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3241章兵魂销尽国魂空

第3241章兵魂销尽国魂空

这就导致了曹军斥候之中,真正有本事的,未必能分到好装备,而分到好装备的未必真有本事。

于是乎,没有好装备的往往更容易在冲突之中死亡,而没本事又有好装备的,往往也躲在后面,也不容易死……

当然,最为嫡系的曹军兵卒,还是在中领军中护军内部。

而不仅是在斥候部队里面有这样的情况,中领军和中护军之中,同样也是如此。

在勇猛的一代目,以及那些敢打敢杀的曹氏夏侯氏的勇士死去之后,剩下的基本上就是一些无能之辈了,因此在历史上司马老贼一声吼的情况下,都吓尿了裤子,跪倒在地将老曹同学的基业卖了个干净。

现在,这些曹军斥候,也觉得那些直系子弟都在后方逍遥,而他们这些人竟然还要在河东这个破地方熬着,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骠骑斥候的风险,简直是一肚子的怨气……

『早知道就留在河洛了,哎,真是……』

等驻扎下来之后,习惯性的后悔,或是马后炮便是又开场了。

『可不是!在河洛那就真叫一个美!女人也多得是!哎呀呀……啧啧!』

『啊哈!我还记得带了几个饼子,便是到城中巷子内敲开门,把饼子一递,嘿嘿……一个饼子来一次,嘿嘿嘿……』

对于曹操,这些曹军斥候也不敢有什么太大的抱怨,毕竟他们也是端着曹操这一碗饭吃的,但是在哪里吃,就自然有些不同了。

在野外风餐露宿啃黑饼子配风沙,是一种吃法,在后方逍遥自在喝花酒,甚至揣着饼子去敲寡妇门,也同样是一种吃法。

斥候队列原本就是远离了军营,小队之内更是关联很深,相互之间的关系比一般的战友情要更加的紧密,所以说这些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顾忌,嘻嘻哈哈的,半真半假的吐槽,众人也都不在意。

当初跟着到前线来,不就是为了多一些军功么?

结果军功捞不上多少,反而还有死亡的威胁,自然就觉得不如当初待在后方好了。

当然,不敢埋怨曹操,但是对于曹洪么,众人也就不太客气了,几句话一说,便是讥讽曹洪就会捞钱,干活太糙,不太中用的样子。明明曹操给了曹洪机会,全力掩护,结果到了现在,不仅是没能打下蒲坂县,反而顺兵折将,坏了不少粮草辎重,导致现在的局面……

对于基层的这些曹军兵卒来说,他们也不清楚局势的变化究竟怎样,然后要打到什么时候,在遇到了挫折之后,大部分人就容易陷入懈怠疲惫的状态,埋怨这个吐槽那个,对于曹操的整体战略,也谈不上什么坚韧和配合。

这些曹军斥候之所以还带队前来,更多的是惯性的做一天算一天罢了,至于什么远大的目标,国家的未来,亦或是什么民族的兴旺等等,真就是一丁点都没有。

只不过山东之地也不在乎这些底层兵卒怎么想的就是了,所以倒也相得益彰。

虽然同是山东人,但就像是活在两个世界。

上层的士族高喊着为了百姓,但是做的事情却是想方设法从百姓身上收割更多的财富,下层的百姓在被问到大汉好不好的时候也会说好,但是如果一问官吏好坏,那就立刻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

几个人正在轻声哄笑的时候,忽然听到值守在不远处的兵卒嘘了一声,『你们听到了什么没有?』

众人顿时就像是瞬间凝固了一般,硬直不动,耳朵竖起,眼珠子乱转。

周边弯曲的沟渠,就像是一只只巨大的蟒蛇,蜿蜒潜伏。

黑黝黝的山影,也像是一个个的凶兽,潜藏于地下。

荒草摇曳,树影晃动。

半响,什么动静都没有……

值守的兵卒略有些尴尬的哈了一声,『啊,可能是我听错了。』

『尼玛个锤子!』

『操蛋!』

『姥姥!吓死俺了!』

顿时惹出一顿臭骂。

值守的兵卒扭过头笑道:『我也是……』

话没说完,破空声呼啸而至,噗的一声便是扎透了值守兵卒的脑袋,顿时鲜血混杂着脑浆,喷出去数尺!

值守兵卒脸上的笑依旧还带着,似乎还有一点疑惑,便是带着一根箭矢,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直至此刻,众人才像是同时被针扎了一般,嗷的一声跳将起来,『敌袭!』

破空声乱响,七八支羽箭,已经带着劲风射来!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便是又响起两声惨呼,却是两名曹军斥候中箭,滚落地面。

『在那边!』曹军斥候队长,根据箭矢来的方向,大叫道,『还击!还击!』

曹军斥候好歹也是精锐,在判断了攻击来袭的方向之后,便是立刻张弓,以别扭的姿势还过去几箭。很明显,这速射的箭矢并不是为了射中对方,仅仅只是为了打断对方节奏,不让对方那么舒适的进行攻击而已。

剩余的曹军斥候趴在地面上,借着有限的遮蔽物,蠕动着身躯,往后撤退。

他们没有信心和骠骑斥候正面对肛,因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们肛裂的份,所以他们只是想要退回自己安置战马的土沟里面,然后逃离此地。

『队长!救我!救我!!』

一名腿受伤了的曹军兵卒死死的握着手中的弓箭,盯着往后挪动的曹军斥候队长。

入伍之时,不是都高声宣称要信任队友,要守望互助么?

不是发过誓了么?!

怎么现在全都是各自顾各?

『救泥……』

干!

是那名新来的!

曹军斥候队长正要下意识的回一声救个橘麻麦皮,结果对上了那名腿脚受伤的曹军兵卒的眼神,又看见那寒光闪烁的箭头,便是心中一跳,当即改口道,『好!手给我,我拉你过来!』

那名腿脚受伤的曹军兵卒松了一口气,便是松开了弓箭,伸手过去。

带着鲜血的手往前伸着,就像是伸向了希望。

在下一刻,等来的并不是温暖的战友援助,而是无情冰冷的寒光!

『咁恁嬢!还想要阴老子?!』曹军斥候队长拔出了短刃,一刀削去了腿脚受伤的曹军兵卒的几根手指头,『跟老子玩这套!等死吧你!』

旋即,曹军斥候队长便是在地上快速蠕动了两下,滑进了沟渠之中,将手脚都受伤的曹军兵卒丢在了土坡上。

『啊啊啊……』手脚受伤的曹军兵卒躺倒在土坡上惨嚎着,不知道是因为伤势的疼痛,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会儿,或许就像是一生一世,几个影子出现在手脚受伤的曹军兵卒身边,覆盖在了曹军兵卒的脸上。

『杀了我罢!』曹军兵卒放弃了抵抗,放弃了一切,瘫着,嘟囔着,『来,给我一刀……痛快点……』

一张涂抹了些黑灰的脸凑到了曹军兵卒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片刻之后,有人从土坡下爬了上来,『跑了三个!』

『还有活口没?』有人问道。

『……』似乎有些视线落在了曹军兵卒身上。

『给我点水……』曹军兵卒叭咂了一下嘴,『你们要知道什么?我说完了之后……能不能给个痛快?』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有人扶起了曹军兵卒的头,一个牛皮囊送到了曹军兵卒的嘴边。

『你这伤……死不了!』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给他先裹伤!』</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