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3240章吏散鸟雀来空庭

第3240章吏散鸟雀来空庭

晨雾朦胧而起的时候,沉淀在运城盆地的低丘矮地上,似乎是从九幽之中弥漫而开的怨魂在萦绕。

凌晨的低温冻结了不久之前还在弥漫的烽烟与血腥气,一度喧嚣且混乱的运城盆地,现如今渐渐沉寂下来。

沉寂的原因不是战事已经平息,而是因为生灵已经转变成为了亡魂。

战争,是政治冲突的最强表现。

如果仅仅是按照将帅来说,是斐潜和曹操两个人,但实际上,是斐潜和曹操所代表的政治集团的斗争。

而运城盆地之中的河东士族,很显然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以为战争只是攻略城池,武将互殴。

曹操的兵锋已经是逼近到了安邑左近。

面对汹涌而来的曹军兵马,是战还是降,确实是一个问题。

而最终决定安邑命运的,曹操这个外因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却是安邑城中的内因。

就像是小冰河的气候一样。

整体上来说,气候的变化并不会和王朝更替的时间一致,但是在王朝更替的时候,基本上都有气候变化来参上一脚。这说明其实在很多时候,内因才更为致命,外因只是助推器,如果王朝内部团结一致,那么即便是外因再强,也依旧能抗得过去。

但是如果内部已经不行了,那么或许只需要一点点的外力,就可以打破原本的平衡……

只是可惜,安邑城内的一部分人,直至曹操的刀都递到了眼前的时候,依旧还在犹豫。

这也非常符合地主庄园经济体制的特性。

只要地还在,那么土地上面的贱民,就是草芥而已。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生生死死,不过如此。

只要自己活着,手里面的地契对方还愿意承认,那么就没事。或者说就是忍一忍的事。所以觉得还可以忍的人在忍,忍不了的人则是在想办法……

裴俊在前往曹军营地的途中,看见了道路两侧数不清的尸体。

黑红色的鲜血凝固着,就像是大汉的旗帜的颜色落到了地面上。

斜插在尸体上的箭矢折断了,被破坏的村寨冒着黑烟。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无形的手,死死的抓着裴俊的心。

偶尔会见到小队的曹军兵卒,不怀好意的朝着裴俊一行打量着,就像是看着一群牛羊。

死寂的景色里偶尔也有一两点的亮光出现,不知道又是哪里被点燃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他只是放不下。

放不下自己曾经拥有的财富和权柄。

安邑城显然不是那么容易会被攻破的,反复无常的春天寒流,也使得曹军的进攻遇到了一些麻烦。在持续进逼了几天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什么其他的因素,曹操暂时的停滞下来,没有继续向前。

但是他们终究还是会进军啊……

这被裴俊视为曹操给与的最后一个『窗口期』,所以他来了。

偷偷的来了。

像个小贼。

他为了自己的庄园,自己的财富,自己的权柄而来。

没错,不管是准备继续忍,还是忍不了的,都是河东士族乡绅层级的人物在想着自己,至于在这一片土地上的普通百姓,他们并没有将其纳入考量的范围。

在士族乡绅眼中,这个天下,是他们的,而不是那些卑贱的草民的。

很遗憾,曹丞相并没有前来迎接裴俊,更没有甩掉靴子表示一二,而是高居而坐,淡然而言,『奉先前来,可是有何指教?』

『某……在下……』裴俊咳嗽了一下,似乎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又像是有些犹豫迟疑,但最终还是说道,『在下久居河东,深知其内虚实,若得丞相不弃,愿助丞相微薄之力。』

『啊哈哈哈……奉先过谦矣!』曹操笑眯眯的说道,拍了拍手,让人送上些酒水,『来来,且饮一尊,以贺奉先弃暗投明!』

弃暗投明么?

裴俊表面上笑着,心中却有一点茫然。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做如此的举动。

可如果不这样做,他的小钱钱就保不住了……

当他穷困的时候,他可以慨然表示,钱算是个什么东西?他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没钱的时候!如果大汉有需要,他可以无偿的将自己的所有财富捐给国家!

可真的等他有钱的时候,这些钱财就成为了他血肉的一部分,要割下点来,便是钻骨挖髓一般的疼痛……

饮过一巡酒,放松了些氛围,重新坐定之后,曹操询问裴俊应对的河东策略。

裴俊拱手说道:『高祖定邦,盛世而开,百姓和乐,国泰民安。君臣明德,仁爱治世,广施恩泽,润物无声。万邦来贺,四海升平,风调雨顺,岁丰人稔。遂命有司,轻徭薄赋,宽以待民。农耕其田,贾通其货,工得织丝。休养生息,可谓上德,如日月之光,照耀千秋,如江河之水,滋润万物。后世子孙,皆为仰慕高祖,永铭心志,不忘休养之恩。如是,若丞相可顺高祖之举,定休养之策,河东必平,关中亦为可定……』

曹操听着,似乎很认真,但似乎也完全没放在心上。

休养生息么?

确实很有道理,但是实际上么,休养的,并不是普通百姓,而且关键是如何『休养』……

大汉建国之初,有一点可以确定的,确实有『休养生息』的政策,但是很多人却没有仔细的去研究,究竟休养的这个『民』究竟是什么?

在绝大多数的封建王朝之中,统治阶级的『善意』,并没有直接延伸到最为基层的百姓身上。

虽然这善意,原本就不多。

严格说起来,大汉在刘邦手里的时候,并没有真正『休养生息』,依旧是在不断征战。

刘邦在位十二年,结果打了十一年多半,最后四个月没打,然后他就死了。十一年间内外战事频繁,第一阶段是项羽旧部叛乱,韩王韩信投降匈奴、勾结匈奴多次南侵,伪韩王韩信的部将拥立赵利为赵王、勾结匈奴作乱;第二阶段是控制代国和赵国的大将陈豨发动叛乱,引发了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燕王卢馆的叛乱,还勾结了伪韩王韩信以及匈奴。

当然这些叛乱之中,也代表了刘邦为了维护中央集权皇权统治,对于地方旧贵族以及军功勋爵的削减和压制。

所以当二代目起来,『休养生息』的时候,是谁『休养』,政治制度之中蕴含的妥协和调整,又是在哪一个方向上?

因此裴俊所言『休养生息』,老曹同学自然不会将其理解成为裴俊是在为了河东普通百姓而发声。

不过,曹操并没有对于裴俊所言进行点评,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之后,便是问道,『奉先对骠骑田政之道,可是有所得?还请赐教。』

裴俊也没想过仅是一段囫囵话,就能让曹操真的放过河东士族乡绅,更重要的是展示一个态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