天天都要来和它玩上一会儿,因为这次去寺院,携带不便,这才留它在宫中。

没想到竟出了意外。

宫人万分惶恐,眼见猫儿不行了,不敢隐瞒,慌慌张张地奔来皇后这里报信请罪,自然被光华殿外守着的宫人给拦住了。

皇宫里本就安静,此刻午后的时光,更是静谧无声。殿外一说话,声音便隐隐约约地传了进去。

小乔被魏劭八爪鱼似的缠着,没听清楚外头到底在说什么,只依稀听到宫人声音带了焦惶哭调,似出了什么事儿,心里疑惑,便睁开眼睛,推了推他。

魏劭兴头上被打扰了,自然不快,含含糊糊地说了声“不要管”,偏她推自己不停,这才无奈停了下来,也没下龙床,一只手撩开了帐子,探头朝外,没好气地吼了一声:“何事冒冒失失?”

外头守着的宫人,本也不敢拿这事儿来打搅帝后,正低声让传讯宫人先等着,忽听皇帝一声咆哮,吓了一跳,虽不见人,慌忙也跪了下去,高声禀了一遍。

小乔听清了,吃了一惊。

那只猫儿不但陪了太皇太后多年,女儿喜欢它,小乔自己也很喜欢它,且养了多年,感情不浅,只因魏劭一直对猫过敏,所以光华宫里从不让它进来半步。

没想到它竟掉到池里淹了!

小乔呀了一声,焦急,立刻推开魏劭,坐了起来,匆匆忙忙要穿衣裳,魏劭眉头一皱,强行将她摁回到枕上。

“猫儿出事了!”小乔推他。

“我先完事再说……”

魏劭神色紧紧地绷着,压着她咬牙一阵加紧狠命地做事,最后重重一下,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趴在她身上彻底地放松了下去。

“……晚上我早些回,你等我……我还要……”

事都完了,他还抱着她,一脸意犹未尽被打断了好事的扫兴表情。

他对那只猫儿一直没好感,估计死了他也不关心。

小乔白了他一眼,抱怨他冷血,推开他,下床匆匆穿衣裳。

魏劭从床上一跃而起,跟她也起了身,冲她呲牙一笑:“我跟你一道瞧瞧去!”

小乔匆匆整理好出来,殿外已经跪了一溜的宫人。

嘉德宫的几个宫人见帝后现身了,诚惶诚恐,连声告罪求饶。

中午关门的时候,天气还是晴好,这会儿出来,天色已经转阴,空中云霾密布,远处天边的云层间,隐隐有闪电掠动。

看起来仿佛就要下雷阵雨了。

小乔抬头看了眼天色,匆匆往甘泉池去。

魏劭亦步亦趋,跟她下了殿阶。

一滴雨水打到了他的脸上,有点湿凉的感觉。

……

池边的一座水榭里,猫儿用布包着,围着的宫人见帝后来了,呼啦啦都跪了下去。

小乔跑到猫儿边上,抱到怀里唤了它几声,又按它肚子,见它两只耳朵无力地耷拉下来,四只肉肉的爪子也一动不动,看起来真的是死了,又是心疼又是焦急,回头对着魏劭道:“怎么办?怎么办?”

魏劭见她快要哭出来了,心疼,厉声叱骂宫人没看好猫儿。

宫人跪在那里本就战战兢兢,见皇帝发怒,更是恐惧,纷纷以额触地,不敢抬起。

“太医呢!还不去叫太医!”皇帝发号施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