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血染侠衣 > 第三节 幽窟烟雨武林梦(一)

第三节 幽窟烟雨武林梦(一)

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

恒山上,随处可见的山桃花,红如朱点,粉似女颊,含娇滴露,灿若云霞。花儿娇艳美丽,陶醉了虎风口的悬根松和夕阳岭的危岩。幽幽花香中,百灵鸟们欢快地飞舞,时而疾飞凌空直上云霄,时而高空盘旋垂直而下,一边飞舞一边还鸣唱着大自然最为优美的乐章,但乐章里却少不了少女们开怀的笑声。

“好美的花儿!”一位美丽大方的女子欣赏着手中的花束,甜甜地笑道。

她一身白底紫梅花的对襟短衫裙,配上淡紫色长裤,打扮得简约明丽。腰间佩戴的短剑与她这身装束十分和谐。

“我想把它们插在我最喜欢的玉虚瓶里。灵儿,你看如何?呃?灵儿?”她回头,却见自己的好友正蹲着研究地上的小草。

被唤作灵儿的姑娘闻言抬头,对她狡黠一笑,然后又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甘灵儿大小姐,你又在做什么啊?这么美丽的花儿不欣赏,却在……”说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无法理解自己怎么认识了个这么奇怪的丫头,女孩子哪个不爱花儿?

“瞧!”甘灵儿开心地把自己的劳动成果递给她看,和她手上的花束不同,这是一把小草。

她无语,这种事情为何天天会发生?

“怎么样?我的成果很丰硕吧!”甘灵儿不理会好友的表情,这种表情她已经习惯了,“咦?紫昕,你摘的花好漂亮啊!可是要送给我?”甘灵儿似乎才注意到好友手中的鲜花。

紫昕翻了翻白眼,面无表情地说:“原来你也喜欢花呀!我还以为你只喜欢那些小草,还有……还有你身上的泥土。”说完,她终于忍不住笑了。

甘灵儿顺着她的眼神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淡粉色交领襦裙的裙摆已经泥迹斑斑了。她皱着眉道:“糟了,又弄脏了,早上的那场雨,我不再喜欢它了!”

看着甘灵儿难过地拍着裙角,紫昕一副“后悔了吧?”的表情。“谁让你天天穿着长裙啊?像我们江湖中人,都不那样穿。”紫昕有模有样地说着。

“江湖中人?”甘灵儿扑哧一笑,说道,“说得就像你闯过江湖一般。我呀,以后闯荡江湖时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风格。”

“我看你还真是当不了女侠。”紫昕笑着说,然后闻了闻手中的鲜花。灵儿的性格她怎会不了解?其实,她还是满喜欢看灵儿穿浅色长纱裙的,也许只有那样飘逸的装扮才适合灵儿清新脱俗的性格。

甘灵儿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药草,心情随即大好起来,她自语道:“不过,为了我的草药宝贝,一切都是值得的。”

紫昕见她心情顷刻间大回转,忍不住笑了,问道:“灵儿,这真的让你如此开心吗?不就是一些小草,昨日你不是已经捡了很多回去?”

“一听就是外行。和昨天的那些草药是完全不同的。”甘灵儿扯了扯耳边的一缕发丝,非常耐心地准备再次向她的好友详细解释一下,“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草药,是非常珍贵的,而且………”看着好友再次翻起白眼,灵儿咬着嘴唇眨了眨眼,不敢再说下去。

紫昕突然双手扶住她的肩,认真地问:“甘灵儿,请你告诉我,在你眼中有哪棵草药不是非常珍贵的?嗯?”

甘灵儿被紫昕追问得不仅不敢吭声,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直到紫昕放开她,她才小声地说:“不管怎么说,它们总比你手上的花朵有用多了。”说完,她马上逃了开去。

紫昕才不轻易地放过她,她竟敢向恒山派女侠挑衅!

“哈哈,不要打,不要打啦!”甘灵儿自知不是紫昕的对手,马上求饶。

两人就这样在草地上嬉闹着,没有发现适才那些欢快飞舞的百灵鸟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位紫昕姑娘姓萧,是恒山派掌门人萧远的独女。而甘灵儿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东灵神医甘致远的孙千金。二人打小就十分要好,后来更义结金兰。

---

玩累了,她俩靠坐在豹榆树下休息。

“这是豹榆树吧!”灵儿说,“它虽不像松树那样挺拔,但粗壮结实,别有一番风韵。”

“它们是因树干酷似金钱豹斑驳陆离的花纹而得名的。”紫昕说。

“这些在小时侯你就告诉过我啦!”灵儿笑着说。

“是吗?时间过得真快啊!一眨眼我们都已经长大了。”紫昕感慨道。

灵儿说:“可是我们俩闯荡江湖的梦想都没有实现。那时你说长大想当女侠。”

“而你想当神医。”紫昕接口说。

“是啊!可是到现在为止,我都未曾行过医。”灵儿遗憾地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